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4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跟他们说,严文联副市长已经同意这方案了,看谁还再东想西想。”杨秀峰听到有人想插手五中的事,不禁心头气恨。

  吃过饭,廖昌海也不再说五中的事,杨秀峰估计有自己那句话已经足够了。本想和岳父再说一说,蒋继成来了电话。杨秀峰估计赵华强找自己后,蒋继成也会找自己联络,果然见他来了电话。心里一笑,接电话后却说得很亲热,“蒋老哥,有一段时间没有和你单独坐坐了。”
  “秀峰,要是不忙我来接你?”杨秀峰就说“我忙什么,再忙蒋哥来了电话都得停下,是不是?我们的感情可不比别人。”蒋继成的车很快就过来了,这次是蒋继成亲自过来接。到车上后,杨秀峰说“蒋哥,你只要说个地名还怕我找不到啊。亲自跑来,我哪里承受得起?”
  “秀峰你说哪,我们还要见外吗。什么接不接的,我不过来也是坐着。”蒋继成说,那语气像是在责怪杨秀峰却显着两人交情深厚。
  车到茶楼下,蒋继成问“秀峰,是先喝茶还是先去看一个店子?”
  “什么店子?”杨秀峰问,蒋继成说到店子肯定与是今晚的内容之一。
  “没什么。秀峰,柳北区这里有一家大型娱乐场准备开张了,请我去入股。我哪能掺和进去?”
  “那就好,少参与进去对自己也好。”
  “可里面有规则得照着走,我得去露一面才成。今后,这家店的份子红利,就让他们交到秀峰你那里吧。”
  “这怎么好?你该怎么做就这么做,我参进来做什么?”杨秀峰见蒋继成送自己这么一份礼,忙推却。
  “秀峰你和我见外不是?时间还早,我们先喝茶吧。”蒋继成说与杨秀峰进了茶楼。茶楼里还有两个人坐在包间里,见蒋继成与杨秀峰到了,忙站起来。蒋继成说“秀峰,这是柳北区是副区长和我们分局的刑侦队长。”杨秀峰上去握了手,神色有些淡然。那刑侦队长见是副局长的朋友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可那副区长见杨秀峰不是发自内心的热情,心里一突,脸上就有些不自然来。
  蒋继成只看着杨秀峰,要他坐,没有留意副区长的变化。那副区长心里虽不快,却见蒋继成很殷勤闹不清杨秀峰的真实身份,蒋继成在柳北区算是不认人的主,今天能这样低姿态倒是让那副区长有些期待。杨秀峰的身份两人都不说,坐下后喝茶说着柳市最近的变化。杨秀峰如今不会对副区长这样的人太关注,不知道蒋继成今天怎么会约这两人一起喝茶,蒋继成没有说杨秀峰也懒得多问。
  到十点,那副区长说还有事就先告辞了,与杨秀峰客气几句起身离去。等他走后,蒋继成说“秀峰,你看着副区长怎么样?他知道我有些朋友,找过我几次。”
  “还是你自己决定吧。”杨秀峰说,先前那副区长的表情太看在眼里了。

  “那就让他想明白了再说。秀峰,我们到那店子去看看。”蒋继成说着要刑侦队长先去取车。
  十月之后,市政府的工作也就很明显地分成两大块。一是全市的秋收工作,二是开发区那边的基础工程。
  秋收是每一年市政府的主要工作,柳市这边还没有什么工业可言,最多就一些小加工作坊,连“厂”都称不上的,更谈不上工业经济了。并不是说这样的做法就没有收益,相反,全市对这样的作坊却是很依赖的,很多加工都是日常生活所必要的。效益不错但没有多少经济收益,也就不会列入市政府工作规划之中。
  而传统的农业生产,一直是柳市地区的主要产业。此外,柳市还有少量的甘蔗生产基地,最近几年,甘蔗产量也年年见增长了,但却没有涉及到产业经济。此前,山野水果的开发,主要收成却是在春夏两季,秋后入冬,只要做好追肥管理到位即可。

  秋过之后,在柳市地区里,乡镇农村里要做到事还不少,利用闲暇来的田野栽植油菜,要是管理得好,对一家说来也算是一笔不菲的收成。政府工作人员自然要做好发动工作,当然,这样的工作大多没有什么效果的,更多的人都选择就近务工而不肯栽植油菜等农活。相比之下,进城务工会有更直接的收入,却又有更为自由的空间。
  市政府每年到这一时间,都会派下任务,连各县栽植的油菜也会分摊到县到乡镇,甚至会在《柳市日报》里刊登出市里对下面各县的统计情况,来督促各县重视这些农活。当然,实际会有多少功效,也没有人去核查关注。工作要做,至于结果却不是谁都要去负责而背负起来的。
  另一块是开发区,开发区的工作目前主要是抓在钱维扬的手里,但前不久,市长徐燕萍却力主成立开发区招商引资领导小组。组长却是十足徐燕萍了,而钱维扬只是执行副组长之一,另一位执行副组长是刘君茂,还将市委和市政府的另一些重要领导也都名列副组长之列。使得开发区这一边的机构就更加复杂一些了,也让更多的人盯住开发区这边的利益。
  开发区目前的机构以及多次经过调整,已经是正处级的构架,并且独立成为一个单独的行政结构。这一点,对钱维扬说来是很有利的。开发区目前的主要领导是田健和金平存两人,各自代表一方的利益,就算徐燕萍想插手进开发区里,也是有所顾忌的。就算她是开发区招商引资领导小组的组长,在掌控开发区时,也无法绕过钱维扬,也无法规避毛达和的。
  市里的纷争一般人都看不出来的,杨秀峰虽说在钱维扬身边走动,却也很少看出这些,钱维扬也不会把这些是说给他知道。在工作上的事,一般都是李春雷来处理和安排,其他的各种往下联系着的一条条看不见的线,除了线头在钱维扬手里攥着,相互之间就很少了解到。
  滕兆海是钱维扬的一个线头之一,这一点杨秀峰是知道的,也因为滕兆海的引介杨秀峰才走到他的身边。到如今,杨秀峰和钱维扬直接的关系比起滕兆海来,要更靠近了。只是这样的关系没有向外说起,但也不是就没有人能够看出一点痕迹。
  比如说市国土局的邢静,虽说只是在柳梦会所里见过杨秀峰几次而已,就由观察帅哥进而发现并判断出杨秀峰是在钱维扬身边,并为钱维扬工作的人。直接找杨秀峰帮传话到钱维扬那里,并且成功地达成她的目的。至于邢静付出什么又得到什么回报,外人都不知道。就连杨秀峰都看不出来邢静有什么变化,当然,杨秀峰要是问邢静,她也会将其中的东西说给杨秀峰知道的,只是杨秀峰哪会去问这样的事?

  到他这一位置后,杨秀峰早就感受到滕兆海之前在李光洁身上所做过的事,对李光洁要靠过来本来是很简单的,但却被滕兆海弄得极为复杂。杨秀峰自然是见识全过程的,也因此而知道自己要建立围绕在身边的人脉网络应该怎么样来经营,才会做到利益的最大化。
  这一段时间,杨秀峰一直就在想要怎么样将身边这些人拉起来,虽还不能像滕兆海那样有铁杆的利益同盟,但总要先弄出一个雏形来。在慢慢发展,慢慢找利益同盟。有滕兆海经营的圈子作为借鉴,操作起来应该不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