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5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守住这两处,还有生还的可能!
  从袭击者的火力密度来判断,埋伏在那里的敌人绝对不少于一个连的兵力!刚刚打掉了十发火箭弹,这已经是一个步兵连齐射的火力密度了!
  此时,距离不过五百米,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来。
  李牧急忙和艾福兵以及胡凤齐爬上山头,找好了位置。无论何时,在交战中,谁控制了制高点,谁就掌握了一半的胜算!车队被对方第一轮打击就打垮下来,原因无非两点,第一,敌人突发之人,第二,敌人控制了制高点!
  对于援兵,李牧不抱很大希望。这里距离朱巴城有两百公里的距离,就算援兵接到命令之后马上出发,也需要至少两个半小时的时间才能赶到!联南苏团维和部队是没有装备武装直升机的。
  指望边境地区的政府军,那更是泡影。而埃塞俄比亚边防部队,距离这里也有差不多一百公里的距离,关键是,他们不可能越境过来!
  李牧一万个想不明白,这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不相信新月旅有这么强悍的战斗力!从刚才表现来看,敌人的配合非常的默契,每一个步骤都有条不紊,分明是经验丰富的部队!
  唐明和刘伟的牺牲,更让李牧要将钢牙咬碎掉!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还没来得及有任何的反应,前面两台车的人都死了。怎么会有人能在那样的爆炸中活下来,没可能。
  微微甩头,李牧把悲伤强压下去,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现在最重要的是挡住敌人的攻击,把剩下的人安全地带回去!
  “弟兄们,注意弹药的消耗,等着我们的,极有可能是一场惨烈的战斗。我李牧只要还活着,就一定把你们都带回去!”李牧沉着的声音在通讯频道里响起来。

  向联南苏团司令部发出去紧急求援报告之后,胡凤齐默默地把自己还没来得及取下来的95式自动步枪取下来,拉枪机上膛,爬到了艾福兵身边,枪口瞄准了敌人追击过来的方向。
  通讯频道里只有众人沉重的呼吸声。
  短短几分钟,猝不及防的开始,一下子没了好几位兄弟,骤然而来的打击之下,大家此时此刻才慢慢的缓过神来。
  饶是众人都是经验丰富之人,也会因为袭击者精准而密集的火力而感到新惊。让大多数火力都打在一个点上,上百号人配合得像一个人那样,根本不是嘴巴说说就能做到的。
  没有一定的实战经验,不经历几场战火的磨炼,根本练不出这样的部队!
  是,做好心理准备今天战死在这里。
  “把最后一颗子丨弹丨留给自己!”
  黑暗中的荒漠山谷瞬间安静了下来,远远的只能看见车辆残骸依然还在燃烧着发出的光亮。
  五分钟之后,李凤翔忍不住说,“头儿,不太对劲儿。”
  预想之中的追击没有发生,对方就算是爬,五分多钟也应该出现在眼帘里。但是并没有。
  李牧也觉得奇怪,按理来说,对方占尽了优势,下一步就是穷追,把所有人都杀了。但是这些却没有发生。
  从伏击的火力以及动作的果断程度来看,李牧根本不相信,这帮人就是为了阻击他们一下。一下手就是死手,根本就是奔着取他们的命来的。

  然而,真的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别说追兵,鬼影都看不见一个。刚才那场不够几分钟的伏击战,似乎没有发生过一样。
  “保持警戒,我去看看。”
  李牧滑下山包,利用地形的掩护原路返回去。两个小山头上的人都凝神瞄准着他周遭的区域,随时可以提供火力掩护。
  没几分钟,李牧的声音就在通讯频道里响起来:“他们走了,向往靠拢。”
  众人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随即飞快地向李牧靠拢,快速地向战场那边运动过去。

  现场一片狼藉,两台燃烧着的车的火势已经渐渐小了下去。
  李牧从满是弹痕的路虎卫士上面取下灭火器,把剩下的最后一点火给灭了下去。然后站在第二台车边上,怔怔地看着。
  李凤翔等人跑过来,散开去警戒搜索。
  走到李牧身边,李凤翔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一股气顶在心头上,难受得很。现场很惨,即便看不到刘伟和唐明的遗体,也能够想象得出他们现在的情况。

  悲伤之外,是憋屈!
  107团曾几何时遇到过这样的打击?再往前,猎人突击队时期,何曾遇到过这样的打击?李牧带的部队,曾几何时遇到过这样的打击?
  猎人突击队时期,李牧的手下无一伤亡!
  在此之前的任何一次行动,李牧的麾下,无一伤亡!
  而此时,刘伟和唐明的烧焦的遗体就躺在车辆的残骸里,残酷的事实让李牧第一次有了惶恐和切心之痛。
  诚然,穿了这身皮,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但这样的结果,却不是能够轻易接受的。
  死得不值!

  很多人都说李牧无情,的确如此,但那不代表他没有感情!
  也许,刘伟如果牺牲在冲锋的路上,会让人好受得多吧。也许,李牧是替刘伟感到不值!刘伟也一定不希望,如果要战死,会是以这样的方式献出自己的生命。
  两个多小时之后,联南苏团司令部副指挥官率领的增援部队抵达了现场,南苏丹政府军的一个团在又一个小时后抵达了现场,那时,天色已经大亮。
  郭大校见到李凤翔等人的时候,左看右看没看见李牧,当下问,“你们团长人呢?”
  悲愤中的兵们紧紧咬着牙齿,什么话也没说。
  作为中方在联南苏团中的最高代表,郭大校是一名稳重的中年军官,四十多岁的外事防务方面的资深专家。看见李凤翔一闪而过的有些闪躲的眼神,他的心顿时就沉了下来。
  “李牧他人呢?”郭大校瞪着眼睛问。
  李凤翔深深呼吸了一口,“追伏击者去了。”
  郭大校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就要炸开。
  完了。
  李牧是什么人?
  他是挨打了就忍着的人吗?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也许对十年之后的李牧来说,是合适的,但,在现在,他绝不会让自己的弟兄就这么不明不白地牺牲!
  李牧绝不会让仇恨过夜!
  再回过头来看一看战斗现场周边的地形。
  就好比一块挤在一起的猪肉,中间是皱褶,往东是埃塞俄比亚高原,东非大裂谷贯穿埃塞俄比亚全境,往西是南苏丹境内的荒漠,往北去则是非洲大地标志性的草原。
  一个多小时前,李牧孤身一人追踪袭击者而去。

  起码一个连的部队,绝对不会无踪可寻。李牧猜得没错,对方有汽车,他在山坳里看到了清晰的车辙。
  李牧毫不犹豫地向北追过去。
  两条腿去追汽车,不抄近道显然追不上。
  他要搞清楚袭击者的身份,不是新月旅的人,会是谁?
  刘伟和唐明不能白死!
  星夜之下,淡淡的月光之下,李牧犹如幽灵一般,穿过一片片光秃无草的山地,脚下如踩了风火轮一般,穿过一片片林地。在北斗单兵终端的指引下,切着半径向前疾追。
  日期:2017-03-30 08: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