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5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龙继武在毛达和身后一步外站着,没有作声,知道书记这个时候更多地在想问题。龙继武对于毛达和的理解也很深刻,等他将目光从欢卷动旗帜上收回来,说“书记,市里的工作即将进入新的经济建设时期,您今天可给柳市人民立下了首功啊。”
  “什么首功不首功的,都是工作,再说也只是碰巧有这样的机会而已。”毛达和单单地说,也没有去看龙继武,将目光穿过和平广场,看向开发区那方而去。
  李春雷收到信息,进办公室里跟钱维扬说,“市长,对面楼在楼下站着呢。”李春雷没有提到毛达和,却说对面楼,钱维扬本来在办公处理事务,嗯了一声头也没有抬起来。李春雷知道要怎么做,给钱维扬的茶杯里加了水就出来。
  等李春雷走后,钱维扬才到窗边往下看,此时恰见毛达和将目光从旗帜上收回。冷凝而显得沉重的脸,就拉出一丝表情来。对这两天毛达和所作的事,钱维扬自然连很多细节都知道得很清楚。

  开发区一直是钱维扬手里的操作着,之前不过就是市里作秀之物,但如今开发区的重要性是人人都能够看得见的。就连毛达和都抢先来这一出戏,钱维扬感觉到这是其他人在望天菜地里抢收成了,让他心里很不好受。
  但钱维扬在招商引资上却是最弱的一方面,在省里的人脉资源他也不少,可偏偏在经济方面的朋友就少,从而在几年前他在招商引资方面就多次碰壁。现在见毛达和都能够抢在他前面,心里的滋味当真是不好受。可这口气却不能不咽下来,身边的人确实无人能够担任这一方面的工作。金平存在掌控着开发区,但在业务上也同样是他的弱点,之前和田健两人都只是守着那职位就可以了,此时,环境和形势大变,金平存还留在开发区里显然是不行的。就算不将他直接调开,也得找一个能够担得起着胆子大人到开发区去协助金平存,才能够守住这一块。

  徐燕萍这女人早就盯着了开发区,多少工作都为这开发区而做的准备,钱维扬自然能够一一看得出来。此前她到开发区搞那个奖励,看起来是对金平存等人激发斗志和潜质,何曾不是给金平存、田健等开发区主要负责人挖下一个坑?
  看到毛达和走出这一步来,钱维扬心里也就更加焦急了,目前金平存还能够支撑一段时间,但到来年春夏之后,开发区的工作不由人地会向前进展了,到时金平存等人才干不足的弱点也就更突显出来,就算想维持住局面,只怕都不可能的。
  钱维扬还弄不清毛达和引进什么项目,项目有多大的规模,但看着毛达和那志得意满的样子,心里沉重又加了一分。对徐燕萍那边,她如此热衷于开发区的推动工作,下了这么大的力气去申请高速公路项目,最终目的还是在开发区这里,她还有什么后手目前虽说还没有看到,但钱维扬相信她早就有了万全的准备。
  柳市的三方,目前就开发区阵地的争夺中,自己弱势就明显地看出来。钱维扬见毛达和走了,自己也坐回办公椅上,心情却再也无法静下来。
  对开发区的规划,徐燕萍心里早就有打算了的,徐燕萍正在想着要怎么样一步步将开发区的潜质都激发出来,冲击从外进来,说,“市长,吴建华他们不怀好意啊。”
  第42章:恶意
  吴建华和张忠正都是柳省著名的实业家,名下的集团涉及到行业较多,只要是有高利润的行业,几乎都涉及到。特别是吴建华,出道较早,而他的人脉又广。主要集中在省城及靠近沿海省一方,做实业将近二十年,在业内当真是举足轻重。张忠正要出道晚一些,也许是年龄相近,或许是其他原因,两人在事业上虽说有一些重复与冲突的地方,但两人却没有往冤家方向发展,十多年前就成为了朋友,事业上也有合作与相互渗透,使得两人的集团都更加壮大。

  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对环境的重视,也是的之前一些实业项目受到人们的关注,特别是一些污染比较重的企业或厂家。不仅受到周围居住的民众所排斥,也受到地方一些政府部门所排斥。当地政府对这些污染严重的企业排斥,那也是不得已的选择。人们对环境的觉醒,社会舆论对污染的谴责,在较发达地区说来已经是一个共识的问题了。谁还再执迷不悟,就将手到牵累的,政府的不作为也会让他们受到惩罚。

  这两年来,对重度污染企业的驱逐,在发达地区已经是一种趋势。虽说这样的企业利润较高,但排除的污染引发的后果比利润更要消耗人力物力,这一对比,自然会让当地政府及民众有了选择。
  对这些企业的驱逐,促使他们整顿,大多数业主或公司不是选择整体关闭,而是选择迁走。搬迁到内陆中部地区或中西部结合区域,那些地区经济发展相对之后,需要这样的有利润的企业来将治下的数据拉上来,填充自己的政绩辉煌。
  至于污染后果,自然要先忽视掉。对于这样的企业和当地的领导说来,这种合作是双赢的合作。有利益,双方也才能走到一起的。这些只是从大局上来看,而实际中,更多的暗地里的利益都是在损害大众利益的前提下进行**的。
  徐燕萍见陈静走进办公室显得急,心里也是一惊,抬头看着她。陈静说“市长,吴建华到柳市来,应该是不怀好意。”
  “确实吗?”
  “还不能完全确定。”陈静说,看着领导,一些还不是结论性的东西,选择说出来提供给领导来参考,本来就是她应该做的事。“据资料显示,吴建华和张忠正两人一些开办在沿海省市里的几家厂,因为污染问题受到当地人们的排斥,他们有搬迁那些实业的意图。”
  陈静资料的来源,徐燕萍自然知道,也清楚她所说的话有多少可信度。当下就沉默下来,假如情况真是陈静所说的那样状况,对于柳市开发区说来,无疑是最大的讽刺,也是一种灾难。可对于柳市实际情况而言,还有谁会对这些前来投资的人有所选择?
  “可能性有多大?”
  “资料显示可能性比较大,市长,我们要怎么办?”陈静显得比较急,开发区虽说还没有完全落入市长的掌控之中,但两人都将这一工作看成是各人的本分工作,哪容得下有谁对开发区心怀不轨,破坏柳市的发展大计?
  吴建华肯定要毛达和出面来操作这事,目前所说还不能肯定张忠正等就是将那些污染严重的厂搬迁到柳市的开发区里来,有了毛达和这个市委书记出面,就算将那些厂搬迁进来,徐燕萍一个人也不好强行拒绝的。
  这才是令人头痛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