《迷途沉沦》
第19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滕兆海和胡丹两人之前在夜里借机走错房间的事都做过,也可见桃桃等人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对于桃桃说来,最初是和胡丹在一起的,后来给转让送滕兆海,再让胡丹来胡闹,也不算太那个,但对于田姐说来就不同,当然,实质上也都是只将她们当作玩物而已。对胡丹,杨秀峰也没有什么鄙视他的想法,自己和胡丹又有多少区别?在心里还是有些同情之意的,谁愿意将自己的女人送出去。
  于萍现在在心里会对自己有什么想法,杨秀峰也不敢去问,对女人说来,都希望男人对自己要珍惜的,哪怕真的是露水情感而已。
  喝了口酒,胡丹说,“杨主任,有人托话来,说是很想见你了。”杨秀峰知道他这句话是假,自己才和于萍分开不久,心态上是不是调整过来都还说不清。从杨秀峰自己说来,心里都没有完全将之前几个人一起胡闹完全消化。

  太过**了,钱维扬虽没有将于萍给要了,却又有多少区别?看着胡丹,杨秀峰想将钱维扬那丑恶至极的东西进出于萍嘴里的画面去掉,却总也没法忘去。当然对杨秀峰说来也给了丰厚的回赠,小琪姐妹俩在钱维扬的指使下,也都陪杨秀峰胡闹过,真是说不清的那滋味。
  疯狂的时候,什么都不想,此时见到胡丹还是无法解脱那心里的绳索。
  胡丹说是不是要聚一聚,杨秀峰没有肯定,将事情推给滕兆海去决定。或许,时间稍长,在于萍面前能够自若一些。
  滕兆海很快到来,说来些今年来发生的事,对于杨秀峰和李光洁的加入表示了欢迎,也将一年来涉及到的利益事宜进行了回顾,最后,将来年要怎么做说了说,就要大家说说心里的话儿。

  这些人都差不多在一个等级上的,聚集起来也没有更多的时间来消遣。说了一会,喝几杯酒也就散了。杨秀峰乘机将一个装有一万多红包塞给滕兆海,他虽想推拒,但杨秀峰确实诚意要给。滕兆海也就收下。
  散了后,杨秀峰没有多喝酒,自己开着车准备回家。不过,才晚上十一点,胡丹和李光洁都提出要和杨秀峰再聚一聚,喝杯酒活动活动。杨秀峰却不肯,李秀梅在给市教育局那边拜年,也不知道他们安排的活动结束了没有,可不能让王国强安排做过分的事。心里挂记着,不肯再聚推说有事就先走了。开车出去,给李秀梅打电话,那边铃响了却没有接。杨秀峰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唱歌还没有结束,再拨打一次,李秀梅接了,说“秀峰,现在你在哪里,我刚洗好澡……”

  “回家了?”
  “不是,一个人在宾馆里。”李秀梅说了个宾馆名和房间号,杨秀峰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年前相聚的时间不多,但总得聚一次才是。
  很快杨秀峰也到房间里,杨秀峰冲洗了一身的酒气和疲惫,拥着李秀梅在宾馆的大床上亲吻着。李秀梅说“先我们刚吃过饭,英慧就给我打电话,我推了王国强的安排到她那里。英慧说你在她那里狼狈而逃?”说着嬉笑不止。
  杨秀峰也不说具体情况,那些事说给李秀梅听未必是好,自己就捏揉着李秀梅的骄傲,李秀梅一边娇声呻吟着,一边及说说,“英慧是我好姐妹,你怕什么啊,她还会吃了你?就算真要吃了你,给她吃几次又有什么……啊……”
  杨秀峰听李秀梅胡说,手稍用力些,将她捏得有些痛感。也不知道她是嬉闹之言,还是另有所指。李秀梅自然知道他的意思,解释道,“她是我的好姐妹嘛,人家不在意好姐妹分享最好的宝物……”
  杨秀峰在周英慧那里受到的委屈,这时在李秀梅这里就化为汹涌的烈火,听李秀梅说到要杨秀峰将周英慧给办了,心里就记起画室里镜里的那副画,心里的催情也就更热烈。也不管李秀梅说的是不是在试探他,狠命地在她身体里折腾。
  李秀梅迎合着叫唤着,也受到周英慧所说的事影响,**泛滥涌动无绝。等杨秀峰将情绪喷涌出来后,李秀梅也是气喘不已,说“受了委屈就只敢找我来撒气吗,傻不傻。”说着有着无尽的爱意,对男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也不管他是不是出于什么目的或原因,都会将这一切想成是对自己的爱。
  “今后不准再这样委屈自己了……”对于李秀梅的说法,杨秀峰理解为她只是想逗弄自己,在他们两人相处的时候,两人不管任何原因,都要将对方激发得情绪高涨为目的,要将对方最后一点激情都发泄出来才甘心。说周英慧无疑是这时两人最好的话题,但杨秀峰却不敢多说她,不仅是她那画像会渗入自己思维和记忆里,说多了还会让自己的心堤变薄,哪天真冲破了结果会怎么样?
  杨秀峰忙堵住李秀梅的嘴不让她说话,却见她眼里流露着促狭的神态,知道她心里想着什么也是很无奈,只好将她的注意力转开。先吻了吻李秀梅,随即将她的头往下按,示意她去做。李秀梅知道他的意思,今晚两人才纠结过一回,男人自然不会就这样放过她。平时也会主动这样帮他的,也不会多想什么。
  等李秀梅忙活,杨秀峰仰躺着享受,想到第二天还要聚会。也就没有之前那种要将自己榨干的想法,得留下精神来,应付邢静这个**。想到邢静,自己居然用“**”来形容她,可她骨子里还真是有这样的意思。
  李秀梅忙碌一阵,见没有多少起色,而杨秀峰却将她拉起来,也不知道他的意思。年前相聚只怕也就这一次了,李秀梅还是想要好好地服侍他一次,算是给他留下一个纪念。看着他,见杨秀峰思绪不定的样子,说“还在想先前的事呢。”
  “就你会猜。”杨秀峰说,揉着她不准她乱想,也不想她再提周英慧了。“不说说你们学校的事?”
  “哦,记住了,王志强说要找你,想我帮他联络呢。我借口到英慧那里去了,不知道他要安排在那一天。我们在吃饭时提到你,市局的领导也透露出会找你的,给你拜年。”李秀梅想到之前的事情,跟杨秀峰说。杨秀峰心里也知道,这些人肯定会找自己的,这些天虽说陆续有不少的人,包括一些认识和不认识的人,都会不断地打电话要求见一见面,意思就是要将自己的拜年意思表达到位。
  “随他们吧。”杨秀峰说,也记起先就给李秀梅准备好的一个红包,便翻身下床到包里去取来,递给李秀梅。李秀梅见了,忙推着,说“秀峰,你要花钱的地方多,我哪能再要你的钱?”
  “拿着吧,这些年来一直都亏待了你,我真的很感谢你的。”杨秀峰说,两人偷情几年了,在钱财上杨秀峰也没有多少剩余,反而平时会要李秀梅给支付一些。如今虽说要花钱的地方多,但钱维扬那边已经解决,也就不用太多的费用了。来源却是之前无法相比的。杨秀峰给李秀梅准备的也不算多,就一万二而已。见李秀梅说得心疼人,免不了情绪又动起来。
  也不多说,执意要将红包送给她。李秀梅见杨秀峰坚决,才将红包接了,厚厚的一沓钱,她是主管后勤的人,不用数当然也知道是多少。在杨秀峰脸上亲了亲,说,“谢谢。”
  “该我说谢谢才是,一直都亏欠着你,也无法给你补偿。节日前就自己去买点喜欢的就是,不要在意钱。”
  “知道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