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司机就把她送了回来,到了办公室才给彭长宜打了电话。彭长宜上来就说道:“这么长时间,又下乡了?”
  “没有,高市长爱人要回来,我们去她家搞卫生去了。”
  “搞卫生?”彭长宜心说这个高铁燕可真是会使人。
  “嗯,刚回到单位。”

  “就你一人?”
  “是的,林秘书跟江市长出去了。”
  “哦,是这样,你带回的礼物都送出去了吗?”
  丁一说道:“嗯,送出去了,就还剩下给家里带的。怎么了?”
  “看看能不能匀出一份,老胡今天跟我要礼物了,我根本就没有给他带,真是不合适。”
  “哦,我想想,我给爸爸买了衣服,但是他穿不了,他太瘦小。只能给他龙眼干和荔枝酒。”丁一想了想说道。

  “好好好,有一种就行了。”其实这些东西彭长宜也买了,就是沈芳有个毛病,东西进家再往出拿她就心疼,还不如跟丁一要着痛快。
  “呵呵,两种都给他吧。没事的,爸爸每年都有机会去深圳的。”
  “嗯,你准备出来吧,明天早上上班的时候我去拿。”
  “嗯。好的。”丁一说着就要挂电话。

  “等等,怎么听着你情绪不高呀?是不是心疼了。”
  丁一听了就说道:“是啊,何止心疼,肉疼,哪儿都疼。累死了。”丁一的确感到了浑身紧巴巴的难受。
  彭长宜也是想多和她说两句话才这么说,“以后别给她搞卫生去了,她可真会使唤人。”
  “呵呵,是谁跟我说让我好好向她学习的?”
  “两码事。”
  “又是谁跟我说不光要当好领导的工作秘书,还要当好领导的生活秘书?”
  “话是这么说。”
  “话是这么说也要这么做,怎么,彭大书记也口是心非了?”丁一挪揄道。
  “还不是为你好吗?狗咬吕洞宾!”
  “嗯,为我好,我可是一点都不好啊——阿嚏……”
  “呵呵,这么热的天还把你累感冒了?难怪高市长说你……”
  “娇气,是吗?不光她说你也再说了。”
  “呵呵,怎么我听着对我有意见啊?”彭长宜逗她说道。

  “当然有意见了,我好心好意给你买的剃须刀,你倒好,北城区人手一份,而且我看见市长和卢部长也有,你该不会给每个市委成员也一人买了一个吧?”
  “嗨,你这小丫头怎么还找后账啊?当初我可是征求了你的意见的,你说不介意我才买了那么多,不兴这样。”彭长宜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看到别人也在用,我心里就别扭。”
  “江市长用你也别扭?”
  “江市长用我当然不别扭了,我别扭的是……是你让别人分享了我的眼光和智慧”丁一嘻嘻的说道。
  这时就听看见门开了,林岩和江帆站在门外,江帆说道:“背后说我什么坏话呢?”
  丁一一看,脸就红了,赶紧说道:“我挂了。”
  江帆进来说道:“给谁打电话呐,我都听见了。”
  丁一站了起来,抿着嘴笑不言声。

  “肯定是男朋友,不然这么晚了还不下班,在这里煲电话粥。”江帆说道。
  丁一如水的双眸在他的脸上转了几转后就移开了,眼珠就渐渐往左上方飘移,江帆就看到了两只白眼珠。他哈哈大笑着,就走了出去。
  江帆不能不出去,他现在感觉自己越来越喜欢丁一了,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让她喜欢。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躁动,他坐在班台前,拉开了一侧的抽屉,这里面放着两件东西,一个是彭长宜送他的剃须刀,一个是丁一送他的袖扣和领带夹。这个装着袖扣和领带夹的小礼盒不知被他打开多少次了,每次心烦的时候打开看看就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刚恋爱的小青年,喜欢遐想和憧憬。

  这时林岩进来了,江帆就势拿起剃须刀,推开开关,就在下巴上来回的蹭着。林岩笑着说:“有了这个剃须刀,我也变得爱刮胡子了。小日本的东西的确精致好用。”
  江帆笑了笑,说道:“依你看,今天市政公司的石经理能在国庆节前完成所有的市政工程吗?”
  林岩见市长问到了工作,就说道:“客观的说由于之前工期拖沓了,在国庆节前完工确实有点紧张,但如果抓得紧也不是不能完工。关健看怎么抓。”林岩想了想又说道:“我看孟市长很懂行的,石经理刚说工期太短,人手不够的时候,他马上就给他们算了一笔账,直算的石经理大眼瞪小眼。”
  江帆笑了,孟客是谁呀,跟了翟炳德好几年,又任政府副秘书长三年,而且主要分管和城市建设工作。市政公司里面有什么猫儿腻他都门清。亢州这两年加大了城市建设步伐,许多工程光靠市政公司根本无法完成,所以每年都会把这些过程加码后外包出去,张怀和市政公司经理石亚水每年都会从中得到很大的好处,这是人所共知的事。
  市政工程向来是一块肥肉,即便是个小工程最后都有追加投资的时候。早就有人写信举报石亚水,要求对所建的市政工程进行审计,他也曾经跟张怀交流过举报信的事,张怀当时就勃然大怒,说道:“市政变化这几年有目共睹,花了多少钱干了多少事都在那里摆着呢?你就是不能干事,干事就有人找你的不是,如今干的越多,找你茬的人就多。”江帆当时对他这个态度很反感,他接到了举报信,只是想跟沟通一下,也没说要拿石亚水怎么着,江帆明显感到了张怀的有恃无恐,那时这个石亚水就留在了江帆的脑子里。

  今天在召开的调度会上,他就对这个石亚水没有好印象,见他一副不把孟客和江帆放在眼里的劲头,就有些好笑。
  他突然想到了一句话,上帝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他今天对建设局新任局长黄金非常满意。据说原来石亚水有张怀撑腰,根本就不把徐保国放在眼里,什么事都是直接请示张怀,许多工程发包建设局跟本就不知道,弄的徐保国经常跑到市委市政府告状诉苦。但是今天黄金显然不是以前的徐保国,他上任调研的第一个单位就是市政公司,召开的第一个会议就是以加快建设步伐缩短市政工程工期的名义,将市政公司部分权力收回,强调了建设局对市政工程监管、督导和审查的力度。

  按说今天这个调度会是用不着江帆出席的,但是由于前期工程进度太慢,如果不严加督导,有可能就会拖了新城杯检查的后腿,再有这是孟客给城建口召开的第一次会议,他出席也显示了对这一块工作的重视。
  这时,孟客开门进来了,江帆说道:“曹操来了。”
  孟客笑着说:“是不是正在说我?”
  林岩也笑了,说道:“正跟市长说您算的那笔帐呢。”
  孟客笑了,说道:“好多我也是瞎蒙,关健是他们心虚。市长,我要回去一趟,岳母住院了,呼了我好几遍了。”
  江帆一听,站起来,说道:“你就赶紧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别太赶。”
  “已经住进了医院,如果没大事我明白一早赶回。”
  江帆说道:“老人的病要紧,有需要帮忙尽管打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