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4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了,就算在办公室里,没有外人在也不必要这样拘谨。”钱维扬露出些少见的微笑来,说着从办公桌后走出来,杨秀峰忙走两步将他的茶杯端着往沙发前放茶几上。
  “也没有什么事,下午不忙吧。”
  “不忙呢。”
  没有想到钱维扬会这般客气,杨秀峰就显得有些惶恐的样子,虽知道钱维扬喜欢自己在他面前表现得更随意写,但实际上真要表现随意了,他那种惯于高居上位的心态会对自己有什么用的感想,可不敢去拂逆,惹他产生另一种印象。
  “晚上没有安排吧,你到‘柳梦’去和雄健斌碰碰头,他有是要跟你说。”钱维扬说,这时却不给杨秀峰什么选择。如今对“柳梦”会所自然是熟悉了,手里还有张会所的银卡,也到过会所几次。如今杨秀峰才进市政府里,也不好多在柳梦那种场合里多露面,但要代表钱维扬过去见雄健斌,那就是去办事自然优势另一回事的。
  “好的。”杨秀峰答道,本来晚上约了李秀梅的,白天来那个人没有时间,但心里已经将那欲念触发了,不好好消磨一番哪会自在?杨秀峰直到接李春雷电话之前都还在设想这事。要安排在哪一家宾馆里有更适合两人的条件,让两人放心地排泄心里的激情。听到钱维扬的安排,他却毫不犹豫地极为干脆地应下来,钱维扬的事不说对晚上才是设想,就算已经脱下裤子,也得立即提起来就跑。
  钱维扬对杨秀峰的态度很满意,犹豫了下,像是有话要说,却又忍了下来。
  从办公室里出来,对李春雷怎么想杨秀峰心里是清楚的,对法化解的矛盾,杨秀峰也不会白费力气去做什么。装着接受什么工作似的样子,给人一种沉重不堪却又不得不权利应对的神态。和李春雷相比,杨秀峰知道自己目前根本不能和他抗衡,相差太远了。
  走进柳梦会所里,杨秀峰不由地从心底里就生出一种情绪来,感觉到自己到这里就像那鱼儿被放进水中一般,有种全身心地放松。虽说到会所里也就三四次,但会所里的情调、会所里的会员、以及其他人看过来的那种不带多少歧视性神态,都让杨秀峰感觉到舒坦。
  平时的那些小心谨慎,此时也都可以放开了。这也是柳梦会所里的会员之间有的一种共性。进入会所就要将会所之外的地位与荣耀都要忘记,每一个会员都是平等的。实际上,平等只是一种追求性的东西,但总比在外面有着严格的差异不同的。能够进入会所里来,每一个会员也都有着自己的身份以及在现实里能够为他人提供便利的,才有可能拥有银卡。
  会所还有另外一层的意思,那就是利用这样的形式,让这些在现实里拥有特权的人们,在会所里可以沟通,将自己的特权和其他人进行一定程度的互换或交易,似的每一个人都将手里的特权最大化,极尽限度地利用着特权,进而形成一种网状似的关系。
  这种所在,对于像杨秀峰这样的人说来,才是最为有利的存在。无论与谁产生关系,都将会给自己带来利好的结果。
  才进会所里,杨秀峰感觉到浑身都有种清新,精神格外地好,而整个人都状态也都上来,使得他看上去更有内蕴、更有风度和魅力。来之前与李秀梅解释也很简单,工作大于一切,那是心里也还有些郁闷,但真到会所里这种极具“灵气”的地方,杨秀峰也就将之前的懊恼忘记。
  雄健斌不知道来了没有,此时时间还早,多少的人都还没有到来。雄健斌在柳市里地位很高,在会所里其他会员见了都很尊重他。这些成员既有平等交换利益的一面,同时对比自己有着更强劲的存在却是要尽力依靠过去,让自己能够得到更多一些的利益。
  不知道要不要四处找一找,或给雄健斌打个电话问一问,看他是不是已经到了。心里也明白,雄健斌不可能这么早就到了的,自己之所以选在这时候到来,看能不能有机会再找到其他人,也好有机会经营自己的一点人脉。

  “这不是杨科长吗,好久不见了。”一个声音将犹豫着的杨秀峰思绪打断,“来,我陪杨科长喝一杯,不介意吧。”
  杨秀峰估计着雄健斌应该还没有到来,正思谋着要怎么样去找一个猎取的对象,结识一番,好为今后自己营建的圈子里有一个臂助。在这里,随便认识一个人,如果两人的关系确定下来,今后都有很大的用处。可不比在会所外认识的人,地位参差不齐。会所里每一个人,在外面所拥有的资源,都会比杨秀峰要好。
  杨秀峰能够进到会所里来,完全是因为钱维扬要他过来办事,而雄健斌也是想拉一拉他,让今后同钱维扬的往来中更顺利一些,才帮杨秀峰弄会所里一张银卡。杨秀峰真正的资历和地位,是没有资格进来的,没有拿得出手的资源和其他人进行兑换,使得大家的利益都得到增值。
  知道会所能够给自己带来尽多的好处,杨秀峰自己不能总进到会所里来,但每一次都想从中得到些实惠的利益,对于会所提供的服务,倒是没有多少心思去享受的。

  这一声突然声响,让杨秀峰惊了一下,但他算是平稳没有表露出来。扭头看,见是一个丰韵的女人,忙说“邢局长邢大美女,您好。”
  见是市国土局的副局长邢静,这女人上两次就有过照面,知道女人对自己有些想法。那是见杨秀峰帅气而年轻,到会所里来,大家都是来玩的,也不介意在会员里寻些知己,结下鸳鸯露水。看得出邢静在体制里混得熟捻,对她自己的优势能够很准确地把握住。
  虽说这女人足有四十岁了,但那**劲却很足,和其他的会员也比较熟悉,卖弄些**来博取别人对她的关注。上回邢静见杨秀峰时,就表现出足够的兴致,也曾要杨秀峰平时找她约她,可杨秀峰一直都没有这心思。在国土局里,不论哪一级的,都有足够的优势资源。就算邢静只是一个副局长,在具体关于国土局工作范围里的事,权力就不小。能够提供或交换到更多的利益来。
  在会所里,随便找一个人出来,都会比杨秀峰自己要强。对邢静有什么心思,就算心里明白,而心中对邢静也没有好感,却不会冷脸相对,杨秀峰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有可能会求道人家手里去,这时好颜相对今后才会有更多多便利。这也是走在行政系统里的人为人处事的准则。

  “我不好。”邢静说,脸上挂着笑。杨秀峰虽知道是她故意在吊自己的心思,却不能够不去迎合,看着邢静。她**却显得俗,有着更多的那种在权力场里洗涤的痕迹。见杨秀峰脸上也有着笑,看着自己,邢静知道想他这样的人在会所里还没有混熟。属于她最想结识并搞好关系的目标,会所里更多的人都不怎么会将她放在视野里,能够走进会所里来,完全是钱开路的,就单凭她目前在柳市的地位只能勉强达到进会所的条件而已。

  而凭她的资本,想要在会所里得到更多,也是极为难达到自己的目标的。
  “这么久都不打姐的电话,是不是将我忘记了?你想,姐这么没有面子,哪会好啊。”说着虽有责备杨秀峰从不找她,但也是想要杨秀峰今后多和她往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