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7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甄东文听了,忽地叹了一声:“这赵静在工作上一直都还算勤恳,人也挺聪明的,怎么就突然干出这种事情来。本来她和李启东的事情,我也是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就当做不知道,现在闹成这样,局里谁还不知道她,她即使再优秀,我也不好再留着她了。”
  甄东文这一串话,似乎又在替自己向梁健解释为何要开除赵静。梁健却觉得事情没甄东文说得那么简单。
  巧合是有,但这么多巧合一下子撞到一起,那就不是巧合了。梁健将这一整天的事情在脑海里按照时间顺序理了理,先是早上甄东文找到梁健问及净水项目的事情。然后是原本出差去的赵静和李启东突然就回来了。
  赵静一回来就被叫走了,然后哭着回办公室,李启东又被江河叫走,赵静把茶水泼在了关明明的脸上,两人打了起来。
  梁健理完这顺序,看了一眼甄东文,赵静回来之后是见了谁?江河还是甄东文?
  梁健想到这里,忽然想试探一下。于是,便问道:“局长,赵静本来今天是去出差的,突然就回来了,然后不知道去见了谁,见完就哭着回来了,然后就跟明明吵起来了。我觉得,要是能问清楚赵静去见了谁,说不定就能知道这事情是怎么回事了?万一里面有误会,弄清楚了,也就能解开了。”
  甄东文听完这话,皱了下眉头,道:“能有什么误会?有天大的误会,也不能二话不说就上去把茶水泼在别人身上。还好这茶水不烫了,要是刚泡的怎么办?明明还没结婚呢,万一要是烫伤了,脸上身上哪里留个疤,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梁健看他的神情义愤填膺,眉宇间微微的皱着,透着对梁健的不满意。梁健忙顺着他的话说道:“您说得是。赵静确实是太冲动了。”
  梁健两次试图维护赵静,让甄东文对他不满意起来,甩甩手,让梁健出去。
  梁健走出来,正好碰到李启东从江河的办公室出来。梁健看了他一眼,将赵静被开除的事情跟他说了。

  李启东身形一震,开始还勉强镇定,问梁健是什么原因。
  梁健将赵静和关明明打起来的事情跟他说了。李启东一听,当即就变了脸,转身就要往甄东文的办公室冲过去,要去跟他理论。
  梁健早有准备,用力拉住了他。看着走廊那边来往的人又有朝这边看的趋势,忙低声在李启东的耳边说了一句:“你要是再闹一场,说不定连你一起开除出去了。”
  李启东虽然脸色还是忿忿,但到底还是稍微冷静了下来。梁健心里还是忍不住好奇这背后的事情,于是就问李启东:“赵静跟关明明吵架,是不是和净水项目有关系?”
  李启东听到净水项目这四个字,脸色顿时就变了,他惊惧地看了梁健一眼,又很快移开了目光,藏起了眼底的惊惧,略微低着头,回答:“为什么梁处长会觉得和净水项目有关系?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他说话时,声音都是不一样的。他站在梁健旁边,梁健能感觉到,他此刻就连呼吸里都透着紧张。
  梁健看着他,道:“你不觉得,赵静就这么被开除了,对她来说很不公平吗?”
  李启东神色阴晴不定,低着头躲避着梁健的目光,口中说道:“不公平又能怎么样?官大一级压死人,甄局长都已经定下来的事情,我又能怎么样?”
  “赵静回来的时候,去见谁了?”梁健忽然问他。李启东本能地回答了:“甄局长。”
  说完,脸色猛地变了一下,抬头怒视着梁健:“你套我话。”
  两人已经快走到办公室门口了,梁健想了一下,招呼他走到了另一边的楼道里。将消防门一关,梁健问他:“如果我说我有办法或许可以保住赵静的工作,你愿意说实话吗?”

  李启东惊疑不定地看着梁健,犹豫不决。半响,他问梁健:“你有什么办法可以保住赵静的工作?”
  梁健笑了笑,道:“山人自有妙计,这个你不用管,你直说愿不愿意。”
  李启东沉默了好一会,一咬牙,道:“你想知道什么?”
  梁健朝他欣慰一笑,道:“看来你和赵静之间,还有点真感情。”李启东脸上微微一红,道:“赵静是个不错的女孩子,要不是……”
  “这些话我不需要知道,她好不好,你知道就行。”梁健打断了他的话,道:“你知道告诉我,净水项目的事情是怎么回事?跟你们两个又是什么关系?”
  李启东脸色沉了下来,几秒没说话,然后叹了一声,道:“这事情,跟我没多大关系。我也是从赵静那里知道这些的。净水项目一开始是江副局长在会议上提出来的,是东城那边一条叫布河的净化工程。这个工程的拨款总共是八百万,分两期,前期是三百万。因为是江副局长提出来的,所以由江副局长来全权负责这件事。具体工程是怎么开展的,三百万是怎么用掉的,反正我们谁也不知道。半年后,局里派人过去督查这个项目的前期开展情况,当时决定是让关明明和彭书明一起去的。但后来彭书明身体不舒服,没去成,就变成了关明明一个人去。去了回来之后,关明明就说净水项目不合格,三百万根本就没用到点上。她这么一来,那剩下的五百万就拨不下去了。后来,没过多久,关明明又去了一趟布河,回来之后,忽然就说项目前期的工作开展效果不错,合格了。当时,关明明写了报告,但是她找了个理由,让赵静帮她在这个报告上签了字。那会赵静正好是家里有些困难,关明明正好能帮到她,她就同意了。”

  李启东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脸上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口中低声说道:“当初我劝她不要签,她非不听,结果现在……”
  梁健打断他:“你还没说完,后来又怎么了?”
  李启东凄凉地笑了一下,道:“还能怎么了?东窗事发了,布河的这个净水项目总工八百万的拨款,一分钱都没用到治理河道的事情上去。关明明当时应该是跟江河达成了什么协议,才改了报告,但关键是现在签字是赵静的!今天突然回来,就是因为甄东文打电话给赵静把她叫回来的。我不放心,就跟着一起回来了。后面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
  梁健听完,这事情倒是和他心里揣测的走向基本相同。当然细节上的,梁健不可能猜想得这么完整。
  这时,李启东又说道:“梁处长,我怎么觉得这事,好像是甄东文和他的小姨子一起给江河下了一个套,而赵静被当成炮灰了!”
  李启东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应该说,是很可能。不过,江河既然敢从这项目里捞钱,应该是有准备的。不然的话,这世上的贪官早就被人抓光了。就怕,到最后就是可怜了一个赵静。

  梁健想着,忽然觉得有些悲哀,替小人物悲哀。赵静在这环保局里就是个小人物,小人物在这种事情上,连替自己伸冤的可能性都没有。
  甄东文肯定和赵静之间已经有过什么协议,不过赵静向来是气不过关明明给他下这个桃子,所以泼了她一脸水。而甄东文就顺势开除了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