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第125节

作者: 作者白鹿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燕云不死心,说道:“这样吧,你就带我去看看,人家要是真的不来,那我也就死心了。”
  孙燕云为什么一直这么轴呢,那是因为她心里认为是自己硬要拉着表哥出来的,现在伤了风,多少都跟她有关。

  她不能见死不救,哪怕有一丝希望,她也要试试。
  下人也动了恻隐之心,说道:“那我带您去试试,要是不行,就立马回来。”
  孙燕云说道:“放心,舅舅要是怪罪下来,由我担着。”
  下人扶她上了马车,一溜烟的功夫,就跑到了德善堂大门外。下人告诉她,这里有位活佛,医道高明,远近闻名。

  孙燕云下了车,站在门口往里面看去,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空气中都飘散着浓浓的草药味。
  她迈开腿径直走了进去,伙计们见她衣着光鲜,不像是有病的样子,上前客气地问道:“这位小姐,您是来抓药的,就请把方子给我。”
  孙燕云四周打量了一下,三间开的房子,左则抓药,右侧煎药,中堂是会诊的,里面坐满了人。连院子里也到处挂满了晾晒的药材。
  伙计见她东瞅瞅西看看,问道:“这位小姐,您这是?”

  孙燕云这才说道:“我是来看病的。”
  伙计又问道:“您要是不打紧,明天再来吧,您看这太阳已经落山了,您再等下去,就到晚上了。”
  伙计在往后面一瞧,进来就她一人,身边连个使唤的下人都没有,这算是什么做派啊!
  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天都快黑了,街面上又不太平,一个姑娘家一个人就出来了。
  日期:2018-03-17 16:28:18

  143 妙手飞针
  孙燕云不管不顾地走进了大堂,看着老翁在聚精会神的诊断每一个病人。心里想,这就是那位活佛了吧。
  她走上前,施礼说道:“老先生,我家府上有人病的不轻,命悬一线,还望您老能跟我走一趟。”
  大堂里的病人们一听这话,不答应了。齐刷刷地望着她,说道:“姑娘,你家有病人,那我们不是病人吗?”
  孙燕云这才感觉自己说话唐突了,连连施礼道歉,并解释了一番。

  这时,老翁才腾出手,问道:“小姐贵府何处啊?”
  孙燕云答道:“文唐街李府!”
  老翁连眼皮子也没有抬一下,问道:“是李云天的公子吗?”
  孙燕云答道:“正是。”
  老翁摇摇头,说道:“命数不可违,你还是走吧。”
  孙燕云不想就这么空手而回,她不甘心,说道:“我知道你们之间有些旧事,但您是一名郎中,不能见死不救吧,这可有违医德。”
  老翁见她越说越厉害了,医德品行都出来了,笑道:“你与他们是何关系?”

  “表亲!”孙燕云轻声说道。
  老翁边给人诊治边说道:“他的命是从胎里带出来的,无药可救,能活到现在,也许是她母亲的一颗慈悲之心打动了上苍吧!”
  孙燕云见一个救死扶伤的郎中口中却说出如此话,心里一丝不满之情油然而生。
  孙燕云见天色越来越暗,心中越发着急。又看老翁对她置之不理,竟然在大堂高声叫道:
  “凡太医治病,必当安定神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原善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危来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併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善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迹不得瞻前顾后,只顾吉凶,护惜身命。一心赴救,无作功夫行迹之心·”
  这是孙思邈的话,她的用意老翁一听便知。
  老翁看了她一眼,年岁不大,懂得还不少。一招手,一个伙计走上前,问道:“师傅,您有什么吩咐?”
  老翁说道:“去把永安叫来。”伙计看了她一眼,走了。
  王子平这时正在一间房间里,忙着给病人理疗推拿呢。听师傅叫他去,他收拾了一下手里的活,走了出来。
  还没等他开口,就听老翁吩咐道:“你随这位姑娘走一趟,她们府上有一个患有伤寒的病人·”孙燕云在一偏看着,就见此人背影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听见老翁在不断的嘱咐他什么。过了一会儿,就见他又转身去屋里拿出一个药匣子东西,走到她跟前,没仔细看她,就说道:“小姐,我们快走吧。”
  孙燕云见老翁派徒弟愿意去了,心里还是有几份欢喜的,急忙叫道:“我刚才言语多有冒犯,还请您谅解。”
  老翁没有抬头看她,只随意招招手,叫他们赶紧走。
  孙燕云一刻也不敢耽搁,请他赶紧上马车,而他却选择坐在了车辕上。随她来的车夫,见还真请到人了,心里还暗自佩服起这个表小姐了。

  这时,天已经昏暗了,孙燕云从马车里往外看,就看他的身影在哪里见过。虽然没有办法仔细看清楚,两人坐的只隔了一道帘子,
  但是,她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某种东西。
  到了李府,下人进去通报,云儿小姐请来了郎中。丁氏正愁着找不到她人呢,听下人这么一说,也走出了。想看看来的是何方神圣。
  就看一个后生一人站在大堂的外檐上,孙燕云想请他进去。他只问道:“病人在哪里?”多余的话不说。

  她见丁氏出来了,指着他,说道:“就是他。”
  丁氏走过去,客气地问道:“敢问先生是哪家医馆的?”
  后生鞠了一躬,说道:“师傅只让我来诊病,还望夫人带我去看病人。”丁氏没见过还有这样的怪人,看了一眼孙燕云,还没等她开口。
  孙燕云就说道:“舅娘,先不要管这么多了,先给表哥看病要紧。”说着,她就领着郎中往里去了。
  丁氏心里不放心,跟了过来。就见王子平进了屋,不顾左右,一个箭步,就来到了床头边。
  先看了脸色,又摸了脉,就看他拿出一剂药丸给他服下,又从随身的药箱里拿出了一包银针,整齐的摆放在手边。
  孙燕云站在一旁也帮不上什么忙,就见王子平快速地脱去了玉亭的上衣,这是要扎针啊!
  她赶忙举起手边的蜡烛走上前,就见王子平手拿银针聚精会神的,一针一针地扎下去。
  先是在两耳边的听会穴下手,再是头上的神廷,正营、承灵,一步一步地扎了能有十针了。但是,也不见玉亭有什么好转的迹象。

  孙燕云又满肚子的疑问,却不敢问。她见王子平的脑门上已经出汗了,这时只见他抽出一根细小的银针,对着鼻下的人中穴,轻轻地研磨下去。
  这时,孙燕云就见玉亭的肚皮鼓了起来,然后放了一个酣畅淋漓的响屁。鼻息微微动了,她激动地都快要叫出声了。
  这时,王子平又把玉亭扶的坐了起来,一只手伸向后背,从上到下推拿着。忽然他一发力,就见玉亭咳出了声。
  他这才把人放下,腾出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道:“没事了,休息一个晚上,明天估计就能醒过来了。”
  孙燕云举着蜡烛,这才仔细打量他。一头短发,国字脸上一个直勾勾的鼻子,显得整个人都很精神,王子平忙着拔去玉亭头上的银针,没有发觉到这一切。
  等把东西都收拾好,向外走的时候,王子平差点与李天云撞个满怀,俩人几乎是同时出手,一击掌,俩人都被对方的掌力给弹开了。
  王子平急着要走,丁氏先进去看了儿子,听孙燕云说有呼吸了,明天就没事了,赶紧要谢谢她及时请来的这一个郎中。
  这时,李天云对这个出手不凡的郎中产生个好奇,又听他救活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一下子就对他的出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的猜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