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8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夜风拂在脸上还很凉,可心是热的,灼热灼热。她的笑声,犹如小时候女同学家门口挂的那串风铃,风一过,就叮铃铃的响,清脆悦耳,让人心情愉悦。
  第二天,梁健比平常晚了二十分钟起床,到单位的时候,八点半还差几分钟,上班以来最晚的一天了。
  刚进门没一会儿,茶还没泡开,桌上的电话机叮铃铃的响了。梁健放下茶杯,走过去接起电话。
  “梁健,你过来一趟。”甄东文的声音在电话里,听着似乎有那么点烦躁。说完,他就砰地一声挂了。
  梁健放下电话,皱起眉头,想着这是什么情况。想了一会,没理出什么头绪来,只好先不想了,拿上笔和本子,就往甄东文办公室赶。
  到门外,门虚掩着。梁健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
  甄东文抬头看了梁健一眼,抬手指了下桌前的椅子,示意梁健坐。梁健走过去坐下后,问:“甄局长,您找我什么事?”
  甄东文没理会,等了三四分钟左后,甄东文放下手里的手机,才正式抬头看着梁健,然后道:“嘉利那边你去看了,怎么样?”

  梁健打量了一下甄东文的神色,看不出什么,但之前在电话里,他的语气中确实有烦躁的情绪。梁健斟酌了一下,回答:“嘉利那边今天还得去一趟,才能下结论。”
  甄东文一听,就道:“今天不用去了。”
  梁健怔了一下,问:“为什么?”
  甄东文看了他一眼,道:“没为什么。不用去了,就是不用去了。这样吧,你就昨天的视察情况,写一篇报告交给我就行了。”
  梁健皱起了眉头,道:“甄局长不让我去,总得要给我个理由吧。”

  甄东文一听这话,顿时皱起了眉头,平静的脸上也露出了烦躁的神色,道:“什么理由?我让你不用去了,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
  梁健不说话了。他沉默了一会,道:“既然甄局长发话了,我自然要听的。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说完,他站起来就转身往门口走。
  刚迈出脚步,甄东文喊住了他:“梁健,你等等。”
  “甄局长,还有事吗?”梁健转过头看着他。
  甄东文看着他,再次说道:“记住,把报告写好,明天交给我。”
  “我刚说过了,昨天没什么好写的。”梁健回答。
  “你去了就有东西可以写!总之,我明天早上要见到你的报告。”甄东文声音都大了起来,烦躁地朝他吼道。

  梁健抿着嘴,看了他一会,扭过身出去了。
  走出甄东文办公室,梁健原本的愉悦心情彻底地被甄东文破坏掉了。好一会儿,他才重新平静下来。
  略一思索后,梁健找到了昨天和他同去的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位,将甄东文交给他的写报告的事情交给他。
  这人倒也没不情愿。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梁健开始想,甄东文这一出,又是闹的什么?
  仔细想想,昨天那个嘉利的负责人梅经理梅陇信誓旦旦地跟他保证,今天就可以去看那个污水处理系统。而今天一大早,甄东文就告诉他不用去了。
  这其中,不会是有什么关联吧?
  梁健想到这里,心里便咯噔一下,一下子就锃亮起来。

  看来,嘉利昨天晚上应该下了不少功夫了。只不过,到底这功夫是下在甄东文身上了,还是下在更上层的人身上,这一点就不太好说。
  想明白之后,梁健坐在椅子上,将自己心底的那点不舒服给压了下去。这件事,暂时看,也只能是这样了。嘉利那边经过这件事,肯定也会有所收敛的。既然甄东文不想让他再插手,那他就没必要插手了。不过,那个报告的事情,他得要注意一点,免得以后嘉利这个事再被人追究起来,然后再牵扯到自己头上。
  第二天早上,那位同志将报告拿来给梁健,梁健接过后,就让他先出去了。他一走,梁健将报告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只从报告本身来看,报告写得不错,都可以拿到会上去读,可关键是,这报告跟前天的实际完全不相符。
  梁健又将报告根据那天的时机情况修改了一通,在文中重点提出了嘉利关于污染处理的两大问题。然后,才将这份报告重新拿去给了甄东文。
  431输赢难论
  甄东文一拿到文件就说:“不是让你一早就拿来,怎么现在才拿过来。”
  梁健回答:“那天确实没什么好写,想内容花了点时间。”
  甄东文不说话了,拿起文件翻了一会后,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将报告往桌子上一拍,朝梁健吼道:“梁健,你是不是成心跟我过不去?”
  “甄局长,我不懂你的意思。”梁健看着他,回答。

  甄东文抬手拍了拍那份报告,道:“你不懂?你自己报告里写了什么,你不清楚?”
  “我只是如实汇报而已。”梁健再次回答。
  甄东文气得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双手抓住那份报告就揉成了一团,抬手就要往梁健脸上砸,可出手的一瞬间,他忽然又改变方向,砸到了一旁的地上。
  “行了,你出去吧。报告不用你写了。”甄东文说完,就朝梁健挥手,示意梁健赶紧走。梁健自然不想多留,立即就出去了。
  梁健走后没多久,甄东文又亲自带人去了一趟嘉利,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半夜了。
  后来,据说嘉利和渔民各出二十万,赔偿给那个死者家属,然后嘉利再赔偿渔民十万块钱,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之后,似乎还是有人会投诉嘉利的污水排放问题,不过,这都是后话了。总之梁健这边,嘉利的事情是再也没出现过。
  再说回来,嘉利的事情,甄东文接手后,梁健一闲下来就想起了之前老唐跟他说的事情,便在那天中午吃过午饭后,给老唐回了个电话。两人约定了第二天的早上八点。
  老唐要带梁健去见的人是胡景然。
  上次之后,胡景然的消息,老唐再未跟他说起过,今天突然说要去看胡景然,让梁健有些意料不到。
  早上八点多,车流的高峰还未消退,车子如蜗牛般在路上移动着。梁健坐在老唐的旁边,老唐的沉默,让梁健有些难受。
  他转头去看了看老唐,他闭目靠在那里,神情疲惫的模样。头发依然是平头,短而精悍的模样,可两鬓的斑白,终究是掩盖不住那被岁月催老的事实。梁健看着,莫名的,就觉得有些心疼。
  “这几天很忙?”梁健开口打破了这种让人难受的沉默。
  老唐没睁眼,喉间发出了一个沙哑的嗯。
  老唐的冷淡,让梁健觉得有些受伤。他看了他一会,说:“还是要注意身体。”
  老唐沉默了一会,忽然睁开了眼睛,朝着梁健看过来,道:“都这把年纪了,有什么注意不注意的。”
  “正是这把年纪,才要注意。”梁健皱起眉头回答。许是梁健这一刻的紧张和对老唐这句话中体现出来的消极态度而产生的不悦,让他感觉到了吧。老唐忽然笑了一下,然后对梁健说道:“你也觉得我老了,是吗?”
  日期:2017-03-27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