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部长看了一半,拿出一支烟,彭长宜立刻要给他点上,哪知他挥挥手,眼睛似在稿纸上又不在稿纸上,那只叼在嘴上的香烟拿下又放上,半晌他抬头看了彭长宜一眼,沉思片刻说道:
  “长宜啊,这样吧,这篇很有深度,而且站位也高,尽管是从莲花村切入,但是你鸟瞰了全市,我的意见还是以市委的名义发表更有分量一些。你按我说的办,一会一把来单位练书法,你想办法拿给他看看。记住,我不知道,另外一定要请他修改几笔,他很重视这次的调研活动,他现在正需要这些东西。”说着,就把稿子给了他。
  彭长宜说道:“您还没看完呢?”
  “我看没有,关健是让他看,另外你这里用的是第一人称‘我市’,这样很好。你八点的时候过来,他一般都是看完新闻联播就来。你懂我的意思吗?”

  全懂不可能,但是能够意会出来,彭长宜就冲部长点点头。
  “掠夺了你的劳动成果,心里是不是有些不情愿?”王部长问道。
  他笑了,说道:“不瞒您老人家说,我找您来有两层意思,一是请您把关,二是署名问题,因为前段的那篇报道也的确让我尝到了一些滋味,这篇文章是靳老师布置的作业,肯定是要发表的,一旦我的名字出现在省报的专栏内,我心里也是发慌,您说的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哦,你能这样想我很欣慰,看得出了,你没少下功夫。目前来说,你只是个乡镇级的副书记,这样一篇重量级的文章在省报上发表帮不了你任何忙,不但帮不了你,兴许还会把你扼杀在嫉妒的目光中。别说是你,即便是我也不敢发这么大块头的东西,除非是行业内的征稿。小子,别着急,一步一步的来,贪大了你消化不了,明白我的意思吗?”说完,看着他。
  彭长宜嘿嘿笑了,说道:“明白,这就是我,如果是别人您肯定不会这么掰开揉碎的说了。我懂。”
  “懂就行,唉,对你的确比别人多用了一些心思,别到时腾达了不认得我这老头子了。”
  彭长宜听他这么说,就有些动情,说道:“您这么说跟扎我心一样……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王家栋笑了,照着他的肩捶了一拳,意味深长地说道:“给我好好走,不许走歪!否则我就是第一个掐死你的人。”
  “长宜不敢,长宜会记住您的话的。”彭长宜感动地说道。
  “好了,我也回家,本来想等他来跟他说点事,让给你吧。”部长站起来,伸了双臂。
  “我请您吃饭吧。”
  “攒着吧,到时像回事的请我一顿。”王家栋笑着说道。

  “行!”
  “你的身上怎么有一种味道?”王家栋皱着鼻子说道。
  “呵呵,两天不回家了。”
  “吵架了?”王家栋警觉地问道。
  “没有,为了写这个东西,家里太乱。”

  “嗯。”王家栋点点头,说道:“听我的不会错。赶紧回去吧,注意把家里的关系搞好。”
  “部长,我外面真没有……”
  “有就正常了,没有还把家里关系弄僵就不正常了。”王家栋说道。
  “嗯,我懂了。”

  彭长宜到家后,似乎早忘记了他和沈芳的不快,进门就主动跟妻子打招呼,女儿也雀跃着跑了过来,好像很长时间没见似的,彭长宜有了一份难得的温馨。
  洗了澡,换上干净衣服,彭长宜跟沈芳说去大楼有点事,不会太晚回来,就走出了家门,刚刚拐上通往市委的人行道上,恰巧跟樊书记碰上,樊书记问道:“长宜,干嘛去?”
  彭长宜赶紧说道:“正要去找您。”
  “哦,什么事?”

  “调研组走的时候,靳老师留下了作业,让把您的发言整理一下,他们准备采用。我根据您的汇报材料,结合莲花村和其它村子的具体事例,就鼓捣出这么一篇文章,但是总感觉不满意,站位不高,想请您把把关。”
  “哦?他们用这干嘛?”很显然,樊书记很感兴趣。
  “说是省政策研究室和省报近期开个理论专栏,是配合省委这次精神文明建设活动的,刊发一些基层的先进经验。”
  樊书记他点点头,说道:“好事。”

  看得出,樊书记并不反感。果然,他没有去书法间练书法,而是来到办公室看起了他的这篇文章。彭长宜的本意是把材料放在这里,让书记抽时间再看,没想到他跟本就不抬头,看的还挺专注,并且还提笔修改。
  这个过程对于彭长宜来说特别漫长而且颇受煎熬。更要命的是,他还必须要装作极其认真的样子,对书记每一句的修改都要予以肯定和赞叹。
  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书记终于看完改完了,然后他说道:“你把省委书记在全省精神文明建设会议上的讲话找出来再看看,有些说法在核对核对,要和省委保持高度一致。
  “嗯,好的。”彭长宜点点头说道。
  “你准备什么时候给他们送过去。”

  “这个……”彭长宜还没想好。
  “要尽快,你誊好后,我再看一遍,你最好明天送去,因为咱们马上也该启程了。”樊文良说道。
  “明白,我连夜誊好,争取明天晚上赶到省城。”彭长宜说道。
  “另外,最好找一下省里的理论专家们,让他们帮忙润色一下,争取给咱们亢州市拿出一篇高水平的重量级的文章来。”
  “您这水平就够高的了。”
  “不行,有些前瞻性的政策和说法咱们拿不准,他们天天琢磨这些,能跟上省委和中央的脚步,咱们在基层,毕竟是要慢半拍的。”
  樊文良听彭长宜这么说,会意的笑了。
  至此,这篇文章花落谁家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而且彭长宜在“校长”的授意下做的滴水不漏。
  彭长宜没有用单位的车,他找到了寇京海,寇京海正好说他也想去省厅走动走动,就和他一起去省城。彭长宜在电话里说道:“带足盘缠。”寇京海说道:“不带盘缠我去干嘛,放心吧大书记,有你花的。”这种事,用不着跟他说明白,只说往省里送篇稿子,他就都清楚了。
  寇京海主管交通稽查,所以关于“盘缠”不成问题。
  他头来的时候给靳老师打了电话,靳老师声称晚饭等他一起吃。
  到了省城,他们先找好了住的地方,然后又在宾馆附近定了餐,这才给靳老师打了电话。半个多小时后,靳老师坐着出租车来了,他还带来了一个人,想到王家栋说的话,看到这个人彭长宜就紧张的冒出了冷汗,省报记者叶桐。
  分宾主落座后,彭长宜才给靳老师和叶桐介绍寇京海,三人互相握手。

  靳老师不客气的坐在正位上,就说道:“长宜,小桐说不知道你要来,是这样吗?”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是的,我没和叶记者联系,一是她忙,二是晚上约女孩子出来不方便,再有您知道了,叶记者肯定就知道了。”
  “那可不一样,舅舅跟我说和你跟我说不一样,本来我想把爸爸给你们叫来的,就因为你礼数不到,我就放弃了。”叶桐嘴不饶人的说道。
  “呵呵,叶记者可真会计较,行,一会陪你多喝两杯。”彭长宜说道。
  “长宜,把稿子拿来我看看。”说着,掏出了老花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