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谢市长。”说着就往出走。他从锦安带来的车和司机早就等在门口,孟客上了车后便疾驰而去。
  江帆对林岩说道:“把丁一叫过来。”
  丁一这时正好出来,见林岩叫她就进了市长的屋子。江帆说道:“小丁啊,你晚上有安排吗?”
  “没安排,您有事吗?”
  “呵呵,刚才没有约出去?”
  丁一笑了,摇摇头。
  “你送我礼物了,我还没请你呐,林秘书,看看彭大书记干嘛呢?”
  林岩点点头赶紧走了出去。
  丁一小声说道:“市长,不用请,这么一个小礼物要请吃饭的话,我得请您多少顿呀?”

  “哈哈哈。”江帆不由的高声大笑,然后又小声的说道:“那是你执行任务的报酬,以后不许提了。”
  丁一笑笑,赶紧缩了缩脖子,她知道市长去深圳从某种程度上说属于秘密的范畴。
  江帆笑了,这时林岩进来了,说道:“彭书记在单位,我让他在单位门口等。”
  “好,走,吃饭去。”江帆今天兴致很高。
  丁一听说还有彭长宜,就说先到宿舍去拿点东西,马上下来。
  江帆利用这会时间,洗了脸,又洗了头,又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衬衣,他跟林岩说:“真想洗个澡,浑身的烟味。”
  林岩笑着说:“你就洗吧,跟女孩子吃饭要讲究一些,我第一个对象就是因为我身上的汗味跟我吹的,说我不尊重她。”
  “哈哈。”笑过之后他说道:“对了,你和小许回去吧,我总霸着你们不合适,感觉像是在犯罪。”
  林岩想了想说道:“也行,反正今天跟彭书记出去我也放心。”说着就出去了。
  这时曹南手里拿着记事本进来了,曹南自从当上主任后跟从前大变样。从前恨不得不到点就开溜,现在往往都是机关的人走净了他才下班,而且天天老早就到,尤其是加大了对市长工作和生活的服务力度,用一丝不苟来形容丝毫不过分。让江帆真正有了政府一把手的感觉。
  他曾经给曹南开玩笑说“曹主任啊,将来如果有人说我架子大了,我就说是你惯出来的。”曹南严肃的说道:“做的太不够了,以前也是我的失职,不过这要是按照部队首长的服务标准来要求,差的太远了。”
  江帆见曹南进来说道:“孟市长的岳母病了,你明天想着问问情况。”
  曹南说:“小许听说您自己要开车,他有点不放心。”
  “您那老爷车总出毛病,后天是星期天,他说您要是不用车的话就送去大修。我从中直单位借好了一辆车过来顶缺。”

  江帆点点头,自己坐的这辆车的确该换了,许多人都给他建议,樊文良也说不行就换了,维修费也不少的钱。但是江帆今年不想换车,如果要换的话,就会换好几辆。
  狄贵和、王家栋都要换,孟客坐的还是锦安带来的车,今年城市改造花钱不少,开支过大,他不想让财政吃紧。另外,自己头上代字还没去掉就换车,跟代表们不好交待。
  “市长,不行的话就先长期借一辆车用吧,说真的您那车我现在真有点不放心。”曹南担忧的说道。
  “先凑合一段再说吧。”
  曹南又说,“今天温局找您和孟市长,没找到,跟我说了说,下周一电视发射塔奠基,不知您是否有时间参加。”
  “这样吧,让高市长参加吧,市委肯定也要去人。以后这种事你要掌握一个原则,谁分管谁去,我不能总是去摘花。”江帆说道。

  曹南又低头看看了本子,说道:“还有省防总来电话,说是万马河可能会有洪峰经过,让我们加强做好防大汛抗大汛的准备。”
  江帆说:“嗯,明天通知各单位,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强调一下,许多洪水都是发生在防汛的后期。”
  “我已经拟好了通知,明天就以防汛指挥部的名义下发。”曹南想了想说:“今天晚上是您值班,如果您有事我就不走了。”
  江帆说“我没事,就是一会出去吃个饭。”
  “那您回来我在走,反正到家也休息不了,太热了。”

  江帆笑笑了,又说道:“又去看张市长了吗?”
  曹南想了想说:“最近两天太忙了,没抽出时间。”
  “嗯,勤问候着,别让市长觉得咱们把他忘了。”
  “我明天让龚主任去吧。”
  龚主任,龚卫先,是这次调整中新提拔的办公室副主任,也是转业干部,作风干练,认真,和曹南脾气很投。

  “我还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想提前组织人手构想政府工作报告。”
  江帆想了想说:“是不是太早了,这刚进入第三季度。”
  “时间是很宽裕,但是可以做的更细。我有个想法,我们这次要有一些新的东西出炉,要有新的主体战略,尽管您说早,不瞒您说,我都想了好长时间了。去深圳参观的时候就想了,这次要提出一些前沿的理念。”
  “你的主意不错,等有时间我和一把交换一下思路,咱们到时可以拿出一个基本设想,然后在交给市委那些笔杆子们操作成型。”
  江帆对曹南很满意,尽管他是自己提议当上的政办主任,但是他们无论是以前还现在都没有深入交谈过。
  对他印象的建立完全是平时一两句话的印象,今天他的话不多,但是能反应出他对眼下的工作甚至以后的工作的确是用心了,并且也有自己的见地,不由的有些欣慰,自己没有看走眼,办公室这块工作交给他是可以放心的。

  想到这里他又补充道:“如果明年这个市长还是我,也不想动静过大,只要一年比一年好就满足了。”
  其实,对于政府这块的工作,江帆是有想法的,但他不能把自己的这些想法过早暴露给下面的人,唯恐适得其反。眼下不缺热情干事的干部,而是缺那些有思想有谋略的懂章法又稳重的干事者。
  每个人都想干事,都想大有一番作为,就连孟客来了都摩拳擦掌大谈项目和形象工程,他甚至想将来高速路通车后,在开发区的出口弄一个凯旋门,作为开发区标志性的建筑,江帆说如果当做标志性的景观建筑,那么还是广泛征求民间的意见为好,前一阶段就有个县在十字路口的交叉处,花巨资搞了一个景观是埃菲尔铁塔,结果遭到了民众的普遍反对,人大代表年年上书,强烈反对拿这个外国的建筑当做本县的标志性建筑,结果第三年就把这个塔拆了,换成了本县的一个民族英雄的雕像。

  所以,稳健、求实、发展是江帆做事的宗旨,也是尽管考量新一届政府工作的标准,他不想把步子迈的太大,给这个地方留下许多后遗症,将来让这里的百姓唾弃。
  曹南知道,眼下说什么都是纸上谈兵,只有自己将完整的思路拿出来以后才有理由跟市长探讨。他又说道:“李园小学校六间校舍倒塌,还好教室没人,正好在放暑假,我告诉高市长了。她说明天去现场。”
  “光去现场不行,督促教育局,克服一切困难,在头开学的时候修缮好新教室。另外,要对全市的中小学校的危房进行一次彻底排查。”江帆急忙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