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724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闲职,还想来竞争一下,这不是开玩笑么?
  秦邵呵呵笑道:“因为之前犯了错误,所以才到了政协,但他的级别可是正儿八经的副部。孟家在黑省虽然不显山露水,可也是一个隐藏家族。想往上蹦一蹦,也是正常的。”
  我噢了一声。
  秦邵继续道:“而孟家,和你的生意息息相关。”
  “什么?”
  我微微一愣。
  马蛋,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多的人物,我都不知道?
  我感觉到,温海洋这是给了我一个烫手山芋啊。

  第496章:危险
  这个时候,婚礼已经进行到了最热闹的时候。
  外面热火朝天,可能是因为蒋思琪,楚可儿,以及一些和翟羽关系不错的艺人的到来,更是让这个婚礼,变得无比高大上起来。
  苏娜这次没有来,现在孩子为大,她的事业心明显受到了影响。

  “孟家在黑省,涉猎最多的,是石油。”
  秦邵淡淡说道。
  我心里微微一惊。
  能掌控石油的家族,那肯定会不简单。关键是因为r2武器系统的原因,也会对石油有一些需求。本来我也没怎么当回事儿,这件事情让马波去操作就好。但庆市油田多么出名,如果这边有的话,我们又何必舍近求远?
  “还有呢?”

  我苦笑一声。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孟家,让我真的很难拒绝。
  秦邵看着我的样子,幸灾乐祸道:“现在知道为难了吧?第二个,说出来更吓你一跳。是关宏的二伯,现在是大连的工商联主席,兼统战部部长。”
  我艹!

  我有些懵逼地看着他:“他一个大连的,来哈市参合什么?”
  秦邵笑得拍起了大腿:“这就是我在想的问题啊。你特么问我,我去问谁啊。”
  我一脸铁青。
  秦邵这才辛辛苦苦收起自己的笑容,一脸怜悯地看着我:“哈哈,第三个,就是唐剑。现任哈市工商银行总行的行长,兼黑省彩票监管部门的负责人!唐剑是这三个人里,最年轻有为的。他今年才刚刚四十,你也知道,彩票监管部门,都是由国家财政部直接控制的。呵呵……”
  秦邵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现在的头皮,已经开始痒痒了。
  艾玛。
  我真的被吓了一跳。
  就这三个人,已经够我头疼的了!
  这几天我不愿意去想这件事情,就是怕有些事情太过复杂。哈市的势力交错,本来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温海洋这个狡猾的狐狸,这个时候我才看出来他特么就不怀好意啊!

  因为他刚刚上任黑省的当家人,所以一时间也很难取舍这其中的利益纠葛。
  但你觉得我特么一个不是政坛的人,能决定什么?
  这不是把我放在烧烤架上烤么?
  这三个人……
  一个是石油大亨,是我急需寻找的合作伙伴。一个是关宏的叔叔,好吧,滕老明摆着要和关家联姻,寻求政治上的突破了,让我怎么办?最后一个……
  我的天。
  我没想到会是唐剑!
  甄桃的丈夫!
  而且我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是国家财政部,负责监管黑省彩票的领导。
  这尼玛真的搞笑了。
  哪个都和我息息相关。
  我要是选择唐剑的话,在感情上,帮助了甄桃一把,又可以在黑省,开展我的彩票事业……
  我真的很难取舍。
  我幽怨地白了秦邵一眼:“你真特么讨厌,存心来给我添堵的。”

  秦邵却是哈哈大笑:“我是来跟你说清楚其中的利弊的。”
  我深深吸了口气:“那我拒绝了谁,谁会报复我?”
  秦邵笑道:“你说呢?”
  我拍了一下脑门:“是孟家!”
  秦邵点了点头:“关宏的叔叔关书武,毕竟在这里没有根基,只要你不在商场上达到他们那种高度,他们想报复你都没有可能。”
  “唐剑更不是本地人,迟早是要调回京城的。”

  “只有孟家,根深蒂固,而且孟凡森对这次的机会是虎视眈眈!”
  秦邵认真看着我。
  我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你的建议呢?”
  沉默了一会儿,抽完一根烟,我才看着秦邵问道。
  秦邵摸了一把自己帅气的板寸头,嘿嘿笑道:“我爹就是担心你在这件事情上为难,所以让我回来跟你玩几天。”

  我一愣,心中忍不住流过一股暖流:“秦司令是怎么知道我不会选择孟家的?”
  秦邵道:“因为温海洋就不愿意选择孟家。像温海洋这种草根起来的高官,自然是最看不惯这种门阀的。切,典型的草根心理,实际上他一上台,温家也会发展成一个门阀。所以他才把这个烫手山芋,甩给了你。这一手玩得好啊,谁都不得罪。”
  我苦笑道:“温海洋有没有想过,我要是不接招,他也没有办法啊。毕竟我又不是官场中人。”
  秦邵淡淡看着我:“但你确实已经能在暗中影响一些什么。你别忘了,滕老因为你出山,周昌因为你隐退,我们秦家又因为你差点放弃原则。温海洋是你被动推上去的,鬼爷又是黑道的老大。现如今,整个黑省,能有几个人和你相比?”

  “那孟家还好报复我?”
  我自嘲一笑。
  秦邵道:“明面上的报复,肯定是不可能。但暗中给你找点麻烦,还是可以的。”
  我很头疼。

  因为明面上的,我还真是不怕。但是暗地里的,我就有点力有未逮了。京城那边还得发展,最近我还得跑一趟晋省。真特么的有点蛋疼。
  我一个无根无萍的人,却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这种高度。
  “这应该就是刘总了吧?”
  我和秦邵刚从酒店的二楼走下来,下面依然很热闹。楼梯上,已经有人笑呵呵看着我们。

  来人将近五十岁,气度不凡,一看就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子弟。他先是礼貌地看了我一眼,才把眼睛转向秦邵。
  “孟家的孟凡森。”
  秦邵故意冲着我挤了一下眼睛。
  我心里苦笑一声,但脸上还是做出礼貌的笑容,冲着来人握了握手:“久仰大名。”
  孟凡森哈哈大笑:“哪有什么大名,倒是刘总最近掀起一番风雨,让我这种赋闲很久的人,都有些热血沸腾啊。”
  我心中暗叫厉害。

  果然大家族出来的人,说话之中,都带着一种暗示。
  这话明明就是在说,他感觉自己还可以蹦跶几年,想出来活动活动。
  “那希望有机会和孟叔合作。”
  我笑着打了一个哈哈。
  孟凡森笑呵呵看着我:“刘总年年轻轻走到现在的高度,果然是一个滴水不漏的人。”
  这话听得我微微皱眉。
  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明显表态,让您恼羞成怒了?
  说我滴水不漏,是在嘲讽我阳奉阴违?
  我哑然失笑道:“最近只喜欢老婆孩子热炕头,实在没有心思想其他事情,真的抱歉。”

  孟凡森微微一愣,紧跟着又哈哈大笑:“好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这倒是人生之中最美好的事情。我这几年也一直在想,在这如履薄冰的官场上,真的是有些累。但最后,我还是悟出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我配合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