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7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桃桃知道杨秀峰的意思,只是再次将他的胳膊搂了搂,身体一动,两人的接触点也就有摩擦,感觉自然就有。也不知道是不是桃桃故意这样,却听她说“秀峰,知道你是真的好人,也知道你和滕哥的兄弟关系。我才舍得将你推给于萍的,不是便宜她吗,嘻嘻。”
  杨秀峰自然不会接话过来。
  “刚才于萍被我们审出来了,你们的事都给榨出来。你好厉害啊,便宜那死妮子。”桃桃就像说一件毫不相干的事一般,杨秀峰对她这种也是有所知的,平时说话也都是这样子,不怎么分场合。
  “秀峰,知道刚才我们在房间里说什么吗。”桃桃没有等他回话,又说,“我和田姐说不能够这样便宜于萍一个,准备找时间要和她合用的。”桃桃说着故意看向杨秀峰,首页楼得更紧了,就有些示威的意思。

  当真疯了。三女在一起说这样的胡话倒是有可能的,平时斗嘴里,也会有类似的言语从桃桃和田姐嘴里说出来,比如说要和田姐两人换着男人用一用等,大家也都没有顾忌。只是像今天终于桃桃私下对杨秀峰说这些,就有些过火了。和滕兆海之间的关系,桃桃也知道的,就让杨秀峰更加无法理解。
  “是不是很疯?”桃桃见杨秀峰一直不说话,轻声问。
  “是很疯。”
  “秀峰,我们知道你和滕哥是兄弟,你平时也叫我嫂子的。可像我们这样的,大家在一起也就是图个乐子,哪有什么多深的感情?你说是不是。”
  “…………”杨秀峰自然知道,情人之间更多的是享受身体,享受自己所需要的那种发泄,说到情感自然各有各的原因,会有诸多的情况。像他和李秀梅之间,情感却是有的,至少对两人之间很信任。滕兆海对于桃桃看着也是很关注的,杨秀峰不会问这些,也更少在滕兆海面前说到桃桃。就怕滕兆海心里有什么想法,以为自己将救桃桃的事总放在心里又总提醒着滕兆海,那就会让他对自己有看法的。

  “你是还不知道吧,之前我就是胡丹从头手里转给滕哥的,胡丹将为介绍给滕哥后,才和田姐。”桃桃说,杨秀峰才是才知道,胡丹将桃桃送给滕兆海,只怕就是为此才进入圈子里的,至少有很大的因素吧。从桃桃这里看,她也是一个清醒着的人。
  “桃桃……”杨秀峰不知道要说什么,这种事外人也不能够说的。
  “男人还不都这样?我也不会怪胡丹,是我自己也愿意的。想我们这样的身份,玩几年还不就被男人丢开了?倒是你,一直不肯要于萍,是不是怕担什么责任?我觉得是你怕伤害了她,才让人对她妒忌啊,怎么会有那么好的运气。”
  “滕哥也很重情义的。”杨秀峰说。
  “我知道。可见了更好的,我闻一闻都不成吗。”桃桃说着故意凑过来在杨秀峰身上闻着,杨秀峰知道桃桃和滕兆海之间的事后,对彼此的关系就看得淡一些,当然不会去招惹桃桃,毕竟她是滕兆海的女人。“男人重情义,一百个都选不出一个来,还不都是见一个想要一个,哪有到头的日子?”
  “好了,嫂子,我们不说这些。”杨秀峰说。
  “不说就不说,等哪次知道于萍单独见你时,我和田姐来找你麻烦。”桃桃说得轻松,杨秀峰不由地有些紧张和做难,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说真话。滕兆海要是真的这些,两人今后就很难相处。
  杨秀峰往前走不远就打道往回走,桃桃一直就这样依靠着不肯离开,淡淡的幽香钻入鼻里,倒是不会激发多少欲念来,之前才和于萍狠拼过,浑身都还酸软。折回走,离他们那栋房子还有二三十米,拐角就会见到大门口。桃桃突然站下不动,杨秀峰不知道她又要玩说,却不敢问,就怕她要求要吻她之类的事。

  “还不想就回去,陪我站一站好不好?”桃桃央求着,有些撒娇。
  “再不去夜宵就给他们消灭了,饿肚子的事可要不得。”杨秀峰找理由说。
  “于萍肯定会帮你留着的,秀峰,她对你会很用心的。不信你叫她再帮你约两个妹子一起玩,都会帮你去找的。”桃桃说,杨秀峰也弄不清楚是不是还在暗示之前说的合用问题。不过对于萍的认识也就更多一些,不敢再磨蹭,到不会担心滕兆海有什么想法,就怕桃桃越闹越过分,今后就难以收拾。
  “你知不知道,有次滕哥和胡丹两人夜起时就故意走错房间,我和田姐两人都知道,只是都得装着。你也不用太将这些事放在心上。”桃桃说。在一些网站里,杨秀峰自然见过一些人胡闹,偶尔也会听一些男人吹嘘,说过几男几女在一个房间里通夜混闹的事。但更多的都是到夜店里才做这些事的,而像情人之间,杨秀峰觉得还是不可接受。之前就一直担心钱维扬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要真想要李秀梅,两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自处,有多少决心来拒绝这样的事,当真没有想透。

  对桃桃说的话,就像没有听进耳里一般,杨秀峰往房子大门走,桃桃也就不再多说,等拐角过了才放开杨秀峰的胳膊,将自己的衣整理好。
  回到房子里,于萍果然帮杨秀峰留下不少夜宵吃物,见他进门后站起来迎着拉到她的位子去,桃桃直接扑进滕兆海的怀里。吃过夜宵,又说了一会话,三家人也就各回房间里。休息这一段,大家也就恢复了些精神和体力。
  回到房间里,于萍帮杨秀峰将衣服解了,将床整理好,却在床下环抱着杨秀峰的腰。包得很紧,可知道她心里的情绪。杨秀峰低头亲吻着她的额头发际,却让她更受到感染。上到床上,钻进被窝里于萍都还穿着整齐。杨秀峰熟练地将衣往上推,于萍也不拦阻,说“太多了伤身子。”
  杨秀峰知道自己的情况,吻着于萍,先将她剥净。她倒是不再多说,配合着杨秀峰两人也就很快,等杨秀峰进到身子里折腾一阵歇下来。就这样抱拥着说话。
  对于杨秀峰和桃桃两人外出一阵,于萍总是很好奇的,只是先一直不问,这时就忍不住,说“老公,桃桃姐跟你说什么。”

  “她跟你说什么就跟我说什么。”杨秀峰说,手不停捏住一颗显得小的**。
  “啊——”于萍惊呼一声,不知道是不是桃桃真给杨秀峰说了她们之间的私密话,这些话又当不得真。
  “你们说什么了。”杨秀峰说。
  “桃桃不是跟你说了吗。”

  “我要听你说,听自己老婆说才是真话。”
  于萍犹豫起来,杨冲锋就发起一阵冲击。于萍等他弄一会才说“桃桃和田姐知道你很强,就很羡慕,她们……她们想来分……分享。”
  “疯了。”杨秀峰说,心里知道桃桃是真有那新,也知道于萍这边有机会帮自己做成之前就想的那件事。
  钱维扬给自己的三宗工程已经有两宗安排妥当,无论是金平存还是滕兆海等,都为得到这样的工程项目而欢喜不已。
  从柳水县回来,杨秀峰当即和邢静联系。在电话里两人倒是没有说题外话,邢静那边已经联系了三个人,而杨秀峰这边也将唐佳佳和周勇敲定下来。七个人作为一个今后的利益同盟,规模不大,这时要操作起来也便于掌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