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30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轰……轰……”
  五彩的烟花飞上天空,伴随着炮仗的巨响,刘娇开心得娇叫起来,大喊道:“哥,放最大的那个,最大的那个!”
  瞧见姑妈的样子,涵涵低着头一脸无奈,虽然他也捂住了耳朵,可是却没像小姑那么雀跃。涵涵受刘老的影响,性格异常沉稳,一点也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
  点燃一支12连响的炮仗,张清扬也退到后面,发现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在门口。在五彩夜色的映衬下,爷爷的脸色充满了红光,他的眼中闪着晶莹,似乎在眼望着一场战争。
  放完烟花以后,刘娇兴奋得像个小丫头,缠着张清扬说:“哥,这几天给我多放一些,好不好?”
  张清扬看着妹妹高兴的模样,心中也很兴奋,对陈雅的担心稍微减淡了一些。嘴上开玩笑道:“娇娇,我看你还是找自己的男人去放吧!”
  “哥,你坏死了!”刘娇羞得小脸通红,跑到张丽身边说:“妈,哥欺负我!”
  张丽笑道:“你哥说得对,你呀……现在是有男人的人喽!”
  “我不!人家还没结婚,人家还是少女!”刘娇示威似地挥舞着小拳头,模样还真像个小女似的。
  涵涵望着小姑厥着小嘴,叹气道:“女人真麻烦,姑姑永远也长不大!”
  一家人听到涵涵的话后全都笑了,张清扬呆呆地望着儿子,隐隐有些担心。这个儿子成长得太快,是不是有些过份成熟了?
  听见小侄子奚落自己,刘娇却不以为意,低下头,捧着她稚嫩的小脸狠狠地吻了一口,拎着他耳朵问道:“小家伙,你才是长不大的孩子!”
  “讨厌!”涵涵擦着小脸,“你……你以后不经过我同意,不许亲我!”

  张丽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张清扬站在一侧默默地望着远方,心道:小雅,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儿子像你一样可爱,他以后会成为直正的男子汉!
  刘娇上前对张清扬说:“哥,别忘了,明天接着给我放烟花!”
  张清扬含笑点头,说:“明天大伯他们全家也会来的,这几天我可以陪你们热闹一下!”说完,又捏着她的小鼻尖笑道:“娇娇,恐怕这是你在家里过的最后一个春节了吧?”
  刘娇的脸又是一红,不满地说:“我……我就是结婚了,也是刘家的女儿!”
  “对,对,”张丽拍着她的脸说:“你永远是我的小丫头!”
  “嘿嘿……”刘娇笑着又跑到老爷子身边,问道:“爷爷,我如果真结婚了,您有什么礼物送我?”
  刘老笑容满面的说:“有的,都有的,等你结婚的时候一定送,大家都有!”刘老说完,又看向一旁的挂钟,感叹道:“再过一个小时,我就又活过了一年啊,这是上天的恩赐!”
  全家人的兴奋因这一句话,都感伤起来。虽然老爷子身体健康,但是家里人都明白,他就像一盏枯灯,这几年仅靠着意志维持着生命,没准哪一天就会燃灭他的生命之火。老爷子早在十年前就说过,接下来的日子全看老天了,每多活一天就是赚了一天!
  刘娇上前拉住爷爷,笑道:“爷爷,要我说您呢……长命两百岁!”
  “呵呵,娇丫头啊,你爷爷我可不想当老妖怪!其实啊……早够本喽!要不是想看着你们成熟起来,我啊……现在就可以入土为安了!”
  “爷爷,您胡说什么呢!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张清扬上前,忍着泪说道。
  “是啊,不说了,不说了,今天年三十,我们都要高兴!清扬啊,小雅不在家,你后天就带着涵涵去给新刚他们拜年,知道吧?怎么说你也是他们的半个儿子!”

  张清扬点点头,说:“爷爷,你放心,该去拜年的我都会去拜,反正不急着回辽河,年后,党校就开课了。”
  “嗯……”刘老满意地点点头。
  当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张清扬、刘娇拉着涵涵规规矩矩地跪在刘老面前磕头拜年。望着面前的老人,张清扬真心的希望他能够永远的活下去,虽然这不现实,但他希望爷爷挺的时间越长越好。
  第二天一大早,大伯一家人早早的就过来给爷爷拜年,望着子孙满堂,刘老欣慰地只会说“好好……”
  大伯的头发也花白了,瞧见他的模样,张清扬一阵心疼。好在大伯的两个孙子东东和北北非常可爱,同样惹老爷子喜欢,三个小男孩儿碰到一起,便跑到室外玩去了。看见三个孩子的感情如此好,很令大人们放心。
  这一天,张清扬接到了很多拜年的短信,有延春、辽河、江平,发改委的老下属,更有江洲的张系干部。瞧着张清扬忙碌的样子,大伯脸上充满了骄傲。
  “清扬,听说你要去党校学习了,那我们这阵子是不是有机会在一起玩了?”刘武拉着张清扬笑道。

  张清扬点点头,说:“等不忙的时候,叫上抗越大哥,我们出来喝酒。”
  刘文一听也兴奋了,他对政治不太懂,问道:“这次在党校学完以后,你还要升?”
  “不是,怎么会呢!”张清扬摆摆手,无奈地说:“你们想得太简单了!”
  “不提了,不提了,提这些太烦!”刘武抽出烟来分给两人。
  张清扬苦笑道:“你们两个,以后就打算跟着抗越大哥混了?”
  “爷爷让我们去军校深造两年,脱产学习啊,我们正在考虑去不去呢!你怎么看?”刘文认真地问道。

  张清扬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还是听爷爷的吧,他的想法肯定不会害你们!”
  刘武望着刘文苦笑,说:“哥,你瞧见没有,我猜对了吧,清扬肯定是这个想法!”
  张清扬感叹道:“我们必竟还年轻,十年、甚至二十年以后能有所作为就不错了,所以你们……为何要自暴自弃?在爷爷的心里,他希望子孙个个都有出息啊!”
  文、武兄弟受到张清扬此话的感染,默不出声。
  张清扬笑着拍着两人的肩膀,说:“当兵……仍然可以建功立业!”

  一家人团圆了一天,初二,张鹏就带着涵涵去陈家。正巧刘抗越也来拜年,兄弟相见,分外热情,两人聊得不可开交。刘抗越与文武兄弟不同,是位有学问的将领,到是很能与张清扬聊到一块。
  中饭以后,陈丽拉着张清扬,笑道:“妹夫,你问没问老爸?”
  张清扬先是一愣,随后摇头道:“算了,不问了,问了……也没用。”
  “那可不一定啊,你怎么说也是小雅的老公!”陈丽不服气地说。

  刘抗越也补充道:“小丽,这事你就别管了,清扬说得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