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6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哥发话了,哪会不遵守照办。”杨秀峰说着笑起来,对蒋继成的感想一直都比较好,加上之前又帮过杨秀峰,两人的关系在圈子里算好一些。
  “看你说的,你和滕大两人的时间都不能够自己掌握,大家也是理解的,领导总是首要服从的。真要有时间,我就出面通知其他人,大家聚聚?”蒋继成说,语气里有着征求意见的样子。
  “蒋哥,我们俩还用这样客气?要是滕大有时间,我会请假都赶过来的。”杨秀峰说。
  “好,那我就通知他们了。”蒋继成要做东一回,他的老窝在城北,就想将聚会点放到城北里。问杨秀峰有没有更好的主意,杨秀峰哪会在这些方面去说什么,表示由蒋继成安排就好。

  城北区是柳市最先发展的区域,也就是从九十年代起就往城北区发展了。但从建筑来看,这一边的建筑更多具有世纪初期的印迹。柳市的主要人口,也集中在城北一带。但到目前看,城东区和城西区却是高档楼群最密集的处在。城南区作为开发区存在,可以预期那里的发展情况。但从居住与人群集中而言,都不会有城北区那样密度大,日常生活的气氛浓郁。
  这一次邀约时间上短了些,聚会的地方也就不能够从容选择,但到城北区来,那是蒋继成的地盘,要找地方聚会胡闹那是极为便利的。滕兆海么样说什么,其他人对地点的选择也都不会多说。
  在一家休闲中心,规模不大。杨秀峰到楼下时,见蒋继成站在门口,手里正搂住一个迎宾小姐在那里逗笑。另一个小姐站在门的另一边陪着两人,也在笑着。或许是与蒋继成很熟悉,杨秀峰知道蒋继成对这些小姐一向来都很直接,纵然平时随意胡闹,但心里却不会因为对方是那种职业就歧视她们。
  见杨秀峰到了,蒋继成说“来,美女们,大帅哥到了该做什么表示?是不是该主动献吻?”
  两女只是站在门口迎宾,其中一个或许平时就和蒋继成有那种关系,没有客人到时偶尔胡闹,女子也不会拒绝,但要是其他客人来了,却不能够做过火。这也是有着规矩的,两女都微笑着没有按蒋继成说的做。
  “欢迎光临。”两女用动听的声音说。
  “真要有诚意就给帅哥一个吻,今天我就把五楼都包了。”蒋继成说。

  “蒋哥,就不要为难她们了。”杨秀峰说,见蒋继成说要包一层楼,对中心说来可是不小的生意,就有些犹豫要不要上去献吻。蒋继成造就将五楼包下,先在电话里就得瑟出来了,杨秀峰自然知道这些。
  蒋继成笑着伸手要去摸一下刚才搂住的那女子,女子却闪了下躲过,有人在这里也不和他胡来。和蒋继成一起到五楼,已经有几个人到了。李光洁、胡丹、吴如海、高程远都在里面,就少滕兆海和一贯都迟到的赵华强两人。
  李光洁见杨秀峰到了,站起来,迎上一步与杨秀峰抱一抱表示欢迎。胡丹也过来,抱一下,跟李光洁学。却在杨秀峰耳边轻声说,“杨科长,有人向我打听你好多次了,想到柳市来见见,又怕打搅你工作。”
  杨秀峰自然知道胡丹说的是谁,那些都是小范围里聚会才有的节目,此时也不会说出来。杨秀峰笑了下,也轻声说“等滕大有空就聚聚吧。”
  这一次赵华强没有迟到,对于蒋继成他还是心里有些犯怵的,虽不比蒋继成茶,但怕蒋继成那性子。会不顾脸面地直接说他,到时丢面子的自然是自己了。蒋继成没有陪着赵华强进来,估计是在等滕兆海这个老大。赵华强进门后见杨秀峰在,直接向杨秀峰走过来,说“杨主任可是大领导,我得好好巴结一番才是。”说得**裸地也不怕人难听。
  杨秀峰对赵华强本来有些反感,但在圈子里这样的人肯定会有,也不必要去计较。与赵华强握手客套后说,“老赵,要说领导这几位都是大领导。”李光洁、胡丹等也都是副处级的实职领导,只是在县里而已。实际权力比蒋继成、高程远和赵华强都要大,但到圈子里却不是这样看的。
  滕兆海也按时到来,见大家都到了,进门后直接走到他的位子上去坐了。杨秀峰如今位子早就改变了,坐到滕兆海身边,虽没有明确作为圈子里的排前位的人物,大家心里也知道杨秀峰的潜质认可这样的地位。

  吃过饭,就也喝得差不多了。滕兆海将杯子举起来,说,“这一年还有一些日子,但我们在这一年里多了两位好朋友:秀峰和光洁。来,干一杯一起庆祝。”
  喝了后,滕兆海看着赵华强说,“老赵,开发区那边的工程差不多要结束了吧,我看能不能在年底将那里的账结清了。”
  之前,那里有一宗工程给赵华强拿下来的,如今到尾期了。赵华强表示能够按时到位,说着就有些得意,是他为大家谋到了利益。
  杨秀峰乘机说,“老赵,据我所知开发区里还有些工程吧。”
  “有,但这些哪是我们能够拿到的,都内定了。”赵华强说。
  “具体还有哪些?再弄一宗来做做。”杨秀峰说,赵华强对这些熟悉,说“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说着将还有哪些项目说了出来,说着看向杨秀峰,那意思也就明显。
  “我试试看,也不敢打保票。”杨秀峰说。

  吃饭喝酒之后,又有好消息,虽说这消息还不能够确定,大家还是异常的兴奋,兴致很高。蒋继成提议大家去玩,滕兆海要矜持自己的身份,而杨秀峰也不想玩这些,借口陪滕兆海说话也就避开了。蒋继成虽想邀杨秀峰参与,或许还专为两人物色了人选等着,却又怕两人还有话要说,也就不多纠缠。
  杨秀峰将项目的事透出去,也就达到目的,但却也要跟滕兆海说说这些方面的事,不能让他感觉到太过突兀。两人之间的关系除了有之前的基础,也要时时注意培养维护才行。滕兆海在钱维扬身边日久,能够经营出这样一个小团体来,自然还有很多看不到的关系与能力,不说利用他,能够保证今后就不需要他帮忙?
  对朋友间要怎么样去做,杨秀峰是很有体会的。
  金平存已经回柳市几天了,杨秀峰和他也见过一次,却没有急着将三宗工程的事就说出来。对于钱维扬答应了自己的事,知道不会变卦,而金平存要是得知情况后,也不会有什么意外的。自己太急切,反而显得不好。跟金平存说,他肯定会先找钱维扬等得到领导明确示意后,才会去执行的。操作起来,也不会像所想那么简单。这天下午才上班,杨秀峰刚进办公室里,就听到走廊上金平存和李春雷两人在说话,声音不大。两人也只是在客气,金平存对李春雷很客气,巴结的意味很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