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7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信还是得由赵静去送,只有这样,赵静才能减轻她自身在这件事情中的责任,从一个有问题的身份转变到一个举报违纪行为的有功者,同时也是一个受害者。
  只有这样的转变,才能有更好的理由让赵静重新恢复公务员的身份。
  至于纪委会不会查,这一点,不需要赵静去做。赵静只要将信送出去的,其他的梁健嘱咐了小五,他自然会去办。这其中可能会借助一点唐家的影响力,但这是最快速的做法。
  小五带着信和纸条走了,他刚走,梁健忽然看到江河上了一辆市府牌照的车子。市府的车子在局里也不算少见,梁健也没多想。
  夜里九点多的时候,小五给梁健打来电话,说事情都已经办妥了,信也已经送到市纪委书记的家里。

  梁健问小五:“送到纪委书记的手里了?”
  “嗯。赵静亲自送进去的,陈亭在家。”小五回答。
  梁健略微放了心。
  第二天上班,江河就没来上班。梁健听到消息,有些诧异。纪委就算有动作,也不至于这么快吧?

  但接下去两天,江河一直没出现。梁健心里坐实了江河被纪委带走的猜测,但同时心里也有些疑惑。江河被带走的时机太迅速了,不像是因为那封信引起的后果。
  梁健心里想来想去觉得有些不对,出去上洗手间的时候,听到办公室里的那两个男的在说,纪委的领导过来了,在甄东文的办公室待了有二十来分钟,刚出来,饭都没吃,就又走了。
  梁健听到这话,心里莫名地就记住了。他走出办公室,顺着走廊一直走到窗边,往大门口的方向看去,没一会儿,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从大楼下开出来,顺着路一直往大门外开。
  424推手不成
  看着那个有些熟悉的车牌,梁健心里忽然一亮。之前总觉得不太对的事情,一下子就对了。
  江河被带走,不是因为他的那封信,是因为还有人举报了他。而这个人,应该就是甄东文。

  江河两天都没回来了,再回来的可能性不大。只不过,关明明还在。难道说,这件事的锅都让江河一个人背了?
  对梁健来说,江河走不走的影响倒不是很大,只不过也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一下,但关明明要是能走,却是让梁健心里清净不少。
  而且,这关明明也干净不到哪里去。就光净水项目那件事,她应该就拿了有五十万左右。这女人,胃口不小。而且,她不但胃口不小,而且肆无忌惮。
  回到办公室,关明明正好从办公室里往外走,和梁健碰面,她抬头看了一眼,哼了一声就踩着她那双十公分的高跟鞋噔噔噔地往外走,昂着头,就像是一头骄傲的孔雀。那天,她和赵静吵架,梁健先是把她关进办公室,又是在甄东文面前替赵静说话,所以关明明这几天把对梁健的厌恶都写在了脸上。
  梁健本来对她就不喜欢,经过这一桩事,就更不喜欢了。此刻看到她拎着包往外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就喊住了她:“关明明,你去哪?”

  关明明停了下来,转过了半个身子,斜着眼睛看着他,神色骄傲不屑地回答:“我出去办事,怎么了,梁处长这也要管?”
  梁健见她态度如此嚣张骄傲,心里也有了傲气,立即就说道:“难道我管不得?”
  关明明听了,眼睛一白,哼了一声,道:“那也要你有这个权力管才成!”
  关明明这话说出口,今天刚回来上班的杨秀梅立即就上来打圆场:“明明,你怎么说话呢,梁处长问问你去干什么,也是应该的嘛!毕竟,他是处长,我们做什么事情,也是应该要跟他汇报一声。”
  杨秀梅虽然是个市领导夫人,但人还算低调,用通俗的话说,情商比较高。她这话,不仅给了梁健面子,也给了关明明台阶。梁健虽然不需要她帮助给面子,但也还是感激她的这番话,不过关明明就不太识趣了,杨秀梅递了个台阶,她立即就一脚把这台阶踢开了,冷着脸说道:“他是处长怎么了?我跟他汇报?他算哪根葱?行了,秀梅姐,我赶时间,先走了。”关明明说完,还不忘剜了梁健一眼,才扭身像只高傲的孔雀一样噔噔噔地走了。

  杨秀梅带着不好意思地笑容来跟梁健替关明明道歉:“梁处长,你别生明明的气,她也就是小孩子脾气,一时的。”
  梁健笑了笑,岔开了话题:“你伤怎么样?”
  “没事了。多谢梁处长关心。”杨秀梅回答。
  梁健又道:“其实处里也没什么事,你多休息几天也没事的。”
  “不用,在家也没事,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来上班,起码还有人陪着不是。”杨秀梅笑道。
  “那也行。那这两天,你工作少做点,分一点给其他几位男同志。如果感觉累,也可以早点回去休息。”梁健道。
  杨秀梅笑着谢过梁健。
  梁健回到自己的那间小办公室,坐下来后,想着刚才关明明那态度,心里便有些生气。虽说,好男不和女斗,但工作和生活是两回事。这关明明虽然是个女人,可也是个下属。摊着这样的下属,梁健算是运气不好呢,还是不好呢。
  想着那封信,送过去都几天了,怎么就一点动静也没有呢?如果说,纪委重视了这封信,当回事地查这件事,那么不应该只是江河被带走,关明明应该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梁健清楚地记得,那封信中,对于关明明在净水项目中拿钱这件事,可是有确凿证据的。
  可现在,江河被带走都三天了,关明明还好端端地在这跟他吵架,这只能说明,那封信虽然送到了陈亭的手里,但肯定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什么问题呢?
  梁健有些想不明白。
  没等梁健想明白,江河被撤职的消息就传来了。这环保局中,一片哗然。江河在环保局中,素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另外那位副局长手里的权力跟江河完全没办法比。大家都在说,等甄东文把位子让出来,轮到的肯定是江河。
  可,这世事变化得太快了。江河被撤职,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这事情就已经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梁健去吃饭的时候,听到食堂里不少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每个人都在拼命地从江河这位‘失败者’身上寻求正义感。
  吃过饭,回到办公室,原本每天都要休息一会的他,靠在椅子里,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江河的事情,进展得太快,他连其中到底产生了什么猫腻都还没想清楚,这事情就已经结束了。

  一种挫败感在他的心底油然而生。第一次当一个幕后推手,去推动一件事的进展,结果却是以失败而告终。很明显,这次的事情,实际上并不难。因为真相大部分清楚,梁健要做的,只是化身东风,在那条借箭的草船上推上一把。可他,却推歪了。这就证明了,他在这方面的能力,是不成熟的。
  日期:2017-03-26 07: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