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9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没理身边的郝楠楠,目光一直偷偷地观察着旁边那桌的陈喜。他欣喜地发现,陈喜似乎也在偷偷地看他。略微一想,张清扬心中就有了办法,起身去洗手间,而另一桌的陈喜,也跟了上去。
  两人在洗手间的门口碰面,张清扬假装很意外地说:“哟,你也出来了!”
  陈喜笑着点头:“老领导,刚才有外人在场,我就没敢和您说话,您别见怪啊!”
  听到陈喜如此说话,张清扬满意地点点头,说:“最近还好吧?”

  “嗯,还好吧,监察室的人马还是您在时的老班底,大家都比较给我面子。”陈喜感慨道:“这次李市长的问题……”
  “陈喜,我们还是不要谈工作了。”张清扬左右看看,“这样不太好吧?”
  陈喜摆手道:“其实也没什么,都是一些没有证据的东西。”
  “谢谢了。”张清扬点点头,听懂了陈喜的暗示,“我先回去了,有事我们电话联系。”
  “好的,那就再见。”陈喜激动地点点头,张清扬肯说出这话,那就说明仍然会罩着他。
  张清扬重新回到席间,有了陈喜的交底,心完全放下了。这为他明天的省城之行增添了筹码。
  酒桌上,张清扬没怎么与刘梦婷交谈,但是却发现了一幕他不想看到,也最担心看到的情景。双娇集团副总林成顺在酒桌上频频对刘梦婷示好照顾,不但帮她挡酒,而且还端茶倒水,夹菜送汤。种种做法,明眼一看就明白他对刘梦婷有意。
  本来很高兴的张清扬,看到林成顺对刘梦婷的殷勤,心便沉到了谷底,脸上闷闷不乐的。吓得大家不敢大声说话,也不知道领导为何不高兴。刘梦婷到是猜出了他的心思,心中偷笑的同时一阵得意。
  林成顺追求她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她表明了拒绝的态度,但他就是不死心。今天在酒桌上,刘梦婷对他的殷勤已经很反感了,也表现出了抗拒。可是此人好不知趣,偏想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他与刘梦婷的关系不一般。

  瞧见情郎心情不好,刘梦婷就有些心疼,脑中盘算了一会儿,就有办法了。她起身倒满一杯酒,对张清扬说:“张书记,我敬您一杯,您说什么也要喝下,这是我的一片心意。当年双娇集团在您的扶持下一手发展起来,我这是代表着全体员工。”
  瞧着她对自己飞眼,张清扬知道小妮子是在道歉呢,心情果然好了不少,笑道:“那好吧,我就陪你喝一杯。”
  不知趣的林成顺望了刘梦婷一眼,似乎有些心疼,那可是满满的一杯五粮液啊。据他所知,刘梦婷平时可是滴酒不沾的。这么一想,他便大着胆子说道:“张书记,刘总不胜酒力,我……我代她敬你,我……饮三杯……”
  张清扬的脸马上就冷了下来,冷冰冰地望着林成顺,而其它人也不解地盯着他。心想此人也算是场面人,难道这么点礼数都不懂?你是什么身份?凭什么给领导敬酒?张书记起身是因为看在刘梦婷的面子,你突然跑出来代替,这可就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刘梦婷也一脸恼怒,气道:“林总,这里没你的事情了,我要亲自敬张书记一杯,你少说两句,是不是喝多了?不会说话就先回家吧!”
  刘梦婷的一张脸冷若冰霜,看得人一阵心寒。就连张清扬也被唬住了,心想这小丫头原来如此有魄力啊,看来也就是在自己面前展现出居家女人的风彩。这么一想,张清扬的醋意消失了,他明白刘梦婷在用这种方式表明她永远都是自己的,其它男人在她眼中空无一物。
  在刘梦婷的呵斥下,林成顺囧到了极点,脸红到脖子根,唯唯诺诺低下头,深知刚才的确一时冲动犯了大忌,怎么就这么傻,干出这种蠢事!
  郝楠楠微微一笑,看出了张清扬与刘梦婷心中的小九九,说:“刘总倾城倾国之色,人间少有。林总啊,我劝您还是不要太上心哦,要不然失望得可是自己,呵呵……开句玩笑嘛!”

  郝楠楠的话更令林成顺尴尬难堪,他的眼神越来截越黯淡,似乎明白了自己与刘梦婷之间的距离有多远。
  刘梦婷俏脸一红,知道郝楠楠在帮自己,对她点点头,又对张清扬甜甜一笑。这笑容就如一屡春风拂过张清扬的心,一时间春暖花开,令他忘记了所有不快。
  郝楠楠望着林成顺冷笑,心想这个男人太自不量力了!
  虽然说林成顺也算是成功人氏,是双娇集团花重金从江南挖过来的,但是刘梦婷我见犹怜,风情万种,她是什么样的女人?更何况还有张清扬的存在,又岂是你林成顺所能追求得了的?
  不说林成顺吧,就是市委书记,省委书记,他们的身份又怎么可能与张清扬相比?郝楠楠深知他们之间的故事。这对苦命的情侣青梅竹马,走过了十几度春秋,不提张清扬的身世,单凭这份感情,你林成顺就望尘莫及!
  话又说回来,现在的刘梦婷早已出落得不是18岁大姑娘,一颦一笑间尽性成熟女人的本色,早就出卖了她以为人妇。脸上久经雨露滋润的光泽,骗不了成年男女。你林成顺就是傻子吗?连她有男人都不知道?这样国色天香的美女,能拥有她的男人就是你十个林成顺也比不了啊!
  郝楠楠脑中思乱想着,突然有些羡慕起刘梦婷来了。虽然她与张清扬不能朝朝暮暮,可是只要此情长久,又岂在天天见面?不知不觉间,郝楠楠的心渐渐沉了下去,看向张清扬的目光多了些幽怨。
  刘梦婷不理林成顺的悲哀,继续对张清扬笑道:“张书记,临河西城的整体项目已经全部完工,我想您应该去看看,那里是您的心血,就像您的孩子一样啊!”
  张清扬也受到感染,点了点头。他发现刘梦婷在说话的同时又把椅子向一侧拉了拉,距林成顺更远了一些。张清扬心中笑开了花,心道小丫头,你还是我的,还是我的刘梦婷!
  林成顺起身去洗手间,瞧见她那落寞的身影,郝楠楠柔软的两片香唇,轻轻挑起一抹笑容,望向了刘梦婷。
  刘梦婷的脸有些红,假装什么也没有看到,继续找话题与张清扬聊着。张清扬明白,小丫头在没话找话,她是担心自己受伤,害怕自己误会,所以才主动打开了话匣子。平时,刘总的话少可是在商界出了名的!
  而洗手间里的林成顺,此刻往脸上打着冷水,他似乎终于醒悟了。虽然过去也明白刘梦婷一直在婉拒自己,但他不愿相信。可今天亲耳听到刘梦婷对自己冷漠的话语,以及对自己热情的抗拒,似乎让他的酒醒了。
  郝楠楠的话更是深深刺痛了他的心,虽然很痛,但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确实为了他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