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8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梅陇听梁健提甄局长,将刚才他说的话套到了甄东文身上,脸上顿时讪讪,忙又给自己放台阶:“要是甄局长也不清楚的话,那有可能是我们这边在汇报情况的时候,漏掉了。”
  “是不小心漏掉了,还是故意漏掉了?”梁健笑眯眯地看着他。梅陇脸色一阵难看,却依然还是强忍着赔着笑,道:“不小心漏掉!不小心漏掉!”
  “那就好。既然是不小心漏掉,那就麻烦梅经理回头再重新补一份材料送到局里去。毕竟要是局里的备份材料和你们厂的实际情况不相符的话,认真查起来,对你们嘉利也没好处,梅经理,你说是不是?”梁健看着梅陇。
  梅陇忙点头:“是,您说得是。我待会这边结束就让他们重新去准备材料,重新上报。”
  梁健笑了笑,然后道:“行,那我们现在去看看你们的污水处理系统吧。”
  梅陇忽然就慌了,立即就道:“梁局长,今天恐怕不行?”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梁健问。
  梅陇勉强撑着笑回答:“我刚才有提到,这污水处理系统出问题了。”
  “这个有什么关系吗?出问题是出问题,但这个系统总还是在的吧?”梁健看着梅陇,目光紧盯着他。梅陇的额头上有些见汗,支支吾吾地说道:“梁局长,您有所不知,这污水系统出问题后,原本污水池的污水全部倒灌,现在整个污水处理区那边都是满地污水,臭气熏天,您去了,除了满地污水之外,也看不到什么!”
  “那也总是要去看看,工作嘛,我不去,你让我怎么交差!梅经理,理解一下!”梁健看着他道。
  梅陇眉头微微皱起,依然不肯动,过了两秒,他咬了咬牙,道:“梁局长,那要不这样,您明天再来,我带您过去。”
  “今天明天有什么区别?难不成,这污水处理系统的问题一晚上就能处理好了?”梁健道。

  梅陇回答:“这个倒是不太可能。不过,那边现在环境一塌糊涂,要进去的话,总得要准备一下,对不对?”
  梁健不想逼得太紧,而且,一天时间,这梅陇也变不出一个污水处理系统来。所以,他同意了。
  430项瑾看他
  梅陇接着带他们参观了一下厂房,结束后,还要留梁健他们吃个晚饭再走。梁健不想在这里多待,就没同意。那两个跟着梁健一起来的人,显然有些不高兴。上车的时候,梁健听到他们两个在后面嘀咕:“真是的,辛辛苦苦的跑到这里,连个晚饭都不让吃!”
  回到城里后,天都已经黑了。梁健对坐他旁边那位,道:“今天辛苦大家了,这样吧,你们自己找个地方一起吃个晚饭再回去,明天把单子带来,我给你们报销。”
  坐他旁边的立马就问:“那您呢?”
  “哦,我回去吃。家里做好了。”梁健回答。
  对方一听,立即就说:“那我们也都回去吃好了,家里应该也都做好饭了。”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那也行。”

  对方愣了愣。
  梁健没再看他,让师傅将车子拐进局里后,他就下了车。
  回到家里已经七点多了。项瑾没在家,其他几人都已经吃过晚饭了。梁健问项部长:“项瑾呢?”
  老丈人回答:“她晚上有课。”
  “晚上也有课?”梁健皱了下眉头:“那什么时候下课?我去接她。”
  “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发个短信问一下她吧。”老丈人回答。
  梁健便拿了手机给项瑾发短信,得知时间后,梁健稍微吃了点东西,陪了陪霓裳和唐力,又出门去接项瑾。
  项瑾在上公开课,课程是九点结束,不过梁健在教师外等到九点二十左右,才等到项瑾出来。
  项瑾看到他,自然是高兴的,和几个同学挥手告别后,就朝着他走过来。可走到一半,忽然走出一个人,拦住了项瑾。
  梁健仔细一看,身形还有点熟悉。他走过去一瞧,竟是许久不见的周明伟。
  上次在南苏省的那次见面,最后不欢而散,再次相见,自然也友善不到哪里去,而且是在项瑾面前。
  不等项瑾解释,梁健就盯着周明伟问道:“你怎么在这?”
  项瑾张嘴就要解释,可又被周明伟抢先回答:“你能在这,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梁健皱了下眉头,再要反驳,手臂忽然被人拉了一下,梁健转头,项瑾正看着他。梁健心中微微一惊,立即收起了心底的那些戾气,压下愤怒,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再和周明伟针锋相对,最起码现在,表面上。
  项瑾转头看向周明伟,问:“你怎么在这?”她说了和梁健同样的话,让梁健原本被嫉妒愤怒灼烧着的心,一下子就冷却了下来。心底里漫过些许温温暖暖的东西,他转头去看项瑾,她的侧脸上,神情冷静。
  “我也来上课,就坐你后面。”周明伟回答。项瑾惊讶地问:“是吗?我没看到你。”
  “我看到你了,一开始就看到你了。”周明伟盯着项瑾,目光中那快要溢出来的深情,让梁健刚刚冷静下来的心,一下子又不舒服起来了。
  “时间也不早了,孩子们还等着你回去呢。”梁健有些粗暴地打断了两人,项瑾看了眼梁健,没反驳,顺从着梁健,跟周明伟摆了摆手,就任由梁健搂着她的肩膀往教学楼外面走。

  一直走出教学楼,确定周明伟看不到两人后,项瑾才忽然用力挣脱了梁健那搂着她肩膀的手,然后大步地往前走,根本不理会梁健。
  梁健快步跟上,两人上了车,她不说话,梁健也不想解释。主要是,不知道怎么解释。男人嘛,总是不太能够坦诚地承认自己吃醋,小心眼。而且,梁健相信,项瑾是知道的,她能看得出来他在吃醋。既如此,又何必解释。
  两人像是在比赛,比赛谁能忍得更久,一路回家,谁都不说话。最终,到了家门外,下车的那一瞬间,梁健先低了头。
  他知道,他应该相信她。可是,男人在这方面的警惕,是天性,是本能,是无法克制的。梁健拉住要下车的项瑾,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足够柔和。他说:“我不是怀疑你,我就是不喜欢他。我不喜欢他看你的眼神,好像要把你吃了一样。”
  项瑾转过头看着他,道:“他用什么眼神看我是他的事情,不是我能控制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无法忍受!你懂吗?”梁健尽量压制着心底的烦躁,还有更多的羞臊。
  项瑾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我知道,你是在吃醋。”
  吃醋这个事实,被她点出来,让梁健有种脸颊发烫的感觉。像是男人的尊严,一下子被人拉低了。可转念想想,尊严这种东西,不是靠这种东西来体现的,便也就释然了。梁健看着她开心得眼睛都成了月牙的模样,心里有股甜甜的味道在蔓延开来,他忍不住抬手捏了捏她脸颊上的肉,故意嗔道:“老实说,你刚才是不是装的?”
  “你猜!”项瑾朝他挑了挑眉,然后一扭身,挣脱了他的手,逃下了车。梁健被她那俏皮的模样,勾起了某些悸动的心思,连忙也笑着下了车,撒腿追着她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