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王学成进来,说道:“刚才市委来电话,让咱们把哄抢这件事写个东西给市委办。”
  朱国庆皱了一下眉,说道:“都是报道惹的事。”
  彭长宜回到办公室,王部长给他打来了电话,王部长笑呵呵的说道:“彭书记啊,怎么样?”
  彭长宜明知道部长有可能指这件事,就说道:“部长,什么怎么样?”
  “呵呵,你小子也会装了,还能有什么,当名人的感觉怎么样呗。”
  彭长宜装作委屈的说道:“您也这么挖苦我,看来我真没法活了。”
  “哦?难道还有别人这么说?”王家栋故作惊讶的问道。
  “唉,一言难尽。”彭长宜故作唉声叹气的说道。
  “呵呵,樊书记刚才问我,我说不知道这事,你小子从来都没跟我汇报过。”王家栋说道。
  樊书记知道了,彭长宜有些紧张,说道:“书记怎么说?”
  “书记什么也没说。”王家栋口气这才认真起来。
  “哦——”彭长宜隐隐的有些失望。
  “国庆刚才在书记这里着。”王家栋说道。
  彭长宜想肯定是看到报纸后,朱国庆跟樊书记汇报这事去了,因为事件发生后,他们没有跟市里任何人任何部门汇报过,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是报纸登出来了,肯定市里要过问的。
  “长宜,还记得我原来给你们讲过‘三爷’的故事吗?”王家栋说道。
  彭长宜一愣,说道:“记得。”
  “呵呵,记得就好,记住,凡是主动为上。呵呵,有时间给我操得一顿海鲜吃。”王家栋说我就挂了。

  “三爷”,就是京剧智取威虎山里面的座山雕。“三爷”是模仿滦平叫的。
  当时,黄金和乡丨党丨委书记不和,那个丨党丨委书记借着他喝醉酒闯进女接线员宿舍这事,让黄金趁着酒劲写了一份情况说明并写了保证书,当时跟黄金说,只要他写了这个保证书就没事了,即便女接线员闹到县委也不顶用。后来,那个丨党丨委书记就拿着这份材料找到了樊文良,当时樊文良大怒,要处分黄金。
  王家栋当时跟他和卢辉谈起这件事的时候说道:“出事并不可怕,工作上,人生上,谁这一辈子不出点事,但是出事后最应该有的就是一个积极的态度。万事都有补救的机会,如果你连补救都不做,那就只有一条路,死。”
  王家栋又引申了说道:“智取威虎山这出戏好在哪里,我看不是好在反应英雄这个主题上,而是反应在滦平和假胡彪的斗智上。滦平是真心的为三爷好,警告三爷胡彪是假的,尽管他说的是事实,但是已经晚了,他被杨子荣抢占了先机不说,还不讲究斗争的智慧,而是当着众人说,三爷啊,这个胡彪是假的。他在这里就犯了一个错误,一个极其严重的错误,他破坏了潜规则。试想,这个时候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三爷说胡彪是假的,那把三爷置于一种怎么难堪的地步?三爷是谁呀,是座山雕是山大王,是被众匪仰视的人!这样的人怎么能错?所以,就冲这一条他就得死。第二条也是关健的一条就是杨子荣先入为主,抢在滦平前取得了三爷和众匪首的信任,这一点他争取了主动,占尽了先机,所以尽管滦平对三爷忠心耿耿,是真心的为三爷好,但是因为没有争取主动,又不注重跟领导沟通的方式,即便你是忠心的也白搭。”

  记得最后王家栋曾经反复说道:“千万别害怕跟领导沟通,领导的眼睛不一定二十四小时都是睁着的,可是领导的耳朵却是二十四个小时都支愣着。所以,凡事都要主动。滦平就因为失去主动权又不讲究政治斗争的方式方法,即便是正确的都不行,何况你做了不正确的事就更不行了。”
  彭长宜陷入了沉思,部长打电话来,特意跟他说起“三爷”的故事,显然是有些用意的。
  难道自己在这件事上做的不够主动吗?
  想着想着,他突然笑了,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于是,他中午哪儿都没去,简单的在食堂吃了点饭后,就回到宿舍,用了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一篇由莲花村哄抢事件引发的辖区内精神文明建设的意见稿形成,几乎是一气喝成。这也是叶天扬提示过他的。
  写完后,他没有立刻让朱国庆看,而是在等待,叶天扬说今年要在全省大搞精神文明创建活动,要彭长宜把握先机,到时可以给报刊甚至内参投稿,更可以搞出自己的特色。
  机会的确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没过多长时间,全省果然召开了精神文明创建活动动员会。彭长宜起草的意见稿经朱国庆的手,送到了狄贵和和樊文良的手里,立刻全市转发。大会召开后,新闻记者就涌了下来,作深入报道;那些搞理论研究的笔杆子们也纷纷往下跑,力求抓到最鲜活的例子。

  这时的莲花村,不但按照彭长宜的方案重新启用了高强,还在全村开展评选五好村民的活动,还有一系列内容积极健康向上的文体活动。
  彭长宜一鼓作气,又找到了已经就任为交通局副局长的寇京海,帮助争取优惠政策,修通了进村公路和村里的主干道,使这个村彻底改变了面膜。当叶桐再次来到莲花村的时候,莲花村已经变了大模样了,很快,亢州的莲花村成了锦安的典型,也成了全省的典型。
  这天晚上,彭长宜接到了叶桐的电话,她说他跟着省精神文明办和省政策研究室的人要到亢州调研,彭长宜笑着说道:“我只能代表彭长宜对你的即将到来表示欢迎。”
  稿子见报后,彭长宜跟叶桐打过电话,向他表示过感谢,叶桐也几次给彭长宜打电话,向她咨询基层的一些情况,一来二去,俩人就熟稔起来,说话也就没了生疏感。
  叶桐在电话的那头咯咯的笑了,她撒娇的说声:“讨厌了。”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握着话筒,似乎从她那声娇嗲的三个字中,品出了一些其它的意味。
  随着跟叶桐交往的逐渐深入,他觉得这个人并不是那么不好打交道,某种程度上,还帮了彭长宜。
  但是最近叶桐的电话明显频繁起来了,每次总会参杂着一两句这样的嗲话,刘忠就跟彭长宜说,可能这个女记者爱上你了。他当时笑笑说道:这怎么可能。我有家有业的,人家怎么会爱上我?但是每次通话都能从叶桐的话中听出一些别的味道。
  有消息说,开发区项目今年就能批下来,本来没那么快,据说江帆频繁的往返省里和北京跑了好长时间,这样就加快了上级部门审批的速度。
  彭长宜理解江帆,他也是在跟自己赛跑,毕竟转过年后,他头上的代字就该去掉了,在下一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他总要有可以拿得出去的成绩,这样做起报告来也有底气。即便什么都不做,就这一项也是他这一年的成绩,何况,他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尽管小心地跟樊文良保持着密切的合作的关系,但是自从孟客来了以后,江帆就逐渐伸出自己的触须,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悄悄在进行着扩张,扩张自己的执政理念和手段,只是这种扩张都是在夯实基础工作上进行的,所以,并没有显示出他的急功近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