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南犹豫了一下说道:“这项工作每年都做,据我所知,李园倒塌的这六间校舍没在今年上报名单中。”

  江帆的眉头皱在了一起,“这种情况绝不能发生在学生上课的时候,你明天告诉高市长,就说是我的意思,彻底排查学校危房,绝不能大意。”
  这时,林岩进来了,手里拿着汽车的钥匙,说道:“小许说这车又烧机油了,明后天准备送去大修的,如果不行的话还是让他开吧。”
  曹南说道:“这车我知道的都大修了两次了,不行就换辆吧。”
  江帆说“真的非修不可了?”
  “等拉缸再修就更麻烦了。”
  “行,明天就去修吧。”

  江帆出来时,看见小许正在擦掸车。江帆说道:“你还没回家?”
  小许说:“我回去也没事,老婆带着孩子跟朋友去吃饭去了,这车现在烧机油,要不还是我开吧。”
  江帆说道:“行啊,那就走吧。”
  小许一听,高兴的把掸子放进后备箱,给江帆拉开了后车门,回头看了屋里的林岩一眼,就钻进了汽车。原来林岩是担心车况不好,江帆没有经验,所以让小许能留下就尽量留下。
  坐进车里后,江帆才发现丁一早就等在车里,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浴后特有的香气,弥漫在狭小的空间里,江帆感到神清气爽。
  江帆突然想到小许的爱人在李园教学,就问道:“李园学校坍塌了六间教室,你听说了吗?”
  “目前还没听说,但是早就该塌。”小许说道。
  “每年市里都拨钱,每年都草草修一下,治标不治本,钱都……”小许打住不往小说了。

  “接着说。”江帆说道。
  “再说就是道听途说了,没有多大把握。”小许说。
  “那也说。”
  小许说:“别看这几间危房,却给个别人赚了大把的钞票了,终于还是塌了,这下有人可能要说不清了。”
  难怪曹南说这几间房子没在今年危房之列,原来早就被“改造”多次了。他问道:“校长是谁?”

  “张市长的亲外甥。”
  该死,居然连这钱都敢贪!江帆不再说话,他知道出格的话小许不会再说什么了,他长出了一口气,往后靠去,手无意碰到了丁一旁边的纸袋,他拿起说道:“什么东西?”
  丁一说道:“给彭书记带的。”
  “礼物?”
  “我怎没有?”江帆脱口说道。

  丁一笑了,刚要解释,就见车子已经到了北城区门口,小许伸出胳膊推开了副驾驶座的门子,彭长宜坐上后,才发现后面还有丁一,就说道:“丁秘书也在。”
  江帆举着手里的东西说道:“丁秘书给你行贿来了。”
  彭长宜一听,又回过头来说道:“带来了,等等,我先把它送出去。”说着,从江帆手里接过东西,看了看说道:“拿这么多,我没说就要一样就行了吗?”
  丁一笑着说道:“老胡喜欢喝酒,就把荔枝酒也拿来了。”
  “他喜欢二锅头。”彭长宜说道:“行啊,甭管什么酒了,老同志看见酒就高兴。”说着拿着东西就走了下去。
  丁一这才告诉了江帆是怎么回事。
  等彭长宜上车后,江帆说道:“彭书记,丢人啊?自己的东西拿回家不敢跟老婆再要出来,跟人家小姑娘要,有失尊严啊。”
  彭长宜不好意思的笑了,说道:“还真被您说着了,你说这女人是不是都是这样,东西一旦进家,你再往出拿就跟剜她心一样,即便是给她娘家有时都心疼。”
  “那还不好,知道过日子。”丁一说道。
  江帆说:“他是在跟咱们炫耀他有个把家的好媳妇,还说女人都是这样,放摆着丁一就不是这样。”
  彭长宜说:“她呀,那是还没成家,成了家就知道东西是好的了。”
  “你这话有失偏颇,无论成家与否,丁一都不会是这样的人。共事那么长时间,这一点都不了解,小丁你还给他救急?可惜了那荔枝酒和龙眼干喽。”
  丁一笑了,说道:“下不为例。”

  “是没有下次!”江帆强调说。
  “嗯,对,仅此一次。”丁一附和道。
  “看这市长和秘书一唱一和的,我不就有这么一个优点惧内吗?要是真想拿也能从家里拿出来,要废很多的话,还要解答她一连串的疑问,唉——”彭长宜说道。
  江帆说“对了,我怎么听说有个女记者对你颇有好感?”
  “得嘞您呐,饶了我呗!怎么您也跟着这么说呀?”彭长宜一脸的无辜。
  “女记者?省报的那个?”丁一问道。
  “这个,让彭大书记自己说吧。”江帆坏笑着说道。
  丁一不言语了,似乎心里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
  彭长宜说道:“为这个天天半夜起来查我呼机,跟个神经病似的。”彭长宜并不忌讳丁一在场。

  “你现在正是魅力四射的时候,弟妹当然要留心了。”江帆打趣着说道。
  “哪儿呀?真正魅力四射的是市长您,我就听一个女干部说最喜欢开市长的会了,不但讲话幽默风趣旁引博征,而且长相英俊潇洒,穿的干净利落,气质儒雅,还是……”
  “还是什么?”
  彭长宜往下不能说了,赶忙改口说道:“呵呵,说了您也不信,那些女干部们说主席台坐着的从这头看到那头,就数江市长有魅力。”
  “哈哈,小丁,看到了吧,当上书记后练的嘴都不吃亏了。我说他一句他说我十句。不过说真的,我最近发现比较爱听好话,尤其是当着漂亮的女士说我的好话我更加的爱听。”江帆自我解嘲的说道。
  “说不定这里面好多的话都是小丁私下说的哪?别忘了她是学中文的,有的是辞藻。”

  丁一突然想起在深圳市长说她用词跟农民撒化肥一样,不由扑哧乐了。
  江帆也想起了这点,就说道:“人家小丁用词非常吝啬的,从不大把大把的挥霍辞藻。再说了,如果小丁能这么恭维我的话,那怎么不把给自家人带的礼物给我,却给了你?”江帆说道。
  丁一一听,歪着头看着市长。江帆知道她看目光里有不满,故意不看她。
  彭长宜说道:“那不是送我的,是我借的,以后要还的,再说了,那一对精美的袖扣,我从来都没见识过,昨天晚上看电视,偶然看见理查德弹钢琴,刚想换台,突然看见他也戴了个袖扣,呵呵,为这个袖扣我居然看了半天弹钢琴的。要知道我对音乐一点都不感兴趣,完全是为了看袖扣。”

  江帆这才知道丁一送给他的袖扣彭长宜见过,他赶紧说道:“那个袖扣可不是惟一的,人家给她哥哥买的,顺便给了我一对,对了丁一。”江帆转过身,冲着她说道:“你光给我袖扣不行,还得送我一件法式衬衣,普通衬衣无法使用袖扣,你看着办吧。”
  “哈哈哈。”彭长宜笑了,说道:“还有这样要礼物的,那如果丁一送您一个马鞭子,是不是您还得跟他要匹千里马呀?”
  丁一把头扭向窗外,不理他们。
  见丁一突然变的心事重重,江帆就笑着说道“呵呵,生气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