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9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令公望了大首长一眼,看不透他的表情。他低头,默默思量着领导的话。
  高层办公厅主任,说得难听点,那就是过去皇帝身边的大内总管,看似职位不起眼,但其权利大得惊人。过去有很多朝代的大内总管都可以代理皇帝批阅奏章。现在上头的许多文件、工作都要经他之手。当然,能甘当此大任的人,都是大首长的决对心腹。

  孙令公默默地想,看似大首长对张清扬很欣赏,刚才那几句评价里头是不是还隐藏了些什么?
  刘家历经三代,刘老虽然退休了,但是其在党内、军中的支持者仍有很多。第二代刘远山在决策层的排名也很靠前,第三代张清扬又是赤手可热的政治明星、经济能手。看起来,刘家是不会中落了。
  这几年刘系在干部上的种种运作也可以看出来,第二代已经掌握实权,第三代逐步接班。这种接班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有可能是一届,更有可能是两届。
  想到这些,孙令公突然想到,大首长如此评价张清扬,是不是有向刘系示好之意呢?不会只是对张清扬欣赏吧?
  如果大首长看好刘系,并且有扶持的意思,那么在未路的仕途中,孙令公也要调整他的策略。必竟大首长还只能干一届,等大首长退了以后,以他现在五十几岁的年纪,如何继续在官场中占有重量级的位置,这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大首长的接班人以及大首长所支持的政治派系。
  如果大首长真的要与刘系建立某种关联,那么他在辽河的问题上,又是持什么样的态度?李小林的案件,看似不起眼,但其实引起了党内很多人,很多派系的关注。李小林代表着刘系,辽河代表着张清扬,这一次乔系的反击,大家都看在眼里。
  孙令公心思有些乱,政治总是不到最后一刻,不见分晓。
  “这样的年轻干部,我们要适时的保护。”大首长突然开了口,“他对经济的建议,对农业改革的思路,都很有前瞻性!”

  孙令公似乎明白了领导的意思,但没有马上说话。他深知大首长的性格,应该还有话没说完。
  “有时候总冲在前面,容易受到伤害啊。稳一稳,稳一稳是有好处的,我看……先磨磨他的性子,让他去学习几个月的马克思。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办吧。”
  张清扬偷眼扫了下省纪委副书记孙太忠的脸色,心中暗笑。他与面前的双娇集团总裁刘梦婷小姐握手寒暄。握着她的手,张清扬这才明白小妮子为什么下午会给自己打电话。
  “张书记,我想这位您应该认识吧,这可是我们辽河资产最雄厚的公司双娇集团总裁刘梦婷大美女!”
  郝楠楠知道他们间的关系,如此介绍,那就有些恶搞了。
  张清扬抓着刘梦婷的小手,刘梦婷偷偷地挠着他的手心,脸上却很稳重地说道:“张书记,您好,当年要不是有您在,我们集团也不会发展得如此迅速!”
  “刘总,您客气了!”张清扬微微一笑,也偷偷地抓了几下她的手心。
  与众位商人客套完以后,张清扬对郝楠楠说:“我去和孙书记聊聊。”说完,向孙太忠座位的方向走了过去。
  瞧见他过来,孙太忠不太自然,但也只好起身相迎。论级别,一个副部,一个正厅,张清扬还是高层委员会候补委员,相差比较悬殊。
  “孙书记,您好啊!”张清扬满脸堆笑。
  “张书记,您好,您现在可真是年轻有为,意气风发啊,呵呵……”虽然心里不情愿,但孙太忠表面功夫做到了家。
  接受郝楠楠的邀请,来到现场以后,孙太忠就知道自己是不应该来的。过来干什么,看他张清扬甩威风吗?他已经断定,今天的晚饭是不会令自己愉快了。辽河的干部在张清扬的经营下,团结得就像一块铁板,素有“张家班”之称,可见一斑。
  专案组来调查李小林问题,到辽河以后处处碰壁,不但半点线索查不到,辽河方面更是没有人配合,无论找谁问话都碰一鼻子灰。要不是省长吓了死命令,不查出问题不让回去,孙太忠早就想撤了。
  孙太忠心中比谁都清楚,自己这回看似得到重用,其实是被当枪使了。他在省纪委本没什么实权,现在又过来查辽河的问题,摆明了是被人利用。手中有证据还好一些,公事公办。可只是一些传言和捕风捉影的东西,这个案子怎么查?
  与孙太忠客套以后,张清扬又与专案组其它的工作人员握手打招呼,自称自己也是纪检干线走出来的干部,惹得大家哄笑。人群中有陈喜的身影,两人也握了手,但是并没有表现得过份亲近。必竟现在站在对立面上。
  打完招呼,张清扬半认真半开玩笑地对孙太忠说:“孙书记啊,辽河现在正是发展的重要时期,虽然我已经离开了这里,但对这里有着很深的感情啊!希望专案组的同志能够早日查清这里的问题,还干部们一个清白,再这么拖下去,可是影响辽河的招商环境啊!”
  孙太忠气得直骂娘,心想你小子的大帽子扣得也太严厉了吧?我们调查李小林,和招商环境有什么关系?心里虽这么想,嘴上也只好客气道:“张书记,您放心,我相信李小林同志,我们会早日还给他一个清白的。”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啊……”张清扬意味深长地笑:“孙书记,来到辽河了,您可要多喝几杯啊,查案之余,也要关注一下这里的风景嘛,比如玉香山、宝珠寺,这都是不错的旅游景点……”
  “那是,那是……”在张清扬的奚落下,孙太忠的脸白一阵,红一阵,辽河的干部们暗暗叫好。
  酒席正式开始以后,孙太忠才真正见识到什么叫作鸿门宴!辽河的干部们轮翻敬酒,口中满是奚落之词,令他难以招架。
  李小林更是举杯笑道:“孙书记,我的清白现在可是就抓在你的手里啊,是抓我还是放我,您一句话的事!事情重大,您可不能徇私枉法啊,哈哈……”
  众人大笑,孙太忠板着脸没说话,其实是不知道说什么。在场的都是辽河干部,很显然大家今晚的目的就是在针对他。他如果聪明就只能受着,要是受不了反驳几句,对方的攻势会更强的。敬了几圈酒,孙太忠借口说不胜酒力,早早退席了。
  看着孙太忠狼狈的离开,张清扬心中不禁浮现了“可怜人”这三个字。其实孙太忠的确很可怜,他与李小林无冤无仇,此次被人利用当枪使,这滋味可不好受。
  “自作自受!”郝楠楠幸灾乐祸地笑了,同时也不禁感慨在整人这方面,自己与张清扬相比差得太远了。张清扬的手腕那才叫高,不动枪炮就把人整得颜面无存。
  日期:2017-03-26 07: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