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6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着心急切起来,又羞涩起来,却没有听进桃桃与杨秀峰直接的斗嘴。滕兆海坐在副驾驶座上,回手和桃桃的手握在一起,倒是显得情浓意切。
  “滕哥是最热心的人了,嫂子,你说是不是?”
  “那是。秀峰啊,你在这方面可要跟你滕哥学学。男人在外面找女人就再正常不过,彼此愿意双方开心,怎么玩都不过份的。看你将我们姐妹一直冷落的,让我心里就不好受。”桃桃自然想杨秀峰将于萍吃下。大家在一起玩着才叫开心,话题也才说到一起。姐妹一场,给于萍接受这样一个帅哥,帅哥却没有做出实质行动事来,让几个人心里都存着想法。
  于萍见桃桃说的露骨,伸手要去掐她,桃桃的手给滕兆海握住无法回手防护回击,只得娇声笑道,“秀峰,快叫住你女人,她现在是认男人不认姐妹了的。”两人更是闹起来,等桃桃的手挣开后,两女在后排闹成一团。
  跟在胡丹的车后,出县城不远,见有一处灯光房舍。车进到里面,见房舍是仿古建设的。走进里面,见房舍重重叠叠,倒是很不错的楼群。
  进到一处房子里,犹如农村单家独户一般。有客厅,有厢房。客厅里已经摆好桌,菜也上好了。六个人进里面后,将外面大忙一关,那就是谁也看不到的单独空间。
  “这里在周围都很有名声,安全又清静。滕大,还满意吧。”
  “早就听说这么一个好地方了,开业虽不久,但名号就响亮起来了。”滕兆海说,这里杨秀峰自然也听说,开业还不到三个月,不用广告,知道的人却很多了。
  坐下后,六个人各自成一方。田姐是这次的女主人,站起来为大家斟酒。自然先给滕兆海,桃桃帮他接了,滕兆海要给杨秀峰先。杨秀峰哪里肯?田姐将第二杯递过来,于萍接着,桃桃就说,“田姐,先给于萍,让她和秀峰俩先喝个交杯酒。要不,这酒我们都不喝了。”桃桃说着就看向滕兆海,滕兆海手落在桃桃的大腿上抚摸摩挲着,自然心痒痒地,附和着桃桃。
  田姐就将一杯递过来,说“桃桃很少说话的,这次也是看不过去。秀峰总的对我们的大美女有所表示才是,总不能让美女空等。”
  于萍虽不说话,接过那杯酒,矜持而羞涩地,不敢正面看着杨秀峰。
  放开心怀,杨秀峰觉得自己还真是像着魔一般。
  之前只有李秀梅一个,一个月里偶尔约会一次,品尝着女人的滋味,也享受着感情的滋润。和李秀梅那是说爱情也不算是爱情,说单纯为**也不算,就这样很默契有彼此很关心对方的一种存在,每一次偷偷摸摸地见面,都会将以最大的热情,把彼此之间的情感和**发泄一空才算满足。那时候,就算江海等人不论怎么样劝说启发,都不肯找别的女人,也不单为廖佩娟的威压及岳父廖昌海的权势。

  心里就有一道坎,这道坎感觉到很高,而自己又有李秀梅在身边,就觉得异常的满足了。
  可结识了滕兆海等人之后,慢慢结识了这些从前眼中的权势人物后,很多的事也就慢慢潜移默化,一点点地改变了。虽说在场所里和小姐们相处时,杨秀峰总是尽量控制自己,但心里渐渐地没有了明晰的那道线了。对朋友们的胡闹,也觉得就是那么一回事,不必要对这些太当真。
  滕兆海和桃桃之间的事,杨秀峰觉得很好理解,蒋继成与城北每个场所里的小姐们之间那种随意,也很好理解。如今,对自己所遇的女人,只要稍有姿色心里不免要从那方面来打量一番品评一番。最初他还没有意识到,但后来察觉了,心里对李秀梅等也是有着愧疚的。
  几次没有将于萍给吃下,也不是她就没有李秀梅貌美动人,于萍在相貌上还真比李秀梅要逊色一分,但她却有着另一种文质之气,和李秀梅是一种不完全的一类人。

  自从陪钱维扬两三次胡闹之后,对这些就觉得看开了很多,从某种角度说,人生也就这么回事。什么才是真正的底线?之前曾很自以为荣的事,现在感觉到那不过是没有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而已。
  和邢静之间的关系,可说是一种需要,又是对自己的一种解脱。与邢静之间有利益同盟,这是从长远看来的用这样的方式将两人之间的那种隔阂消除掉,而且,邢静也就会权利支持自己,这一直都是杨秀峰心里的想法。但敞开心思与邢静方式这样的事,也是当时在那样的氛围里,心放开了才会发生这样的事的。
  事后,杨秀峰没有多少想法,连下次和邢静相处是不是要继续保持这种**关系都没有细致去想,感觉已经淡多了。两人今后见面,机会恰当自然会做一做的,邢静服侍男人的本事还真是不错。
  这次到柳水县来,已经是反复思虑过了的事。也可说是杨秀峰一力促成滕兆海到这边来,这时见于萍半推半就,也很想解决两人之间的问题,将那层隔膜撕掉。杨秀峰自然要保持之前的那种姿态,不能够变化太大,让人在心里感到突兀。
  手里的酒杯拿着,站立起来,却看向桃桃,就像要跟她求救似的,又像要他松口改主意。杨秀峰虽然没有说话,但他心里有什么想法大家都看得清楚。滕兆海和胡丹两人都不说话,桃桃和田姐都站出来干预了,男人就不能再添柴加火。

  “看我干什么,又不是和我喝。”桃桃笑着说。
  “没有喝过,不知道要怎么喝。”
  “装什么纯洁哦,到酒楼里也不知道搂过多少小姐喝过,现在却来装。”桃桃话不饶人,说着也白领滕兆海一眼。对男人们在外面怎么玩,桃桃她们心里明白,虽说心中不爽却也不好过多干预,自己也就是一个情人的角色而已。
  “冤枉好人了。”杨秀峰说。“不信你问滕大。”
  “男人都一样的坏。”桃桃说,也不会因为滕兆海平时有应酬而记在心里。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杨秀峰说,说这句话时,心里也就有个奇异的想法。女人都是感性的,只要两句甜言蜜语,就会将一切都忘记,以为面前这人才是最好的。可却没有想过,那些精于说甜言蜜语的男人,也不知道在多少女人面前练习过,才会说得这样让女人动心的。
  男人的坏,也是女人纵容后才这样的。是那些自以为聪慧自以为做浪漫的女人惯坏的。但从另一个角度说来,女人不这样,她们又哪来生活的丰富多彩?想来想去,都没有对错。
  “不要扯开话题,美女在等着你呢。一个男人都没有女人有胆气,可见也是个无情的人。”桃桃再次将话题拉回来,又将杨秀峰逼住。
  杨秀峰见时机差不多了,就看看滕兆海等人后,才看向于萍。于萍显得很有耐心,脸羞红着静静地等待,那双显得清亮的眼,不是正正地看着杨秀峰,但余光却将他所有动作都看在眼里。对杨秀峰的做法,于萍还是很欣慰的,这样的男人至少不是那种饿狼似的,见女人就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