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用了,这套就是给他拿的,他从来都忘了带这些,到该用的时候想起来了。”说完,苦笑了一下说道:“唉,这个秘书啊——”
  彭长宜接过洗漱用品,不由的暗暗佩服王家栋,尽管他的语气流露出对赵秘书的不满,但是他堂堂的一个组织部部长,却能在这些生活细节想到樊文良,实在不是一日之功,说明樊文良对王家栋的信任也超过了其他人,同时也说明跟他要睡衣的事绝不是一次两次了,多到王家栋都会另外带一份。
  彭长宜从内心感受到两位领导人之间不但同穿一条裤子,而且他们之间还有一种默契,这种默契是很难得的,恐怕没有人能够取代。
  彭长宜拿了睡衣和洗漱用品就要往出走,王家栋这时说道:“长宜,那个老胡你多关心一下。”王家栋说道。

  “部长认识老胡?”
  “认识不认识那么大岁数了,无依无靠的你关心一下怎么了?”部长似乎很反感他的刨根问底。
  彭长宜觉得部长情绪不高,难道是刚才的电话……他突然想起,这次考察,部长说不定能见到旧日情人,想到这里,笑了一下就出去了。
  他刚要出去,就听部长说:“晚上别走远。”
  “嗯,我哪儿也不去,就在房间。”彭长宜把这些东西给樊文良送了过去,然后又把王家栋的话告诉了樊文良,樊文良点点头没有说话。

  彭长宜回到自己的房间,从安排房间布局来看,他的房间紧挨着部长,部长的紧挨着书记,书记的那边是赵秘书。所以,彭长宜知道,给自己单独安排了房间是因为自己是代表北城区来的,紧挨着部长是有让他照顾部长的意思。他知道部长对自己的依赖,所以不敢走远的。
  他忽然想不明白,这个赵秘书有什么后台,这样不尽心,樊文良怎么不换掉他?难道他顾虑的是范卫东?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尽管樊文良有着自己威严的一面,但是他对小伙计还是爱护的,他可以跟王家栋、范卫东发脾气,但是从没见他跟身边的小伙计发过脾气,大都时候都是鼓励。秘书又没有明显的错误,只是木讷一些,这种情况他不会换掉他的。
  彭长宜没敢关死自己房间门,他就听到王家栋开门和关门的声音,知道他是回房间又出去了。彭长宜隐约感到,这次樊书记跟着出来考察,名义上是为了加快城镇建设步伐,实际上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王部长手里的那份干部调整方案。
  他把门关死,洗了澡,换上睡衣,他这些东西都是妻子沈芳头天就给他准备好了的,想想樊书记爱人经常值夜班或者出去会诊,赵秘书又不善于做这些事,所以才有了出差跟王家栋要睡衣的习惯。这一点彭长宜的确很佩服王家栋,如果是周林,就是发现樊文良不带睡衣也会不屑于给他准备的。别说是睡衣,恐怕连个杯子都不会给他端的。
  彭长宜重新把门打开,因为部长不让他走远,就把门留了一个缝隙,这才开开电视,刚刚打开,就听见走廊里传来高铁燕的大嗓门:

  “我看看大家都在干嘛呢?这么早就睡了吗?人家深圳的夜生活可是刚开始啊。”
  立刻就有人出来附和道:“怎么,高市长想体验一下深圳的夜生活?”说这话的是纪委书记崔慈。
  就听见高铁燕大声说着话进了崔慈的屋里。
  这次他们考察活动是通过省外事办联系的,住在了省政府驻深圳办事处宾馆。那时,各个省在深圳几乎都有办事处,是省政府设在深圳的“窗口”单位,旨在多方面为加强本省和特区以及港澳台企业合作提供互动服务。主要有招商引资、政策咨询和项目对接,承接投资和劳务输出等各项事宜。
  晚上,为亢州考察团接风的是深圳办事处负责人冯长亭。
  冯长亭跟樊文良交情不错,这次亢州来深圳考察,都是深圳办事处出面具体负责联系并具体安排在深圳期间的一切活动事宜。
  彭长宜有一种预感,总感到部长刚才那个电话是谷卓的,家乡来人,谷卓怎么也应该露个面啊!部长刚才放下电话的瞬间表情,在彭长宜眼里,就跟那天烧谷卓留下的字条时的表情一样,有些沉重,又有些无奈,还有一种决绝。
  人啊,就是这样,彼此处久了,别说听脚步就能知道是谁这样简单的事,就连对方呼出的气息都能判断出发生了什么,《今古贤文》说:近水知鱼性,近山识鸟音。这话一点都不假。
  彭长宜感觉到,这次樊书记带队考察,似乎不单考察这一件事,还另有隐情……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高铁燕推门就进来了,大声嚷嚷道:“门也不关,衣衫也不整,是不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上门服务啊?”
  彭长宜赶紧从床上起来,说道:“大姐啊,我是正在想呢,可是这边的房间都被咱们包了,全是咱们的人,估计那些什么人就是想来也不敢来了。”
  那个时候,经济发达地方的宾馆都有特殊服务这一说,就连亢州都有这种现象。
  彭长宜说完后就往高铁燕的身后看,没看见丁一跟在她后面。
  自从丁一跟了高铁燕后,高铁燕感觉自己脸上很有光,可以说走到哪儿都带着丁一。每当她出现在一个场合,不光是彭长宜,所有的人都会不约而同的就把目光放在她的身后,因为总是在她的身后发现迥然不同的风景。
  有几次彭长宜发现在这种情况下,丁一表现出了不易被别人察觉出的反感,这从她冷静的目光中就能看出来。有的时候,高铁燕还会让自己的秘书敬大家酒,但是每次丁一都是点到为止。高铁燕还喜欢跟别人炫耀她的秘书,如何如何是高材生,如何如何写的一手漂亮的蝇头小楷,无形中她觉得自己都有些与众不同了。有几次她这样说的时候,丁一表现的很冷静,很平淡的样子。

  彭长宜觉得,丁一很不喜欢目前的工作,秘书这个职业,尤其的给高铁燕做秘书,的确是不合适。寇京海就曾公开跟高铁燕说过,你是低端领导,却配备了一个高端秘书,跟一个伪劣产品配上精美包装一样,这叫低劣高配。高铁燕对此哈哈大笑,连声说:寇京海你就损吧。
  按说,给领导选秘书也是有许多讲究的,除去内在的素质外,形象、气质也都在选拔条件之内。当年,王家栋把彭长宜介绍给樊书记的时候,就因为彭长宜比樊文良高,就没当成书记的秘书。现在这个赵秘书比樊文良还略矮一些。
  人们之所以总是习惯把目光放在高铁燕的身后,那是因为丁一和高铁燕的确存在着巨大的反差。
  首先是形象。高铁燕常年工作在第一线,当年又有铁姑娘的称号,尽管她长的浓眉大眼双眼皮,五官端正,但是肤色黢黑,无论是穿衣还是气质,一看就是典型的农村女干部。高嗓门,大步岔,走路都是风风火火的,没有半点女人该有的娇柔和妩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