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女人也看见了他们,但是彭长宜和刘忠戴着头盔,她显然看不见他们的面目,但是却认得那辆摩托车,女人在那一瞬间愣了一下,随后和他们擦肩而过。
  回到单位,刘忠跟彭长宜说道:“刚才我看见张主任的家属了。”
  “就在咱们回来的路上,她去哪儿干嘛去了?没听说她那里有亲戚。”
  彭长宜心一动,似乎某些迹象已经显露了出来。
  彭长宜一天都在纠结的不是张主任的家属,而是叶桐。叶桐从省城出发前给他打了电话,说三四个小时就能到亢州了,另外还说昨晚的传呼收到了没有?彭长宜只好说收到是收到了,就是当时睡着了,早上才看见。叶桐笑了一下说道:“好吧,那晚上见。”
  叶桐挂了电话,可是彭长宜却看着话筒出神,叶桐明显向他发出了晚上的邀请,他该怎么办?
  晚上,彭长宜还没有来。
  叶桐参加完亢州市委的招待酒宴后,就回宾馆的房间等彭长宜去了。她徘徊着,几次想呼彭长宜,都是拿起电话狠狠心又放下。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过,叶桐彻底绝望了,她一不做二不休,拿起电话,刚要打给寻呼台,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叶桐放下话筒,不由的喜笑颜开,眯着两只好看的眼睛,欢快的扑到门口,一下子打开,说道:“就知道你得来……”话也说出了,门也开了,她一看门前站着的不是彭长宜,立刻窘的满脸通红。
  “哈哈,你怎么就知道他得来,我就知道他来不了。”来人是省委政策研究室一处的副处长靳远鸣。
  叶桐尴尬的说道:“舅舅,您那个学生也太可恶了,我约他他都敢不来?”
  “哈哈,你不了解他,他是农家子弟,农家子弟自然就比别人多了一份小心,我昨天就告诫你不要捉弄他,你不信,非要一意孤行,怎么样,受打击了吧?”
  “嗯,看来是我高估了他,不过看那天在哄抢现场,他真的是果断、威严,指挥得力,完全不像今天这么缩头缩脑的。”叶桐摔打着桌上的稿纸。
  “那是在事故突发现场,他表现出的是一个指挥员的全部素质,但是你想想你昨晚的信息和今天的电话,哪点跟工作有关,而且还那么暧昧的约他晚上见,他敢来才怪呢?如果真能来我还看不起他了呢。”靳远鸣说道。
  “我只是想试试他,谁知道他不经试?”叶桐在为自己辩解。
  “你试他什么?”靳远鸣笑着说道。
  “试试他的勇气,果然是个缩头乌龟,还以为他是个大英雄呢?”叶桐恨恨的说道。
  “哈哈,你太幼稚了,幼稚的好笑。”
  叶桐白了他一眼。

  “好了,给他打个电话吧,跟他说明,赶快叫他过来,就说我找他。”
  “我给他们宣传部的人打,他不是要公事公办吗,那就让他们找他,看他敢不来。”叶桐说道。
  “嗨,好了,别使性子了。快打吧,我坚持不了多大一会要睡觉了。”说着打了个哈。
  叶桐给彭长宜办公室打没人接,随后呼了他:请速回话,靳老师找你。
  果然,一分钟不到,房间的电话响了,叶桐示意舅舅去接电话。舅舅就拿起了电话,说道:“是长宜吗?”
  “靳老师,我是长宜,您也来亢州了?”彭长宜有些意外的说道。
  “呵呵,是啊,怎么,我外甥女约你不来,非得我出面你才来吗?”靳远鸣说道。
  “哦,叶记者是您外甥女?”彭长宜更加意外了。

  “是啊,你赶紧来宾馆,我有事找你。”
  靳远鸣的确是有事找彭长宜,他这次跟生精神文明办下来的主要目的是调研,在全省大力开展精神文明建设活动中,他们这些笔杆子们是要出经验和成绩的,叶桐跟他说了莲花村,靳远鸣很感兴趣,就跟着一同来了。
  不曾想这个任性的外甥女非要以那样一种姿态约彭长宜,也就难怪彭长宜不敢来了。
  十多分钟后,彭长宜敲门,叶桐给他开开门。
  “叶记者好。”彭长宜笑容可掬的说道。
  哪知,叶桐根本就不理他,绷着脸转身坐在了床边看电视。
  彭长宜呵呵的笑了一下,就握住了靳老师的手,说道:“没想到您也来了。”
  靳老师赶紧看了叶桐一眼,说道:“小桐,我和长宜去我房间吧,不影响你看电视了。”
  叶桐没好气的说道:“去吧去吧,就会过河拆桥。”叶桐本来说的是舅舅,可是说完这句话后,唯恐彭长宜多心,索性扬头说道:“彭书记,为什么我叫你来你不来,舅舅叫你就来了?”
  彭长宜笑笑说道:“我晚上有应酬实在脱不开身,刚把客人送走,本来是想来的,结果又接到了你的传呼。”
  “哼,鬼才信呢。”叶桐不屑的说道。
  彭长宜觉得这个叶桐尽管工作泼辣,为人热情活泼,但她身上时不时暴露出来的大小姐的脾气,确实很令人不爽,就说今晚这事吧,如果她开始就说靳老师来了,自己不管有多大的事,他彭长宜都会来宾馆看望老师,但是她非得弄这么一出,简直是被娇生惯养坏了,险些误事。如果不是叶桐的第二个传呼,他是不会来宾馆见她的。

  叶桐没有听到彭长宜反驳的声音,扭头一看,才看见他紧跟在老师的屁股后面走了出去,那样子生怕自己拉住他不放似的。
  叶桐的确喜欢上了彭长宜,尤其是彭长宜在哄抢现场中所表现出来的神情镇定和果断强硬,充分表现出一个男人坚定的阳刚之气,他的这个气质是报社那些娘娘腔的男记者们身上不具备的。
  尽管她当时对彭长宜的态度不太好,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对他的欣赏。叶桐对自己很自信,即便没有总编女儿这个身份,单凭省报记者这个头衔,也吸引了底层官员们不少讨好献媚的目光,可是彭长宜那天对她和爸爸说的话,表现的却是不卑不亢,这更加让叶桐对他另眼相看,一种不可名状的情愫就从心底暗暗滋生出来,与其说是以这种调皮的方式捉弄他,不如说是叶桐想试试自己在他面前的魅力。

  日期:2017-03-26 07: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