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4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或许是吐得厉害了,使得严文联浑身都没有了力气,这时有杨秀峰帮扶一把,也就软塌塌地想站,却又站不牢,脚弯里总是不得力。杨秀峰虽也有酒意,却知道自己要怎么去做,将严文联的一只手牵过来,搭在肩上。肩头顶住他的身子,也就扶了起来。
  要是自己也呕吐,那就更没有力气,想将严文联扶起来都不可能。要是再去叫人过来帮忙,严文联哪肯丢这样的面子?
  扶住了,站稳后杨秀峰才伸手去将按住按钮,让水冲洗马桶,但一时哪能洗掉,总算将味道变得淡一些。两人转到洗脸处,杨秀峰咬牙扶住严文联,他虽说浑身没有力气,但人还算清醒,估计喝酒也就是喝杂了些,酒却没有多喝。
  接一杯水让严文联漱口,然后将他的脸也用毛巾擦拭后,才将他扶到沙发上坐。这个过程,严文联都没有说什么话,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对杨秀峰还是很配合的,也让杨秀峰少费了些力气。

  端一杯茶放到严文联前面,要他慢慢地喝,免得烫伤了舌头。
  “市长,要不我弄点醋来?”醋和茶都能够解酒的说法,也不知道有没有科学依据,但也都有不少人去做的。
  “不必了,秀峰,我已经没事了,你去睡吧,明天还要工作呢。”严文联说,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严文联对工作的态度总让人有种用筷子夹豆腐的感觉,总是不得力。
  “市长,你先喝杯茶。”杨秀峰说着到洗簌间里去,用宾馆提供的杯子一杯一杯地舀水去冲洗马桶壁上那些冲洗不到的位子。冲了几杯,才觉得这不是办法,想到用冲凉的喷头来冲洗,心里不禁有些苦笑。自己还是有些喝多了,反应这么慢了。
  再出来,严文联好像是精神了些,杨秀峰问了下情况,他自己也觉得喝下热茶之后,浑身的力气回复不少,严文联说着小站起来,却哪又站得了?杨秀峰说,“市长,我扶你到床上去睡吧。”
  也就不听严文联说什么,坚持着要将他送到床上去睡。严文联也不在坚持,半夹半扶地被送到床上睡了。要杨秀峰自己回房间里去睡,杨秀峰应着,却留在沙发上坐着没有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严文联自己睡着了,而杨秀峰也在沙发上入睡。
  直到临晨,严文联忍不住尿醒来,走出来见杨秀峰一只脚掉在沙发下,可算是很难看到睡姿了。可看在严文联眼里却变得很可爱,就算是醉酒了,杨秀峰的睡眠还是很浅。夜里总处在那种要照护严文联的意识里,等严文联小解走回时,也就醒来,站着要过来扶住严文联。严文联说“秀峰,我已经没事了,你安心睡睡吧。”
  杨秀峰还是坚持着扶他到床上去,说“市长,我年轻着,就算熬两三晚不会影响到工作的,你放心休息好吧。”
  第二天早餐后严文联没有恢复过来,也就在县里坐镇指挥协调。到下午杨秀峰等人督查后回县里,反馈会议上也有两组分别发言,严文联不动声色地端坐着,也不会有人看出什么来。
  回市里,杨秀峰依然和严文联在一车上,出了柳河县后,杨秀峰还是不断地回头陪严文联聊天说话,严文联说“秀峰,闭眼休息休息,要不回到家里精神不振可不好。”
  “没事,和市长您在一起,就想着要多学习点东西。”
  “年轻就是好啊。”严文联感叹一句,突然说“秀峰,好好工作,我们争取今年之内把你的副主任职务解决好。”
  下县里督查入学情况,前后也就六七天时间,除了在柳河县住一次之外,不论行程怎么安排,严文联也都要赶回市里。理由是这样就不会影响第二天的工作安排,也只有杨秀峰心里明白,严文联是那次在柳河县喝醉了,那一吐,就像要老命似的难受。这种滋味对年轻人说来可能没有什么,忍一忍也就过了,但对严文联这样的上五十岁的人,多来两次只怕半年都难得恢复过来。
  当然,这内在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知道。
  督查结束,杨秀峰自然又回到市政府里,就像平时的一天天一般。可他心里却总在盘算着,督学回来这些天,每一个县所收取的一般礼品,也就有不少的量。或许有人会将那些物件转折拿到市场上去卖,柳市里也有这样的礼品回收点。回收点价钱也算公道,蒋继成曾跟杨秀峰传过这些暗招,将礼品转成现金也不是说缺钱花用。大多数人也都会选用这样的办法,来处理工作中收到的这些礼品。
  细算下来,这些天到每一个县里,杨秀峰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但他自己的收益不小。单说首饰物件,就有七八件了,大多是金、银、玉器。当然,玉器只有一件,很多人也知道玉器的价格浮动不定且真假难辨,送礼者也不敢保证所购之物是真品。就算是真品,品质也会有差别,看着相差不多的玉器,或许价格上就相差两三位数。收礼的人也不知道其价值,更不好处理。而金银首饰就不同,都有固定的标价,真假品相对说来也更有依据一些。

  反复想着,杨秀峰觉得这些礼品都处理掉,也不留在手边。将那玉器送给李秀梅最适合,主要是李秀梅也从不贪要杨秀峰的东西。不好处理,直接说透了给李秀梅她心里也不会有什么想法。再说,既然是县里送出来的,品质想来也不会太差,就算平时自己戴用,也不会太丢脸面。
  廖佩娟那里已经得到一副银手镯,要是给多了,她心里就会有贪念,想着要更多。这也是廖佩娟的一贯思维,杨秀峰早就知道这一点。再说廖佩娟就是那种不知道记情的人,对她这么好也都是那一会儿,而转眼过了后,记住的就都是那些她认为对她不好的事情来。
  无论是钱还是物,都不能多给廖佩娟。回想岳父对这些事的处理,估计也是这样做的。这些年来,都不见岳父拿多少东西回家来,他会没有人给东西?杨秀峰之前还没有注意,但如今知道岳父在那样的位子,逢年过节的,也都不缺人来献殷勤。但每一年,廖佩娟和岳母从头收礼得到的东西,也就那么一两件。这倒是给杨秀峰一个提示了。
  李秀梅那里只是给她一件玉镯,那对其他一些礼品也就不必要让她全部知道。已经想好要怎么来处置这些了:将两条金项链、两幅金耳环各挑出一副送给周英慧,也就等于间接送给了钱维扬。另外将项链和耳环直接送钱维扬本人,对他身边有多少红颜知己,杨秀峰猜他不只周英慧一个。这些首饰,他自然会有用处的。
  其他的银饰,滕兆海那里是不能少的,要送两对过去,蒋继成等人也要表示下。当然,不是直接送滕兆海的,而是送给桃桃、田姐等,于萍也是要送的,不能多,意思到了就行。这些天反复比较权衡,觉得这样处理差不多了。
  杨秀峰却突然想到唐佳佳那里要不要表示点什么?自己在市委那边就滕兆海一个,要是再多一个人帮自己,人脉上就会宽广多了,与唐佳佳之间那次是有点暧昧的意味,但那是喝了酒,酒后没有乱性也算是经受过考验了吧。只是不知道唐佳佳心里会怎么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