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忙,您拿回去后再看吧,先吃饭。”彭长宜说道。
  “不行啊,我明天还要去下边调研,今天晚上就得把这事敲定。”
  彭长宜这才拿出稿子,恭恭敬敬放到靳老师面前。
  靳老师看了一遍又一遍,这才说道:“这样吧,赶紧上菜,咱们赶紧吃,我带你们去找一个人,这个人是省委党校副校长,全省有名的理论大家,省委祖书记讲话里的七大举措,有四大是出自他的肺腑,深得祖书记的赏识。我看你这里署了樊文良的名字,我明白你的意图,既然要做,就做的地道一些。我们就请他给咱们的文章增添一些光彩。”
  靳老师说的这个人彭长宜知道,他叫金铭祖。如果能请他出面润色,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了,但是他压住内心的激动,说道:“人家能帮忙吗?”
  “呵呵,这个问题你要问小桐。”靳老师说道。
  “问我干嘛,人家是找的您老人家,根本不屑于理我。”叶桐还在耿耿于怀。
  彭长宜赶紧双手抱拳,冲她一个劲的作揖,说道:“叶家姑奶奶息怒。”

  “哈哈哈!”众人大笑。
  叶桐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有那么老吗?马屁都不会拍。”
  “小桐,别得理不饶人了,长宜他们连夜赶来,不容易。”靳老师出面坐和事姥。
  叶桐说道:“舅舅,人家是来找你的,你怎么到推到我这儿来了?”

  彭长宜赶紧起身给叶桐倒酒。
  叶桐也不是不懂道理,她急忙站起,说道:“礼数又错了,怎么能先给我倒呢?”说着,夺过彭长宜手里的酒杯,就要给舅舅满上。
  靳老师用手盖在杯口上说道:“长宜,咱们今晚不能喝,一会见了金校长满嘴酒气不合适。”
  “行,那算我欠老师一顿酒。”彭长宜说道。
  菜是寇京海提前点好的,都是很高档的菜品,靳老师说:“太破费了,咱们吃不下这么多好东西的。”
  彭长宜赶紧解释说:“不知道您带几个人来,所以就多点了几个。”
  “嗯,吃不了打包。”靳老师说道。
  听靳老师这么说,后续上的菜寇京海和彭长宜几乎不再动筷,而是可着前面的菜吃。
  他们很快就吃好了,寇京海把两大食品袋拎到车上,跟彭长宜和靳老师说道:“靳处长,叶记者,我就不陪你们去了,我晚上也约了省厅的人,让司机陪你们吧。另外,我听长宜说靳处长有本书准备出版,书号的事我包了,您只管写。”
  靳老师一听,立刻笑了,说道:“长宜,听了这话,比请我喝酒还高兴,你们怎么知道我要出书?”
  彭长宜说道:“听戴姨说的。”
  “这个老婆子,成心出我的丑。”靳老师拉下脸说道。
  “哈哈。您业余时间考古,是为了传承,再让您自己掏钱出书就是我们做晚辈的不是了。”彭长宜说着,心里就有些发虚,心想自己跟老师怎么也这么市侩了。

  没想到,老师很高兴,脸上乐开了花,给他出书,恐怕比给他是万块钱还高兴。
  彭长宜说道:“寇局,车子你留下吧,我们打车去。”
  “不了,你们人多,我打车去。”
  靳老师一听,说什么都不用这车了,坚持打车。彭长宜没办法,只好把食品袋从车上拎出,叶桐接了过来。
  寇京海就不再相让,他悄悄递给了彭长宜一个纸包,彭长宜犹豫了一下,捏了捏,心想寇京海还真大方,就装进了公文包里。
  他们来到宾馆门口,坐上了寇京海招呼过来的出租车,直奔省委5号家属院驶去。
  来到一个公共电话亭,靳老师先给金铭祖打了一个电话,正好他在家,于是他们就走进了大院。叶桐把两大袋食品袋放在了警卫室,一行人就上了楼。
  金铭祖有着文人的一切外貌特征,厚厚的眼镜,呆滞的目光,木讷的表情,而且毫无接待客人的热情,倒是叶桐见怪不怪,主动去沏茶倒水。
  可是话匣子一拉开,这个人立刻就变换了一副模样,眼镜里泛着光亮,而且喋喋不休,侃侃而谈,文人气立刻淡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明显的官气。
  彭长宜心里有底了,他还就怕这个金铭祖一身的学究气,如果那样就不好打交道了,好在他不完全是那样,看来,多么文气的文人,只有跟官沾了干系,就不再是纯粹的文人了。
  不过,金铭祖倒是上边的人,他一开口就与众不同,高屋建瓴,出语不凡。说起这次祖书记讲的几大举措时,他的见解让彭长宜大长见识。他不是就观点谈观点,而是根据京州目前整个形势谈观点,特别是如何领会祖书记的讲话精神,如何做好当前的工作谈的,打造出目前京州独具特色的精神文明创建工作的经验,谈的格外深入和深刻。
  靳老师怕他刹不住车,另外自己明天还要出差,恐怕耽误的太晚,就说道:“我这个学生就是带来了一篇这样的文章,麻烦你给看看。”说着,就从彭长宜手里接过文稿,递给了金铭祖。
  金铭祖大致翻了两页说道:“你是老笔杆子了,你看看就行了吗?”

  靳老师也不客气,就说道:“我明天要出差,哪有时间啊,都是你给我介绍的这个工作岗位,天天调研不说,还得在灯下爬格子。”
  金铭祖笑了,说道:“哪是我介绍的,是祖书记让我网络一批理论高手,你的实力我清楚,自然在我的视线之内。”
  “唉,托你的福,头发都掉半斤了。”
  “哈哈,别,掉了的都收集起来,说不定几万年后,就成化石了,你的成了后来考古者研究的对象了。”
  至此,彭长宜才听明白原来靳老师上次说推荐他到省里工作的那个老领导就是眼前这位金铭祖。看来他们的确有些交情。
  金铭祖愉快的答应为这篇文章润笔,并跟彭长宜说道:“这个樊文良我知道,锦安市委副书记兼亢州市委书记,全省独一无二啊。全省大会召开后,各地都在出经验,这个时候这篇文章也好发,回头让你们老师跟天扬说说,安排第一名发。但是有一点你回去要告诉他,到时文章发表了,想着让他来请我喝两杯。”
  不等彭长宜说话,叶桐就说了“您老不是戒酒了吗?还喝?”

  “悄悄地。”金铭祖小声说道。
  彭长宜连忙起身说道:“太谢谢校长了,我一定向我们书记传达您的指示,您这么忙还给您添麻烦,真是不好意思。”说着,就把寇京海给他的那个纸包放到了茶几上。
  金铭祖皱了一下眉,说道:“那是什么?”
  “您这么大年纪,又这么忙,你的时间就是生产力,不能让您白白的辛苦,这点润笔费就请您收下,这和您的劳动不划等号。”
  靳老师也说道:“该收就收,如果有问题我也不会让你收的,那么一个大亢州,经济强县,拿这么点润笔费不多,的确是跟你的劳动不成正比。”

  也可能是熟人的原因,也可能是靳老师这几句话说的比较到家,那个金铭祖也就不扭捏了,说道:“远鸣,你这个学生将来可是了不得,必有大出息。”
  “那还得校长多栽培啊。”靳老师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