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着这温婉如润的声音,江帆很受用,来自女人的关怀尤其是美女的关怀,总是让男人心里感到舒服和温暖,要知道江帆很久都没有女人关怀他了,他冲她笑着说道:“谢谢你。”
  “市长在几楼?”姚静走到近前问道。
  “八楼。”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去您那里喝杯茶?”姚静的眼里闪着一种致命的魅惑。
  “这个…...”江帆当然介意了,这么晚了,又是一个女士。如果姚静说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和您谈谈的话,他都可以说有时间到我办公室谈吧,但是眼下人家说的是喝杯茶,他不会连一杯水都舍不得给女士喝吧?
  “我躲起一会,省得让他们找到我,烦死男人喝酒了。”姚静进一步说道。

  江帆这时看到总台后面的两个服务员掩住嘴,偷偷在笑,如果他拒绝姚静的请求,肯定会对姚静影响不好,姚静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个服务员,脸上就有了尴尬之色。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说道
  “怎么了,难住您了吗?”姚静的嘴角分明有了一丝挑衅的意味。
  “哦,可以,只是你还有客人。”
  “有厂长在,少我一个没事,巴不得有个借口出来透透气。”姚静说道。
  江帆不在说话,就朝电梯走去。窄小的空间,两个人一时无话。江帆想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刚想说什么,六层到了。
  八层和七层还有九层是整栋楼里最豪华的楼层,这里的房间都是大套间,是不对外的。书房、会客室、卧室一应俱全,一般客人是住不到这三个楼层的,只能住到一至六层。江帆之所以来这里住,主要原因是这里清静,外界来这里的人很少。这里的服务员客人不叫是不会出来的。
  江帆在前,姚静在后,进了房间,姚静惊呼:“真没想到,亢州居然还有条件这么好的宾馆!”
  江帆笑了一下,开始有些后悔带姚静上来,他赶紧给她沏水,你不是喝水吗,喝口水赶紧走吧,这孤男寡女深夜独处一室,即便什么都不发生,让别人知道也是有口难辩。

  姚静接过了水杯,轻声说道:“谢谢市长赐水。”
  江帆笑了,他不想跟她开玩笑,但是又实在跟姚静没有话说,就又打开了音响,立刻,传来了轻柔的乐曲。
  音乐,立刻让房间不再空旷起来,温柔、舒缓的旋律,拉近了心灵的距离。姚静端着杯,坐在了沙发上,江帆则靠在一个矮柜上,双手抱住胸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听着音乐,他实在不知该跟她说什么好,觉得这样冷淡一位女士很不礼貌,就没话找话说道:“我听说姚主任是竞争上岗的,了不起。”
  哪知,姚静的眼神悠地黯淡了下来,目光就浮现出一层哀怨,她幽幽的看了他一眼,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唉,我跟许多升斗小民一样,混生活而已。今天不往前奔一步,生活就可能倒退。如果我不来棉纺厂,还在学校当代课教师,我的妹妹就完不成学业,我的弟弟可能也当不上兵,我那一点代课的工资,根本就养活不了他们。所以,只能往前奔。”
  她伤感的说着,眼睛有了水汽浮动。
  姚静说的没错,在外人眼里,那些在公司独当一面的女人,个个都是女中豪杰,恐怕这些女豪杰们的背后,大都是被泪水浸泡着的吧。何况眼前的姚静,又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女人的苦难有的时候男人是体会不到的。
  江帆的眼睛看着别处,他装作没看见姚静此时的眼睛,有些东西你是不能看见的,看了以后,它就会借势往你的心里钻。哀怨和泪水,是女人两件致胜的法宝,男人会在不经意间被它击中,江帆不想让姚静把自己击中。
  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姚主任真会说话,我们都是在混生活。”

  也许,只有像丁一这么没有任何生活压力的女人,才能保持一颗淡定的心和一份内心的宁静吧,也只有像丁一这样的女人,才能把蝇头小楷写的这么干净、清丽和俊逸。
  想到丁一,他突然就想起了她白嫩的皮肤和睡裙里那对跃动的小兔子,那该是一只手刚好握到的大小吧,想到这里,他的心突然跳了起来,身体里就有了一种本能的冲动,鼓腹间就有了灼热和胀痛,以至于姚静来到他跟前,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柔软的胸挨着自己之后他才发觉。
  “跳个舞吧,别辜负了这么好的乐曲。”姚静看着他,眼里就有了一丝缠绵和情意。
  他还没反应过来,姚静就拉他来到中央,他本能的想拒绝,可是当姚静那软绵绵的手,放入他掌心的那一刻,他身体的反应更强烈了,就像被磁铁吸牢般的依附在她身上,随着身体的潮涌,顺着她的牵引,走向那淡蓝色的湖水里……

  他机械的随着姚静舞动着,脸涨的通红,低头看姚静,发现她的眼神里有一抹无比的温柔,那抹温柔千娇百媚,万种风情,如醉如痴,她柔软的身体更是紧贴在自己身上,如同软体动物一般。
  他不知怎么和姚静躺在里间的大床上的,只记没跳几步,姚静就把双手环上了自己的脖子上,头偎依在他的怀里,身子紧紧的贴在了自己身上,贴在自己膨胀的地方,他的身体立刻就有了一种爆.裂般的难受。
  不由分说,抱起她就滚到了床上,三下五除二,扒光了女人的衣服,只见她白的晃眼,渴望云雨的她,风/情万种,分外娇.媚,脸色红润,心醉神迷……
  江帆的身体反应就更强烈了,他低吼一声,就俯下头,将自己的脸贴在女人的胸.前那两座山峰上,高大的身躯压在她的身下,隔着衣.裤,使劲的挤压着自己的灼.热和坚.硬……
  “嗯……唔……”姚静眯缝着眼,发出了一声娇.喘的呻吟,这娇.喘的呻吟,就像进军的号角,召唤着他。

  他迅速褪去自己的衬衣,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当他再次付在女人胸.上进行攻略的时候,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
  他一激灵,头从女人的胸.前抬起,手就停止了动作。
  电话仍然响着,在空旷寂静的夜里,出奇的刺耳,他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呼吸着,心脏跳的跟擂鼓一样响,半天,他才慢慢平复下来,拿起了电话。
  一般来说,坏了领导的好事,这个人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可是江帆不但不恨彭长宜,内心里还有点感激这个电话来的及时。
  挂了电话,他彻底清醒了,将地上姚静的衣服捡起来后扔给了她,自己拉好裤.子上的拉锁,重新穿上衬衣,说道:“对不起,穿上衣服走吧。”
  一个很有可能缠缠绵绵发展下去的故事,就这么硬生生的被打断被终止了,这不得不说是非常残忍的。但是没有办法,姚静恨死彭长宜了,她银牙紧咬,羞愤的脸通红,快速穿上衣服后,就往门口走去。

  江帆清晰的看见,姚静的眼里闪着一种泪光,是又羞又恨的泪光,就像一只美丽发.情的孔雀被残忍阉割后的痛楚,总之,他不敢看她。
  眼看姚静开门要出去了,他的心突然软了,说道:“等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