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行了,还心肝宝贝,真恶心,你这可不像纪检会领导说的话啊。我真的有事,改天吧,我马上要走。”彭长宜突然感到马登科迟早要在这方面栽跟头,他原来劝过他一次,但是好像没有任何效果,还想为了“心肝宝贝”让他推掉所有的应酬,老话说的好“劝赌不劝嫖”,作为彭长宜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彭长宜有些反感,就断然挂了电话。
  有的时候,一个人的社交圈也是需要不断纯洁的,也需要优胜劣汰,彭长宜在这一点就把握的很好。
  挂了电话后他就出来了,原想到朱国庆办公室去一趟,显然这会他不在。想到朱国庆将是不久的开发区主任,然后是书记,真不知他那个屋子会是谁来入主?
  彭长宜的心就一动,但是很快他就说服了自己,没有可能,组织程序在那里摆着呢,没有足够的服人的理由,谁都不能破坏这个程序。

  走到传达室门口,老胡见他过来赶紧出来,并跟他招手,彭长宜看见江帆的车已经等在了门外路边,就说道:“我马上出去,回来再说。”说着就上了车,他一下子感到,所有的人瞬间都变的诡异起来了。
  上了江帆的车,只有司机小许,他说道:“市长呢?”
  “市长先让您去找饭店,要清静一点的,我再回去接他。”
  彭长宜问道:“几个人?”
  “目前我知道的就您一人。”小许现在也学会说话了,而且变的很谨慎。
  “哦,那就去环宇餐厅吧。”彭长宜觉得环宇餐厅坐落在石油物探局里面,很有特色不说,还可以品尝到正宗的中东饮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姚斌和这里关系不错,经常往这个餐厅拉客人,但是亢州人却不太捧场,主要是这里经营的特色大部分都是中东国家地区的特色,不太对亢州本地人的口味,所以在这里就餐碰到熟人的可能性很小,如今,没有熟人的饭店就是最清静的饭店。
  但是江帆很喜欢这里,因为他在北京工作期间,经常去这些国家和地区出差。也可能是习惯于趋附和服从,彭长宜这个人对吃没有讲究,什么都能对付,大不了碰上不喜欢吃的少吃就是了,所以对饭店他从不挑剔。
  彭长宜按照江帆的口味点了几道精致的烧烤,刚点完江帆就到了。彭长宜连忙站起,给他倒了一杯水。
  江帆说道:“点了吗?”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就您一人来了?”
  “嗯,咱弟兄间说点悄悄话,带别人来不方便。”
  “喝什么酒?”
  “一杯扎啤吧,下午四点开常委会。”
  彭长宜感到江帆的确是有话要说,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
  江帆喝了一口水说道:“长宜,高尔夫那排小洋楼到底是怎么回事?”

  彭长宜心里一动,他怎么知道了?这件事只有他和王家栋知道,其余谁都不知道,因为彭长宜也是在暗中秘密调查,他惊愕的看着江帆,脑子居然转不过弯了。
  江帆对他的愕然一点都不吃惊,就说道:“长宜,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必须把你掌握的最真实的情况告诉我。”江帆的口气听上去很温和,但却有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力量。
  既然他这样问,想必是他已经知道了该知道的一切,就说道:“这个……我也在关注着。”他用了关注而不是调查。
  “嗯,我知道,我们的谈话纯属弟兄之间,不参杂其它,我只想知道的更直接一些。”
  彭长宜知道再不说就不好了。事实上,从深圳回来后,小洋楼的事的确有些进展。那个女人的确是北城区去世的张主任的爱人,小洋楼的确跟她有关。
  那天,陈乐给彭长宜打电话,说是下午下班后过来,让彭长宜等他。彭长宜就想,陈乐找自己一般就是小洋楼的事,所以就直接说六点半在饭店见。他们约好了一家饭店后,彭长宜推掉了晚上所有的应酬,提前来到了饭店,点好菜,等着陈乐。陈乐也很快到了,彭长宜让服务员给他上了一杯冰镇扎啤,让他先解解渴。
  陈乐喝了几口啤酒后这才告诉了他掌握的一些情况。
  陈乐有个远房表妹,嫁给了张主任一个内侄,有一天这个表妹听说他在高尔夫小工地干活,而且还是个小头目,就特地找到他,跟他打听了许多这排楼的事,比如什么时候装修完毕,什么时候交工等等。陈乐就多了一个心眼,问她问这些干嘛,她说是帮人打听。陈乐便问是谁,她说是丈夫一个姑姑。由此陈乐便想到了那个总来工地的女人。后来才知道是张主任的家属。
  江帆听完后说道:“就这些?”
  “目前就这些。”

  江帆陷入了沉思,他说道:“你认为可能会涉及到什么范围?”
  “这个……”这个彭长宜的确不好说。
  江帆笑笑,点点头,说道:“明白,长宜,密切关注这件事,随时跟我沟通,能做到吗?”
  彭长宜没有理由拒绝,江帆并没有强迫他什么,而且话说的还很真诚,“您放心,我一直在关注着,有新的进展会及时跟您汇报。”
  江帆点点头,想说什么又收住了话头,最后想了想说道:“长宜,光关注不行,必要的时候可以展开调查,这里面的话我不便说,因为许多对于我来说也是雾里看花。”
  彭长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即便展开调查也是悄悄的,决不能用行政手段,因为名不正言不顺。那么也只有利用陈乐这张牌了。看来,小洋楼不光引起王家栋的注意,江帆也对其表示了浓厚的兴趣,那么,这个小洋楼到底会牵出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呐?
  不过彭长宜相信这样一句话:事非寻常既为妖。
  彭长宜感觉到的妖气,在常委会上江帆实实在在的也感觉到了。

  今天的常委会有两个议程,一个是安排部署下一阶段精神文明建设情况、创建全省精神文明建设示范城的工作,二是加快城区改造步伐,争取参加每年十月份的省新城杯大检查。这两项工作目前是揉在一起进行的,几乎都是樊文良在讲,然后就是江帆汇报了城区改造三个阶段的进展情况。两位主官说完,轮到大家发言也都是三言两语表示坚决支持和服从,这本来就是没有任何争议的工作,会上再次强调也无非就是进一步统一思想。其实大家是急不可耐的想进入下一个议程,研究讨论人事变动。

  常委会议室里的气氛立刻紧张了起来,尽管常委们装的极力镇静,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一次较大范围的人事调整,下边的每个干部都和这里在座的常委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每一次调干部都会牵动这里在座人的神经。一个干部仕途的发展,往往和这个会议室里的人多次关系运作的结果,有的时候还是交叉运作,任何一个环节跟不上,都会导致这名干部的仕途有可能停滞不前。
  要说轻松,还是江帆显得的相对轻松一些,尽管他贵为市长,但是他自认为还没有到要和他们去盘子里抢夺蛋糕的份儿,所以他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不动声色的在本上写着什么。
  其实,在樊文良宣布今天常委会有两个议题时,江帆就注意到张怀诧异的看了樊书记一眼,随后就又看了王家栋一眼,然后拿去杯子,揭开杯盖,想喝水,又盖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