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8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房间里的两人没有用多少时间就结束了,或许金碧云也觉得很刺激,有杨秀峰在房间里听着两人变得格外敏感。两人几乎在同时将声音激越起来,这声音让杨秀峰知道两人会很快结束了。印象里,钱维扬陪周英慧做这些事时还是有点战斗力的,这一次却显得快了点。
  声音息下来后,过几分钟就听金碧云说“老钱你躺一会吧。”
  钱维扬不一会却走出来,金碧云脸蛋桃红着,分明还没有将之前的**完全消散,仅仅依着钱维扬,出来后将先前丢下的披肩给披上。估计是在杨秀峰面前还是不够自如,这也是天性使然吧。激情刺激之后,反而变得羞怯谨守本分一些。

  钱维扬就像没有那回事一般,将先前那杯红酒给喝了,对杨秀峰说“走吧。”
  杨秀峰知道钱维扬要自己留下不单单是为了让他听着两人激情的刺激,肯定还有事要说。今晚所做的两件事,在钱维扬说来或许有所触动。之前在杨秀峰面前虽说不遮拦,但却没有今天的尺度大,杨秀峰心里有数站起来跟在钱维扬身后走。
  金碧云没有跟在钱维扬身边下楼,楼下还有其他客人,虽说钱维扬会从后门离开,但也怕万一给人撞见,对两人说来不是好事的。钱维扬当先走,杨秀峰跟在后,走出房间的那一瞬间。杨秀峰感觉到自己的屁股给人掐住,当下不敢有所动。不知道身后的金碧云怎么会这样,要是给钱维扬知道了,自己还不只有死路一条了。
  “谢谢。”金碧云很轻的声音,“今后多来玩。”杨秀峰不敢说话,金碧云的手还没有放开,屁股那里当真就像被火燎烫一般,绝不敢一个人到碧云酒吧来喝酒的。
  出到外面,钱维扬没有带车来,也不知道他之前是不是准备住金碧云这里。两人上杨秀峰的车,将车开动后,杨秀峰说“市长,往哪走?”
  “上城环路吧。”
  城环路到夜间到车要少得多,不过,城环路路况不怎么好。从古城往西过桥进西城区上城环路最近便,等车到西城区后离市政大楼就不远了。钱维扬似乎从沉迷里醒过来,说,“到市政大楼去,我们到办公室里坐一坐。”

  杨秀峰自然不会问,有这样单独与钱维扬在一起的时间,他自然会珍惜着。两人将车停在市政大楼下,进到办公室里,整个大楼就楼下有值班人员了。到大楼里异常的安静,两人心态没有因为寂静而变化。
  进到办公室里,杨秀峰为钱维扬泡好茶后,自己也显得很随意地坐在钱维扬对面。办公室里的灯不强,钱维扬喝着茶神情和蔼,杨秀峰不知道是不是要再说一次柳水县那边的事。准备了这么久,要是钱维扬没有兴致或没有时间,那真是白费心思了。那姐妹俩要自己来用,还真不怎么感兴致。在杨秀峰心里,始终觉得陌生的女人就算玩都无法放开,不是心理的担负,而是觉得真没有多少意思。
  钱维扬像是要稍微修整下精神,又想是在考虑着什么事,一边喝着热茶一边微微闭着眼。杨秀峰坐在对面自然也就不说话,等着。
  “秀峰,这几天没有什么事吧。”钱维扬突然说。
  “市长,我没有什么事。”杨秀峰只有偶尔叫钱维扬为老板,多数都称市长。
  “那好,你准备下明天跟我到省里去。”钱维扬说。
  杨秀峰感觉到很突然,也不知道要准备什么,到省里的目的是什么,可他却不敢问,就等着。知道钱维扬的行事风格,你该知道的他肯定会跟你说,多问了反而无益。
  钱维扬像是从沉思里再次回来,看着杨秀峰说,“明天上午先到开发区去找平存,他会给你将东西准备好,你拿到后等我电话。我们争取中午赶到省里。”
  “好,我记住了。走之前我跟严市长说一声。”杨秀峰觉得还是要解释下,就算不告诉严文联自己去办什么事,总得先招呼下免得突然找自己不能回来就不好了。
  钱维扬没有做表示,也就算是认可杨秀峰说的。他茶杯里的水所剩不多,杨秀峰站起来要给他续水,钱维扬说“夜里还是少喝点茶,要不下半夜难得熬,岁月不饶人啊。”
  “市长,我看很多二三十岁的人,都没有你的精神气足。当领导的人不仅要有大胸襟、大气魄、大智慧,还要有足够好的体魄做基础。跟在市长您身边的这些日子,看着您处理全市的工作,感悟最深的就这几点。比照自己,那当真是差距太大了。”杨秀峰说得诚挚而恭敬,心里对钱维扬也确实佩服,早就作为偶像了。
  “秀峰,其实这就像爬山一样,初始迈开第一步时,对于能不能怕上去,谁心里都没有底。而山给人的感觉总是那么巍峨、高不可及,心志稍差的人也就会在山脚下绕着走。但要是你要紧牙关,坚定了心志,总能够一步步地往上走。走到一定高度后,回头再看,就会觉得自己的努力和付出,自己的洒下的汗水和血气都会有所回馈的。”
  “市长,我觉得爬山也要有大智慧,要不就找不到路,会遇上无法逾越的坎。”
  “秀峰很有悟性啊,走上这条路也说不上大智慧,但多思多想,三思而后行是必须的。机缘好,得到人指点一二,不用多费心力自己探究摸索,自然也就有些捷径。”钱维扬平时谈性都不怎么好,但今晚却肯和杨秀峰谈这些体会与心得。
  两人说一阵,也就不再往纵深里谈,毕竟杨秀峰和钱维扬还不是一个档次的。杨秀峰不知道他有什么打算,是不是有什么安排之类的,却又不能够问。不过杨秀峰知道今晚自己所作的选择是对的,不仅明天钱维扬会带自己到省城去办事,这时能够这样对面而谈,又是更进一步地接近钱维扬的核心了。

  “你对柳水县熟悉?柳水县可是出美人的地方。”钱维扬说着,像是漫不经心。
  “老板,到过两三次,那边也有朋友。她的朋友里有一对姐妹……”
  到开发区里,很快就联系到金平存。两人见面通常都避开其他人的视野,在城南区外的一个小巷子里,金平存见杨秀峰的车停在那里,也就开门上车。见杨秀峰说,“秀峰老弟,领导交待准备的东西我就交给你了。”
  杨秀峰虽大致估计到金平存帮准备的是什么,却不知道是不是属实,说“老金,我也就跑跑腿。”
  金平存就笑,笑里有着羡慕也有着更多的情绪。不过这些情绪掩饰得好,“老弟年轻有为,能力强,得到领导赏识也是必然的,可一定要记住老金我。”
  说着金平存将小箱子递给杨秀峰,箱子是锁着的,金平存将钥匙拿出来在手里晃了晃,交给杨秀峰时很决绝。杨秀峰接过钥匙后,准备将锁打开,才好给金平存有所交待。他却看出来了,将手压住小箱子,说“老弟,你去忙吧,可不要让领导等久了。跟领导说,其他的事有我来处理。”

  等金平存离开后,杨秀峰想了想还是没有将小箱子打开。估计里面就是钞票,钱维扬到省里去目的就是要给省里领导却拜年的,准备些钱带在身边才方便。跟钱维扬去省里活动,本来应该是李春雷跟在身边跑的,但这次却叫自己去,不知道李春雷知道后会怎么样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