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30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家休息一天,张清扬第二天就来到了办公室。方少刚知道他回来,还主动打电话问了好,同时很关心地劝他多休息几天。
  张清扬嘴中客套着,心中却在冷笑你个老小子巴不得我天天在家休息吧!张清扬挂掉方少刚的电话,把去辽河考察的文件找出来,安排铁铭道:“写一篇简短的报告,我要发给农业部。”

  铁铭受宠若惊,连忙点头离去。张清扬笔杆子硬是出名的,他身边的秘书几乎很少有机会代笔。
  张清扬起身饶有兴趣地拿着水壶浇灌着办公室内的盆栽,心里却在想发到《为民日报》的文章已经有好些天了,为何迟迟没有任何消息?那篇文章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和讨论。但是,张清扬更想看到决策层的关注,以及反映。
  他怕的不是批评,就怕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难道这篇文章在上面没得到重视?按道理而言应该不会啊,张清扬左想右想,有些心急了。虽然他不止一次告诉自己,任何改革都不能心急,但是等了这么久,上面的意见仍然模糊不清,难免有些躁动不安。
  过了一会儿,底下的干部纷纷来汇报工作,这些天张清扬不在,有许多事情都压下了。张清扬接待着他们,心思渐渐转移到眼前。
  同时间的双林省,正在召开省委常委会扩大会议。常委们在场、人大、政协、纪委的多位干部也在场。人人都感觉气氛不妙。
  语气虽有不满,但是他并没有多么生气了。1他脑中一直都在想这件事如何处置,确切地说如何操作才能让自己得到最大的利益。想当初,省长马中华提议要对李小林进行调查的时候,省委书记就没怎么发声。他知道这是马中华与刘系的较量,他不想参与其中。
  第1036章突如其来
  昨天晚上,张清扬突然得到消息,穆喜之老人要收自己为学生。1这突如其来的惊喜令他不知所措。他还没有来得及与父亲深谈,今天便回到了京城。张清扬不明白这是家里的意思,还是上面领导的意思。
  必竟穆喜之的身份过于特殊,素有“学界完人”,可以说所学文化贯通东西方,不但懂得艺术,更懂得政治,对军事方面也颇有造诣。这样的人,要收张清扬为徒,实在有些诡异,之前可是没听到半点风声。
  “哲学,乃一切学科之母!”刘远山突然说了一嘴。
  张清扬望向他,张了张嘴,终于没有发出声音。

  刘远山看出张清扬满脸的疑问,却没有解答。他自己又何偿不是满头雾水。也许上面近来针对张清扬的种种作法,只能老爷子能详解其中一二。
  就在高层办公厅中任孙令公与刘远山刚刚谈完,希望张清扬到党校短期学习之后。昨天,国务院办公厅副秘书长,唐先生办公室主任向仁和突然以私人的关系来拜访刘远山,表达了“穆公”想要收张清扬为弟子的意思。
  上层一连串的出手,令刘远山始令未及。他不知道这真的是穆喜之的意思,还是唐先生的意思,或者两人还有其它的意思?刘远山当晚便与老爷子勾通,可是老人家只说了四个字:“服从安排”。
  老爷子不愿多说,刘远山就不能问。同样,刘远山不解释,张清扬也不会问。这一家三代人,在政治面前,有时候也无法做到知无不言。但无论怎么说,能够成为穆喜之的学生,也是一大幸事。
  接到指示以后,张清扬马上回到京城拜师,现在正要去见穆喜之。
  车队驶进了一处守备森严的大院,不需要任何的检查,警卫直接放行。车牌已经说明了一切,这是有特权的。
  在一座独栋古色古香的小楼前,车队缓缓停下。前后两辆奔驰车内穿着西装的警卫人员首先跳下车,四处戒备,抢占有利地形,在没发现异常以后,红旗车内司机别在腰间的小装置传来了信号。
  司机回头,对刘远山说:“部长,可以下车了。”
  张清扬首先拉开车门,让父亲下来。然后转身望着后面也刚刚下车的向仁和。此次穆喜之收徒是向仁和联络的,他自然要跟过来。
  “部长,我们进去吧。”向仁和对两人笑道。
  张清扬让到一侧,无论怎么说,他的资历太浅,只能跟在身后。
  室内完全中式古典的装修风格,以北方厚重而尊贵的红木为主料,使得室内飘浮着一股檀香的味道,木质古仆厚重,纹理清晰,一看主人品位不凡。更令张清扬惊奇的是,屋内简单得令人诧异,除了四周的红木,客厅内除了一张红木桌,几把木椅,什么也没用,空空荡荡,没有多余的装饰。整间房异常的宽大,宛如站立在空洞的树心之中。
  会面地点是穆喜之的书房。
  这里除了书,还是书,书是这间房里唯一的装饰,书房里侧有不张小木床,纯木床,没有床垫,木质清昔可见,真的难以想象一个人躺在上面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书桌上有一方古老的砚台,墨黑色,令人感觉厚重压抑。
  “来,大家都坐下。”穆喜之很慈祥地招呼着,满脸的皱纹,脸上每条纹理仿佛都深藏了人间大智慧。
  张清扬曾经在电视上,报纸的访谈上见过穆喜之,亲眼所见,感觉他比电视上还要苍老,只是双眼更明亮,一看就是饱读诗书。
  “穆公,您好啊,早就想来看望您老了,就担心您老没空接待啊!”刘远山伸出双手握住穆喜之,“您座,您座。”
  穆喜之也不客气,国家领导人面前,都是他先座,他早就对这种优待习以为常了。他又对向仁和点点头,两人比较熟,所以没怎么客气。向仁和跟在唐先生身边,曾经多次来拜访过穆喜之。
  刘远山把张清扬拉到面前,对穆喜之笑道:“穆公,这位就是犬子清扬,得知您要亲自教导他,我和父亲都甚感欣慰,承蒙栽培。”
  听见父亲突然文邹邹起来,张清扬并没感觉古怪,必竟面对的是穆喜之,不是别人,父亲这样,也是显得尊重。
  “老师,您好!”张清扬深深地弯腰鞠躬,脸上的表情十分恭敬。
  穆喜之盯着张清扬望了一会儿,点点头:“好,好……”话不多,但却字字含着深厚的情义。
  一旁的向仁和笑道:“清扬,按理呢你家应该摆桌酒席算作拜师宴,而你还要给穆公磕头。但是穆公说现在是新社会了,不搞旧的一套,可是这茶总是要敬的吧?”
  张清扬点点头,正四处寻找着茶具,却发后身后走进来一位老妇人,手中端着茶具。张清扬马上明白,这位就是穆公的结发妻子了。张清扬忙上行礼道:“林老师好!”
  穆喜之的妻子是国内著名作家林韵声。林韵声对张清扬微笑点头,轻轻把茶具摆在了桌前。张清扬会意,马上亲手倒了一杯茶,交到穆喜之面前,说:“老师,请喝茶。”

  日期:2017-03-27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