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妈妈看了沈芳一眼,就冲里屋喊道:“长宜,张市长住院了,你们北城的任小亮去看了,崔慈两口子也去了。”

  “哦。”彭长宜给老丈人带来一条烟,正在给他打开,听岳母这么说就走了出来,他心想任小亮够阴的,现在书记空缺,他代理书记,政府这块累人的差事又都交给了自己,看市长怎么也得叫着自己一起去看?就说道:“是他一个人吗?”
  “我没看见,听说他来了,就没过去,呆的时间不短。”岳母说道。
  彭长宜说道:“张市长什么病啊?”
  “血压高,心血管方面也有问题,不过我听梁院长说这次他是心病。”岳母边给娜娜削苹果边说道。
  “对了,你们那儿原来的张主任的家属也在住院,她也去张市长病房了,听说还跟张怀吵了两句。”
  “哦?她能跟市长有什么瓜葛?”这句本来是问岳母的话,突然就在彭长宜的心里转了一下,他想到了那排小洋楼。
  “不知道,我也是听护士说的,说张主任夫人不会养病,跑到市长屋子跟市长吵了几句,回来后就心慌头晕。”岳母说道。

  彭长宜更加相信了自己的判断,如果小洋楼跟张主任有关系,那么必然跟张怀有关系,因为这个项目是张怀主抓的,而且也是张怀从省里跑下来的。他隐约感到为什么王家栋和江帆都对小洋楼感兴趣了。他很想跟岳母说让她留意一下张主任家属和张怀的接触,但是当着沈芳的面没说,因为他知道沈芳平时没事,只要夫妻间吵架什么解气说什么。
  恰在这时,里屋的岳父开开门,举着一只手说:“芳芳,帮帮忙,把我这刺拨出来,都扎了好几天了。”
  沈芳埋怨道:“扎了好几天不拨,就等着溃脓啊?”说着,起身随爸爸进了屋。
  彭长宜一看时机来了,就说道:“能不能问问那个护士,他们都说了什么?”
  岳母盯着他说道:“你有用?”

  第二天中午,彭长宜在国道旁边的一个小饭店里请了陈乐,他笑眯眯的说道:“小乐,北城派出所警力不够,准备招几名协警,我跟所长说给我留一个名额,你感兴趣吗?”
  陈乐一听,立刻笑的咧开了嘴,说道:“我打小就想当一名丨警丨察,考大学的时候就发誓,如果分数够了,就考警官大学,可惜,分数不够。”
  “是协警,不是正式编制的丨警丨察。”
  “我知道,也有跟这叫合同警的。”小乐说道。
  “这么说你敢兴趣?”
  “当然感兴趣,彭书记,让我去吧,陈乐保证不给你丢脸。”

  彭长宜笑了,望着陈乐那张兴奋的脸说道:“我跟你说的目的就是想把这个机会留给你。不瞒你说,我老家的侄子都找我好几次了,让我给安排工作,但是干丨警丨察他们没有什么社会经验,这才想到了你。”
  陈乐激动的站了起来,握住了彭长宜的手,说道:“彭书记,侄子您再给他找更好的工作,让我去吧。”
  彭长宜抽回手,笑着说道:“这个名额就是给你留的,不然我干嘛跟你说这个。”
  陈乐高兴的手舞足蹈,不知说什么好了。谁都知道,那个年月的协警,尽管没有纳入正式编制,但是跟正式干警没什么区别,工资以外的收入没数,抓赌抓嫖上国道查扣车辆是丨警丨察们热衷的工作,这里面的猫腻早就是尽人皆知了。

  彭长宜严肃的说道:“你去没问题,但是你必须给我记住,不许惹事,不许瞎干,违犯原则和纪律的事不能干,不义之财一分也不许往腰包里揣,我能让你穿上警服,还能让你脱下来,你信不信。”
  “我信,我信,您放心,保证不丢您的脸。”陈乐连声说道。
  彭长宜又说道:“但是有两件事你必须办好,一个是村里的事不能耽误,在有一个就是你表妹的事。”
  “表妹?”陈乐想了想,忽然明白了,说道:“您说吧?”
  “你想法打听到那个小洋楼究竟和她姑姑有什么关系,都涉及到谁?还是那个规矩,不能说出是我让你这么干的,你知道丨警丨察最基本的素质是什么,就是要具备过人的侦察能力,还不能暴露目标。”
  “我懂我懂,我琢磨琢磨怎么办。”陈乐认真的低下头沉思起来。
  当彭长宜回到单位时,正好看见任小亮喝的满脸通红的回来了,任小亮名义上主持全面工作,可是他把难做的工作几乎都推给了彭长宜,如古街拆迁改造工作,这是个既操心又累人还不讨好的工作,弄不好就会引发上丨访丨告状的事,彭长宜光是走家串户的做工作就磨破了几层嘴皮。而任小亮,自从主持工作以来,就几乎没有全天呆在单位过,上上下下的跑关系,一心想扶正。
  的确,北城丨党丨委书记这个位置太有诱惑力了,任小亮如果对此无动于衷那就太不正常了。北城书记有诱惑力,北城主任同样有诱惑力,那么……
  彭长宜想想也就摇摇头,但是,尽管知道自己希望不大,但是机会在眼前也要适当的争取一下。
  他这样想着就低头往里走,这时胡力开开门,冲他伸手。
  他不解的看着他。
  胡力说道:“拿来。”
  彭长宜笑了,说道:“拿什么?”
  “别装糊涂,你知道拿什么。”
  彭长宜就走到近前,说道:“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那我就给你提个醒,礼物,去深圳的礼物,你都给大家带了礼物,怎么没有我的?我觉得我比那些丨党丨委成员更应该得到你的礼物。”老胡很不拿自己当外人。
  彭长宜故意一拍脑袋,说道:“我忘了,真的忘了。”
  “是忘了给我带了还是带了忘记给我了?”老胡不客气的看着他说道。
  “是忘了给你了,我晚上回家就找出来,明天给你带来,我赶紧回办公室,好多事呢,忙糊涂了。”彭长宜说着就往里走,他不敢恋战,他唯恐老胡追问具体是什么礼物,那他就露馅了。
  老胡笑了,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说不能把我忘了呐,嘿嘿。”
  他刚上楼,就见刘忠和田冲等在门口,估计他们看见他进来了。等他洗完脸坐下后,刘忠说道:“上午我和田部长又去了老巴家,还是做不通。”

  刘忠说的老巴是这次古街改造中的钉子户,曾经是很出名的混混,因为打架斗殴多次进拘留所,随着年龄的增长,近年来痞气有所收敛。整条街的人都拆了。就他和他弟兄三人的门店不拆,说是赔偿不合理,到处闹腾,见他们不拆,那些已经拆完的户就又纷纷找上门来,要求增加补偿款。彭长宜为此无数次登门,好话歹话都说尽了,老巴就是不松口。
  彭长宜皱着眉说:“嗯,下午还去找他,尽管知道不行也要找,继续座谈。”
  “我找了土地所和市里的房管所,对他们哥仨的老宅基还真挑不出什么毛病。妈的,让他拿住咱们了。”田冲说道。
  “放心,他拿不住咱们,你们继续去工作,给我熬他。也别生气,也别着急,你们就当在哪儿练磨牙。”

  刘忠说:“不生气是假的,他拿着不是当理说,能不生气吗?不行就强拆吧。”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尽量不走那一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