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3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对张志刚说来,得到杨秀峰的引荐之后,要和李光洁拉上关系也就顺利多了,毕竟当着杨秀峰的面算是答应了张志刚的靠拢。
  接下来三人虽说都带着醉意,但彼此之间的关系已经确立,倒是欢畅多了。
  有严文联在,杨秀峰也不能够玩得太欢,随时要留意着,就怕严文联突然找他。严文联平时话不多,喝了些酒后也不像一些人就念叨个不停,算是一个有着很好酒德酒品的人。但有时也会发作,比如说喝醉了后,偶尔会想到高兴或痛苦的事,这时会念叨起来。
  杨秀峰还从没有遇到过一次,两人下县里工作,也极少在县里住下没有回家的,就算县里接待,严文联喝酒也都控制着,不让自己醉的。
  作为专职秘书,今天要不是柳河县这边的人将他和严文联分开接待,杨秀峰也不可能单独出来见朋友的。但这个时间却要把握好。杨秀峰一边喝酒聊天,也在留意着时间,等时间估计差不多了,就得主动去联系。只要将严文联安置休息了,一天的工作才算是完结,自己也才能够安心地睡下。
  不好直接联系严文联,杨秀峰先用电话和王超联系。王超喝酒也到位了,说了好几句都没有说清楚。杨秀峰耐着性子,估计严文联肯定也喝到位了,要不王超哪敢多喝?只有陪好了领导才是最好的接待,而不是自己先喝醉了。

  问清楚严文联在政府宾馆的包间里,杨秀峰就跟李光洁告辞。和李光洁之间是纯朋友之间的事,要不,杨秀峰单是他的职位却不能让李光洁出面来陪着。在县里,王超的排位远在李光洁之后,要是让严文联知道李光洁陪杨秀峰而让王超陪他,结果可想而知的了。
  张志刚知道轻重,杨秀峰要去政府宾馆,李光洁不能够送过去,免得给人见了不好,犯忌讳的。就表示由他陪着杨秀峰回宾馆去,请李光洁放心。
  两人很快就到政府宾馆里,张志刚知道去处就带路找到王超和严文联,他们那边也人少,坐在一起的还有就是市教育督查的那位领导。杨秀峰进去后,先给几位道歉,说是去见了朋友,来迟了。王超就看着张志刚,估计是张志刚陪着去玩,才回来。对张志刚也就点头微笑,说辛苦他了。
  杨秀峰忙将话题转移开,说“市长,今天您辛苦一天了,工作的事现在就不要多考虑,有什么都先交给我们来做,也让我们有锻炼的机会不是?”
  严文联手边一杯啤酒,似睡非睡,人也在半清醒状态。知道杨秀峰来了,也不说话,把杯子举起来。王超见了,也就顺着说,“严市长,很羡慕您有这样一个能干的人才。严市长识人用人的智慧,我们是一辈子都跟不上的。”
  这话连着给杨秀峰也夸进去了,杨秀峰忙说“我哪算什么人才,只是能够在市长面前,跟在他身边学习,确确实实收获丰厚,不是你们能够想象得到的。市长,我借花献佛敬您一杯酒,一为感谢您一直都栽培,也为来迟赔罪。”

  说着将倒满的酒杯举起来,往严文联杯沿下轻碰了下,再让王超等人看了看就一口喝下。严文联本来是懒懒地坐着,见杨秀峰喝了酒,心里也明白。像柳河县这样地,对领导们的接待都会分开去接待的,此时杨秀峰就能够过来,而且都还没有醉酒,也知道是他心里想着自己。人心里虽明白,但也不会就暴露出来,对杨秀峰的好感却更多了一份。将杯里的啤酒也喝了一大口,杨秀峰见了,忙着再倒一杯喝下算是对严文联的感谢。

  喝酒是没有止境的了,杨秀峰对王超和市督学领导都表示了意思后,也将近午夜了,第二天还要有工作,再说严文联显然已经累了,不能够再缠着闹。杨秀峰又喝了几杯啤酒下肚,人虽说还清醒,但也只是勉强控制着。
  随即就间接地问到严文联的房间,没有直接说要散了。严文联或许今天是比较开心,才会坐在这里还不想走。王超会怎么样安排,严文联不会说,王超也不会提及的,杨秀峰自然也不会问。等杨秀峰问了严文联的房间情况,严文联也就想到该回去休息了,说“王超县长,你的工作我们都是看到的,市里对柳河县的教育都很放心。明天还有工作要忙,今晚就到此为止了吧。”
  王超自然也不想拖得太久,见严文联提出来,忙说“感谢严市长的鼓励,工作上我们会尽心尽力的。能不能达到市里的要求,还要请严市长多指导多批评。时间不早,明天还有工作,我提议大家来团圆一杯,就休息了,严市长您看……”
  “行吧,就这样。交流的时间和机会今后都可以找,可不能够耽误了眼前的工作。”严文联说着,杨秀峰感觉到他的思路还很清晰,心里也放心不少。严文联没有真醉了,自己也就可安心睡踏实觉,要是真醉了,还不得守在他房间里一夜?
  喝了团圆酒,严文联在众人的拥簇下往宾馆房间里去。政府宾馆没有电梯,从二楼往五楼走,才上不多的楼梯,杨秀峰就感觉到严文联情况有些不妙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酒意而感觉错误,就觉得他身体涌动,像是要吐的样子。但却让他给强制地压下来了,其他人虽跟在身边,但人人都酒意不浅,还有谁会这样细心?
  进了房间里,严文联似乎将酒意压下去,不知道是很累了,还是压制那翻涌的酒气很难受,总之一言不发。杨秀峰将王超、张志刚等人应付走,送他们下都楼梯口,也就不再相送。心里也想会房间里洗簌睡了,但却觉得还是要去看看严文联。不说这段时间他对自己还不错,就是同事,到严文联这样的年纪,喝了酒还没有躺下自己也得去看看才放心。
  也就折身回严文联房间里,房间门没有关牢,灯也还开着,杨秀峰敲了敲门没有声音,也不在意地进去。严文联却不在之前坐的那种沙发上,杨秀峰听到洗簌间里有水声,也不知道严文联是在冲凉还是在洗簌后准备休息。此时也不好直接推门进去看,要是严文联光着身在冲凉,冒昧地进去就不好看了。
  站立一会,就听到洗簌间有呕吐的声音,那声音听着让人感觉到极为吃力痛苦。杨秀峰就不再犹豫,推门进去,见严文联倦着身子趴到抽水马桶上,头身在马桶里呕吐。一手扶在马桶沿壁,一手撑在地上。洗浴间里一股酸臭腐腥气,杨秀峰自己也喝不少酒,胸腹间那股翻涌味道对那气息更是有种抵挡不住就要呕吐的感觉。
  拼命咬了咬舌尖,使自己清醒些。杨秀峰对呕吐的控制能力,是之前在家里给廖佩娟比出来了的,就怕万一在房间里呕吐,那非得有十天半月地给骂。此时,咬住舌尖,强行让自己清醒,那股弥漫在空间里的味道也就很浓。

  心里有了足够的准备,还是能够忍住。只要忍住了第一次想呕吐的冲动,也就能够压制下来。将注意力转开,到严文联身边两手去揽住严文联的腰身,将他扶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