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3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下面的人也知道他的性格,进了会议室之后,王超先代表柳河县表示对严文联副市长一行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后。也就针对柳河县开学半个月来的入学情况,分片地进行汇报。
  柳市地区每一个县里,基本上都有类似的情况,分为山区和平地。地形不同,经济情况也就不同,对子女的教育观念也就有较大的差异。山区里的人送子女进学校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要子女在学校里将骨架子养得大些,才能够去外出打工。而城镇或比较平坦的乡镇,对子女入学的意愿就不同,想要子女读好书考大学。
  如此情况,县里对两种不同环境里的学校也进行分化,分为一类学校与二类学校。不仅是县里,市里也认可学校这般划分。对不同分类的学校,要求与各项评比的指标也不相同。王超的汇报,也就分为不同的类别进行划分,分别陈述情况。
  市里对教育的督查,也会在不同的类别里分别对待。每一次下来,同样会在各类别里抽出点来看。通常说来,县里对在公路边的村镇学校,资金投入要高,师资配备也要好。领导下来看,一般也都到这些学校去看。而边远的学校,状况就会更糟糕一些。要真到位督查,这样的学校不论怎么做工作,都不能达到要求的。
  分类汇报,从汇报的数据看,目前离省里、市里的要求还是有些距离,这也是体现了下面尽力工作但仍然有差距才符合柳河县的县情,要是汇报的数据很完美,让人听着就会更加起疑心。虽说这两年柳河县山区开发了山野水果,也收到不错的效益。但离改变乡村的贫困还有一些距离,要改变山区对子女的培养观念,那就更要长时间的工作才有可能改变的。
  严文联坐在会议桌前,桌上放着一本笔记,偶尔会记下一个数据来,每遇数据稍多,王超就会将语速放慢,甚至重复一遍,好让严文联记下来。但杨秀峰知道,严文联所记下的数据,走出会议室后,这些数据就成为一组组不会再看到的数字而已。倒是杨秀峰所记下的数据,是他在总结时要用到的,每一个数据都会用树形结构有机地记录下来。
  王超的汇报算是比较简洁的。汇报之后,严文联看着柳河县的领导们,几句开场后就说“教育的重大意义,在这里就不需多重复了,大家都比我更有体会。柳市之所以落后,除了低地域环境、历史遗传等因素外,最为直接的因素就是整个柳市的教育现状偏低,导致我们在诸多方面都滞后于其他地区和沿海城市。我想这些情况,大家也都有深刻的理解。怎么样来改变柳市的教育,最起码的一点,那就是要让每一个适龄学生走进学校稳定在课堂,学有所得。百年树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给改变的,但我们决不能因为见效慢就忽略教育。用十年或二十年的时间段来比较,教育发展情况与地区或县市经济发展状况是完全吻合的。所以,每一个学期,我都会到各县去督查,就是想要让每一个学生都能够入学,让每一个辍学的学生都重新走进学校,安心在学校完成自己的学业。”

  严文联的语速不快,给人一种睿智的错觉,听着他的话,就如同听一个坚实深远的老者在给你讲述人生的妙谛一般,听会的人都将精神集中起来,等严文联说到这里,稍做停歇,杨秀峰就放下笔,鼓起掌来。他心里明白,严文联说到这里算是将要说的话都已经说尽了,其他的人见杨秀峰带头鼓掌,也就都跟着拍手起来。
  果然,等掌声停下来后,就听严文联说“其他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下面我们先将行程定下来吧。你们看呢?”严文联说着,看向柳河县的领导们,也看着市教育局的领导们。会议室里就他一个是市里主要领导,其他人谁还能说什么?
  王超当下就表态,说“严市长对我们县的教育工作,做了非常重要的指示,我们县一定会深刻学习,将市里的精神理解渗透,指导我们日常的教育工作。”随即要柳河县教育局将行程安排情况向市里汇报。
  教育局局长王振林、副局长张志刚都在。张志刚当下就站起来,将安排的情况说了说,行程共有两条,每一条都要看五个学校,县城一中就不看了。一条行程是县城二中、一所镇中学、一所乡中学、一所九年制学校和一所村小
  ;另一条行程也差不多,只是公路行驶放下不同,县城里的中学则是县三中。每一种走法,都会有一类学校两所,二类学校三所。

  张志刚汇报后,看着王超,不敢直接看着严文联。严文联先不表态,而是看着市政府教育督导室的领导。领导见副市长看过来,说,“市长,您不仅是领导,更是教育界的权威,我们不听领导的可以,但必须要尊重权威。”
  说着大家也都笑起来,杨秀峰也笑着,心里怎么想那就没有人知道了。严文联也就顺势而为,说“这样吧,县里对自己的工作很有信心,我们也就辛苦一些。我看就兵分两路吧,这样对柳河的情况了解得更详实些,也是对县里负责嘛。”
  既然分两条路线走,到柳河县来的人也就要分开,严文联和杨秀峰做一路,是主要的一行,就看第一条路线。督导室的领导带领一队,走另一条路线。这样一来,时间上就充裕多了。副县长王超,教育局局长王振林张志刚等,就陪他严文联这一路,另一路自然也会安排好随行的人。
  安排好后,大家也就先吃饭,这时也快中午了。吃过饭后,稍做休息,能够看完两所学校。第二天,再看三所学校,所有安排才能走完。
  中餐比较简便,之后就到宾馆里去。要给领导们休息的时间,时间不会多。严文联和杨秀峰的房间都是单间,是门对门那种,便于杨秀峰给领导服务。才进房间里,严文联自然要先洗簌。杨秀峰估计着时间走进严文联的房间里,见他已经洗漱好,在镜子前整理着他的头发。严文联对头上的头发很看重的,可算是一丝不苟。
  “市长,今天坐车时间长了些,累了吧。”
  “是啊,古人说过,时间不饶人,诚不欺我啊。”严文联边理弄着头发边说“人一过五十这道坎,那就完全不由自己的心性啊。按说坐一坐车,哪会消耗什么体力?可偏偏坐着时间稍长,腰背就酸痛了。”

  “市长,我觉得主要是您年轻的时候,工作劳苦过度了,积劳下来,抵御之力就削弱了许多,才会是这样的。您说是不是?”
  “秀峰,这说法很准确啊,想当年我们干工作那一头埋进去,根本就不想过什么休息不休息的。心里就没有过休息的概念。”说着已经将头发整理好走出来,到沙发上坐。
  “市长,我对您那一辈的人从小就敬服,这段时间跟在您身边,受益可不小。今后还要请市长您多指点多批评,才更有进步。”
  严文联听杨秀峰这般说,脸上的笑容就好多了,很惬意地斜靠在沙发上养着神。杨秀峰给他泡了杯茶,说“市长,我有个建议,您看……”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吞吞吐吐的哪像个年轻人的样子?”严文联说,却也没有要责怪他的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