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闭上了眼睛。这只玉镯他第一次看见,应该是昨晚跟江帆“置办行头”时买的吧。
  彭长宜努力不去想他们昨晚酒会的事,他尽管拒绝丁一的好感,但是他在内心里是十分喜爱她的,也可以说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细致清丽、文静优雅的她。只是,他还发现,有一个人比自己更有资格去喜欢她、去爱她,将来还有可能去娶她,所以,他不敢喜欢她。这到不是他彭长宜有多君子,也不是他彭长宜有多么的柳下惠,面对叶桐他都敢。对丁一,不是不敢,是不能。
  他知道丁一刚刚参加工作走上社会,对他有着一种很深的依赖,对,是依赖,不是依恋,他宁愿这么相信。他知道江帆对丁一的感情,这一点瞒不过善于察言观色的彭长宜的眼睛,他知道那是一种男人发自内心的感情,他从江帆的眼里看出了这种感情的存在,那是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眼神,这种眼神无论怎样掩饰,都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而且一天比一天升温。所以,从多方面讲,他彭长宜都不能。

  丁一紧紧捏着衣领的手松开了,露出了白皙无瑕的皮肤,娇嫩的如玫瑰花瓣的两片嘴唇蠕动了一下,头歪向另一侧,又睡了。
  彭长宜的心里动了一下,想起阆诸软软的她,想起那弥足珍贵的吻,他感到了心中一阵燥热,他赶紧转身,走到门口又回来了,拿起自己的一件衬衣,覆在了她的身上,他伸出手,很想用自己的大手摸摸那张雅致清丽的脸蛋,但是快接触到她的脸蛋时,他缩回了手,将她敞开的包的拉锁拉上,目光落到了那两只精致的礼盒上。她想让自己看,但是他坚持不看,他无法跟丁一说明为什么自己不想看,因为那是买给另一个男人的礼物,这个男人是横亘在他们中间的一块巨石,使彭长宜不敢走近丁一。

  彭长宜走进了樊文良的房间,樊文良正在打电话,那份传真文稿放在沙发扶手上,估计已经看完。
  彭长宜刚想走出去,樊文良冲他招了一下手,然后放下电话,拿起那份稿子,说道:“稿子我看了,站位就是比咱们高远,而且视野宽广,旁引博征,逻辑严谨,长宜,辛苦你了。”说着,把稿子递给了彭长宜。
  彭长宜心里一阵激动,他赶紧陪着笑说道:“我不辛苦,这些都是您原有的理念,别人做的只不过是把您的观点升华了一下,不过这个金铭祖的确的理论大家,前些日子省委书记那篇发表在《求实》上的文章,据说就是出自他的手笔。”彭长宜适时的吹捧了一下金铭祖。
  “是啊,领导人哪有时间摆弄这些,全靠身边的人去挖掘整理呢。”
  彭长宜心里一阵高兴,他听出了樊文良的确很满意自己这次的“辛苦”。本来他彭长宜做这些事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的意味,试想,市委办那么多笔杆子,再怎么着也轮不到他一个乡镇级的副书记做这事?如果不是有靳老师和叶桐这样一个机会,他想给书记脸上抹粉都够不着呢?
  “如果您没别的意见,我还传回去,接下来他们就要安排版面发表。省报专门开了一个专栏,是县市级领导理论园地,我想争取一下,咱们要是能第一个发表就好了。”彭长宜知道许多话不宜说的太肉麻,点到为止,因为樊文良不是等闲之辈,他是个很有韬略很有思想而且非常具有领导能力的人,有些话说多了反而显得不真实。
  樊文良喜在心里,却不动声色的说道:“你的那个老师是不是戴秘书长的老伴儿?”
  “嗯,是的。”
  “喜欢考古?”
  “呵呵,是的,自己自费出了好几本书了,考古考穷了。”

  “有机会咱们帮帮他,许多人的研究成果都被挡在了市场经济的门槛外,搞研究本身就有投入,再让他自费出书的确是难,不穷才怪呢?”
  “谢谢樊书记的体谅,回头我跟老师说。”
  彭长宜没回自己的房间,他知道丁一这两天就像一个小媳妇一样跟在高铁燕的后面,成了她的搬运工,知道她累了,就来到赵秘书的房间,给叶桐拨了电话,没想到叶桐居然还等在单位,彭长宜心里一阵感激,连忙表示感谢。
  叶桐以为他身边没人,就嗲声嗲气的说道:“虚情假意,说,怎么感谢我?”
  彭长宜看了一眼赵秘书,见那个书呆子正在看着他,就说道:“哦,是这样,我们领导非常满意,一个字都没改,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那当然了,你们领导怎么能改金教授的稿子…..”
  “哦,是这样,叶记者,您看能不能安排亢州打头阵啊?那样的话就太感谢了!”
  叶桐在那边小声的说道:“姓彭的,你到底是人还是鬼,鬼鬼祟祟的搞什么?”

  “呵呵,一定,您来亢州一定陪您多喝几杯。”
  叶桐见他答非所问,知道他说话不方便,就小声说道:“我可不喜欢嘴巴甜的男人,到时我去了你别又溜了就行。”
  “长宜不敢,长宜恭候您大驾光临。”
  叶桐哭笑不得,没办法,这个男人尽管位卑人轻,但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那天在哄抢现场他表现出来的果断和霸气,叶桐就看出这个人将来必有一番作为,也使高傲的她越来越强烈的爱上了彭长宜,甘心为他做任何事。本来想跟他再诉诉相思之苦,但是显然彭长宜说话不方便,两情若是长久时,不在这一会儿半儿会。她想了想也正经的说道:“我去不难,只要你们那里有可挖掘的素材。”

  彭长宜心想她终于明白了,就说道:“那好,回头我琢磨琢磨,把我们的亮点向您全面展示一番,到时邀请媒体来‘曝光’。”
  “哈哈,邀请我们去曝光?估计你的政治生命到头了。好了,不跟你贫了,吻你。”说着,小声的冲话筒“啵”了一下。
  挂上电话,赵秘书推了推眼镜,故作呆住的说道:“佩服,太佩服了,原来真正的采花大盗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彭书记,高,实在是高!”
  彭长宜笑了,说道:“城市里的女孩子喜欢被捧,我只不过是投其所好了一把,谁让咱们用着人家了。”
  赵秘书摇摇头,说道:“不止。”

  “什么不止,难道跟她还能有别的?你就别往我脸上贴金了。”说着刚要往出走,就听到走廊里传来高铁燕的声音:
  “这个小丁怎么回事,还不回来,别走丢了……”
  旁边有人笑着说道:“怎么会丢,她鼻子底下有嘴,你是不是一会不见她就感觉没人使唤?”说这话的是崔慈。
  “瞧你说的,我好像成了黄世仁的妈了?”
  崔慈一阵笑声。
  彭长宜没好立刻出去,因为他不知该不该告诉丁一早就回来了正在他房间睡觉呢。所以只能装作不知,继续跟赵秘书逗闷子,他笑着说道:“你一人躲在屋里看书,也不过去问安,非得有事让领导叫?”

  “你听见领导叫过我几次?”
  彭长宜想想还真是没听见樊文良叫过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