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来到对面街上的一家港式茶餐厅,丁一点了一份台湾珍珠奶茶和一份烤鱼蛋。江帆要了一份肠粉和一份潮州小笼包。吃着吃着丁一说道:“今天晚上是警花单位做东请客的,他们怎么都出来吃了?”
  江帆笑了一下,说道:“你不是也去参加酒会了吗?为什么也坐在这儿吃东西?”

  丁一想了想,忽然又说道:“市长,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哦,什么秘密?”
  “雷夫人来的时候,她的包是瘪的,等他先生发表祝酒词的时候,我发现她的包鼓起来了,而且是鼓鼓的。”
  “哈哈。”江帆不由笑出声,说道:“你小脑袋瓜里都装的什么啊?”
  丁一也笑了。

  他们出来后,丁一摸着肚子说道:“呵呵,终于我的肚子也鼓起来了。”
  江帆瞪大了眼睛,没敢看她的肚子,就说道:“女孩子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丁一听后,也意识到了什么,说道:“我发现咱们机关就是比学校复杂多了,很多无心的话都能说出许多门道。”
  “那当然了,机关机关,就是机关多。诶,对了,我听说你对眼下的岗位不太满意,是这样吗?”
  “是听科长说的吧?我不是对工作岗位不满意,是对自己不满意,我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想过换换吗?”
  丁一知道,凭她和科长以及市长的关系,可能换个岗位不会太难,但是,如果给高市长当不好秘书,在机关就不会有什么好的岗位了,就凭高铁燕,她是不会让你在机关呆的舒心的。这一点从她跟樊书记要丁一时就被丁一注意到了,科长手部长都阻止不了,何况别人乎?除非出了机关。
  这个问题她最近想过,她想跟彭长宜说过,但是彭长宜总是批评她,说她做的这不够那不够的,她就认为可能真的是自己不够,所以说道:“是我做的不好,不是工作不好,也许适应了就好了。”

  江帆没再说话,他很喜欢丁一这种性格,善解人意不说,什么事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总认为自己不够好。其实江帆早就觉得丁一跟高铁燕不合适,甚至丁一在机关就不合适,机关不适合她,从政更不适合她。他停住脚步,站在丁一的面前,把手搭在她的肩膀,说道:“丁一,我能要求你做件事吗?”
  丁一不知道市长要说什么,就点点头。
  “以后工作上遇到麻烦,如果你不见外的话,想着找我。”
  丁一很感动,她拉过市长的右手,使劲握了一下,说道:“谢谢您,市长。”
  江帆也很冲动,他恨不得再次把她抱进怀里,但是他压抑住了自己的欲望,他知道这是个冰清玉洁的女孩,他不想吓着她,吓跑了她,他在心里暗暗的发誓,这个女孩的将来他江帆要定了。所以,他要认真跟丁一相处,认真的发展跟她的关系。想到这里,他就为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内疚,他说道:“丁一,你真是个好女孩,刚才,对不起了。”
  丁一高兴的拍了一下巴掌,说道:“哈哈,幸亏我刚才比较老练,没有陶醉得找不着北的地步,不然你这么一说,我该会有多么的尴尬。”

  “哈哈哈。”江帆控制不住的大笑,惹得旁人都对他们侧目。笑毕,他说道:“这个笑话可不能跟别人讲,只能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懂吗?”
  进了宾馆大门,他们到前台拿了出租车师傅送回了衣物,江帆小声跟她说:“我们去那边的电梯。”
  丁一知道市长不想让其它的人知道自己来了深圳,就点点头,他们没有用大厅的电梯,而是去了最里头的小电梯。很快,丁一房间的楼层到了,她说了声:“市长,谢谢你,让我在深圳经历了这么一个难忘的夜晚。”
  江帆也说道:“谢谢你,小鹿。”
  丁一听他又在叫自己小鹿,就冲他粲然一笑,走出楼梯。
  那一刻,江帆真想拉住她,直接上自己的房间,可那只是内心冲动的想想,是万万做不得的。他是绝不会这么对待这个女孩子的,也绝不会拿自己的仕途开玩笑,要知道,头上的紧箍咒还在。他有时就会想到周林,他当初凭什么就那么敢说敢做,硬生生的把宾馆服务员的肚子搞大?
  而眼下对江帆来说,仕途安全是他要考虑的第一因素,只有仕途安全了,他才有机会去追求别的,否则一切都会变得虚无,即便对他一见钟情的丁一,也只能叫声“小鹿”,在异地他乡轻描淡写的抱一抱她,他认为今天的举动就已经很放肆了,回去是绝对不敢的。
  回到房间后,他给孟客打了电话,因为孟客呼他最后一遍是在办公室。很快孟客就接通了。

  孟客到很像那么回事,自己出来两个晚上,他每天都会打电话给他,向他通报一些家里的情况。他说张市长今天又开会了,是城市建设会议,也没什么特别的主题,就是强调了一下城市管网建设问题和旧城改造的问题。
  江帆不记得他头走的时候安排了这个会,那还是很早以前议论的话题。江帆来深圳只有孟客知道,他如实跟孟客说了是雷总嫁女的事,并且让他看了请柬。他之所以把理由摆足,完全是做给孟客后面那个人看的。
  上次去锦安开会,翟书记就说道:“跟文良书记配合的不错,好好干。”当时他就觉得这话不是完全褒奖,总是有些意味。
  樊文良头去深圳的时候,就跟他说,如果有时间就在深圳见一面,如果没时间就算了。他意识到可能会是人事调整的事,他是必须要见的,因为他也有自己的私心,这个私心到不是他要提拨什么人,而是要动什么人。目前的江帆,不想亲自提拔谁,但是想要什么人挪动一下的心思始终都有,这个人就是苏乾。
  苏乾就如同张怀的一只臂膀,在许多问题上他们都是一个鼻孔出气,自从上次那件事发生后,尽管苏乾走程序一般的到他的办公室道歉,江帆心里的阴影始终抹不掉。可能一次汇报会不算什么,但是假如是一次很重要的会议呢,甚至是其他别的什么?他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容忍对手这般无礼。他也在等待机会。

  他知道张怀做的是什么梦,他想让自己变成第二个周林,好取而代之。总是有这样一些人,一厢情愿的为自己着想,一旦对某个位置盯的时间长了,就认为那个位置应该是自己的,得不到的时候就会心生妒忌,有的时候还会跟饿极了的野兽一样,不计后果,先把你拉下来再说,把你拉下来了他才有机会。
  莎士比亚说过:这个世界就是有几个无名之辈演出的名剧,很多时候,刚刚出场的新手会做出让人瞠目结舌的壮举来。所以,适时的对这些人进行一下警告也是必须的,否则真把老虎当成病猫了。
  他跟孟客说老雷太热情了,今天被他的那帮人灌惨了,还故意装出大舌头的样子。孟客说那就早点休息吧,就挂了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