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7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两人都爆发起来,杨秀峰却是醒来过来,虽说酒意使得他一时没有清楚,但见到邢静的样子,趴在自己身上,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酒意散了一些,相拥着躺在一起。
  “刑姐,谢谢你。”
  “说这话不见外吗。”
  “不见外,只是说心里的话。我用实际行动来感谢你,会不会?”邢静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感觉到身体里的东西还是硬着的,故意用力挤一挤。
  杨秀峰翻身而起,奋力大战,为彼此庆功。

  转眼就要到年关。
  这一次年关将是杨秀峰的又一次重要关口,钱维扬隐隐约约答应等年后就将他提一提,提成市府办副主任,级别为副处级。至于成不成此时还说不清,不过,钱维扬只是透露了这层意思,事情还没有做成也不会就空许诺来。
  但对于钱维扬说来,这样的提拔使用不算什么难事。等杨秀峰成为副主任后,在调用到开发区主要领导之一,名正言顺地帮金平存在开发区里打开局面,才是钱维扬的主要手段。对于杨秀峰说来,这样一动之后,也就完成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走上真正的领导岗位。
  到开发区去任职,又是副处,肯定是开发区主要核心领导之一。从工作上说,杨秀峰心里倒是很有些底气,这一段时间来,对开发区的事了解很全面,又能够跳开柳市的开发区本身参照其他地区的开发区来看待问题分析问题,比不少直接接触开发区工作的人,就更看出本质所在,也知道今后工作努力所在。
  钱维扬之前就将开发区内那边的工作交给杨秀峰在暗地里帮扶着金平存,杨秀峰自然不会推脱,但在处理事情时只是更多地让金平存自己来下决心。至于怎么样操作,在操作中是不是达到预期的效果却不是他能够直接控制的,每一次,也会向钱维扬做工作汇报。汇报时也尽量策略,钱维扬知道金平存的工作能力,这样就更能够促使他下决心将杨秀峰放到开发区却直接行使操作,实现他所要的利益需求。

  这些事都只能意会,杨秀峰在心里推测着这些事,感觉是真实的却又是那么地虚幻。但有一点他却是知道的,那就是和钱维扬之间的关系更加近了一些。怎么样在不知不觉中,将他对来年的推想变成现实,杨秀峰还是好好地琢磨了好些天。
  这段时间天天跟在严文联身边往各县跑,年底期末,对于教育说来也是一次促进和验收,总结已经走过的路,为下一学年做好规划,市局有责任而作为主抓教育的严文联副市长说来,也要将肩上的这一份担子验收好。
  杨秀峰倒不是天天酒醉,作为跟在领导身边的人,下面的领导虽说很客气,但中心是领导而不是秘书。再说秘书还要为领导服务,喝酒自然会控制量,县里的领导们自然也体会这些。杨秀峰心里事情多着,但不会表露出来,等学校都放假了,已经进入腊月二十,离大年也就十天而已。
  这十天从工作上说,他基本没有多少事要做,就一份年度工作总结算是大文章。这样的大文章却可交由市教育局将初稿拿出来,之后杨秀峰再增增补补就可完成,对他而言没有压力。可实际上这段时间对他说来却是繁忙而又紧要,没有处理好会使得来年的进步受到挫折。
  严文联早就给钱维扬提议要将杨秀峰提为市府办副主任一职,但时机却不成熟。杨秀峰还得在春节前走好他这一关,不是要他帮着在提那事。说多了会让钱维扬发生误解,可与严文联之间的关系亲近之后,对今后有很大的好处。教育系统是一个大摊子,从每一个点看利益不多,但经不住面宽汇集起来就是很大的口子。
  只有站在杨秀峰这样的位子,才能够体会到一个大系统收拢起来的利益是多大。这段时间在下面跑,比起前一次九月开学时,收到了更多红包。估计年边还会有很多红包递到,除了基本的大节间的往来走动之外,更有些人想谋划着来年的工程、政策、或是调动、升职等,这些人所要做的工作会更有目的也更舍得血本。
  严文联是他们的主要目标,杨秀峰这一关口也是必要打点的。

  看清这些事情,杨秀峰对自己的事也是想得很透。开发区的三宗涉及到的工程,有两宗已经完成,周勇所操作的那一总至少要到年后两个月才能够做完。已经做好的工程,所得到的收益不算多,但加上七七八八也有大几十万。这些收益拿着安心,可杨秀峰知道这些收益是因为什么而来的。要是自己还在市教育局师训科里,大年在即,最多能够拿到三、五万元而已。
  这些收益的变化,核心是在钱维扬那里。没有身份的改变,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光彩。而来年能不能再上层楼,不单单是靠平时所作的工作。年关对自己而言也是一大关口。即使钱维扬不期盼着自己给他什么,但自己是不是懂事在他心里应该是很看重的。
  狠着心思,要将自己所有收益都送出去,钱维扬是不是收那是他的事。
  要怎么样送,也是一大学问,要找到机会才行。对杨秀峰说来机会倒是有,如今,虽说不是随时都可找钱维扬,但却可用电话先直接请示。再说大年之前给钱维扬做思想和工作上的汇报,也是必须的。开发区那边有不少的事,当面请示汇报和分析情况,也都是经常做的。
  先假想了几个情况:第一是直接将一张存折给他,钱维扬有可能收了,但心里不一定高兴。之前曾有过送存折的事,却给他转手用其他方式化解转交回来。当然,如今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完全不同了,可心里还是感觉到自己直接送存折不会很高兴;第二种是买些值钱的有保存价值的东西送去,可想想,却找不到钱维扬特别喜好的。第三种是将钱用钱维扬的名义送给周英慧或金碧云,她们倒是很容易收钱,但却不能够送多,送多了未必会让钱维扬开心。知道有金碧云之前,杨秀峰还以为周英慧肯定在钱维扬心里很重要,见过金碧云后对这种想法自然而然就改变了。

  就算要代钱维扬犒劳这两女,钱也不能够太多。一是送太多了,今后万一还有其他女人,要送起来自己也难以承受,今年送了,明年也就得送而且还不能少于今年才成。杨秀峰想来想去,在周英慧和金碧云那里最多送五万也就到顶了。
  钱维扬很喜欢私下玩,杨秀峰觉得这一次在这方面该做些安排是不错的选择。之前也是有充分准备的,十一月份,杨秀峰和滕兆海两人到柳水县见了桃桃和于萍,当时就将于萍给吃了,两人已经明确彼此之间的情人关系。而这样的情人关系,用桃桃的话说也就是用钱和**的欢愉来进行维系的,情感什么的说来都是空而假的事。
  当时桃桃甚至给杨秀峰吐露过其他的一些情况,目的是想和杨秀峰也有一些纠葛。杨秀峰倒是没有顺势而为,对于滕兆海他还是有着感情的。之后杨秀峰到过柳水县两此,也都是找于萍,却将他与于萍之间的关系经营得更密切又更加超越与感情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