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3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虽跟严文联时间不长,但对他的性子还是很了解的,手里也私下准备了些东西,准备什么时候谁找他要办事,就可将这些东西送到严文联处,求什么事也就好开口。古物之类的,可遇而不可求。杨秀峰知道这些要靠好机缘的,也就在家乡那边托那边的人帮找寻一些古玩艺儿。好在如今和小镇那边有救助关系,托他们帮办这点事也不会推托。
  虽说在长兴县喝了点酒,有严文联副市长在,领导们也不会将注意力多放在他这个秘书身上,那点酒也就不多。从严文联家里出来,自己开着车,因为第二天还要下县里,这时也不可能邀约朋友们聚一起了。车后箱里,还有一份礼品,当然就是杨秀峰的了。这些礼品该是谁的,送礼的人心里明白,但杨秀峰等人,回市里后也不会混淆的。
  开车回到家门外,将礼品拿出来,提在手里。包装得比较精美严实,也不好就在街外打开。如今,廖佩娟对杨秀峰身上的钱也不怎么扣紧,就算有些钱让她看见也不怎么危险了,杨秀峰也懒得在车里先开了礼品包装。
  进院子,就见岳父站在院子里,招呼一声。就算杨秀峰到这时了,心里对岳父还是比较尊重的,没有因为自己地位的改变而对岳父生出什么心思来。倒是对廖佩娟就显得有些摆出来的那种意味来,好压着她。廖佩娟从上次打麻将惹出事后,一直也不怎么敢外出,怕对方报复,也怕杨秀峰将她的事说出来让父母知道。这段时间对杨秀峰也显得亲些而温顺多了。前两夜那次杨秀峰半夜回来,心里有些火还没有消除,见廖佩娟还坐在电视前没有睡,也不说什么拉住她就往床上而去,也不多做准备工作,掀起裙子就上了,艰难地进去,廖佩娟不仅没有生气,还用手捏着杨秀峰表示意思。

  “回来了。”廖昌海见杨秀峰回家说到,估计才从县里回来。
  “嗯。”杨秀峰应一声不知道要不要站下说话,从杨秀峰进到市政府之后,两人在一起说话的机会就很少了,在家里也很难碰到一起。
  廖昌海犹豫下才说,“明天还要走?”
  “是啊。”杨秀峰感觉到岳父想知道些什么了,又说,“明天估计是往柳河县走,是不是会临时改变,就不知道。”
  “好,忙一天了,休息去吧。”廖昌海说,得到想要得到的消息,也就转身回自己书房去。
  杨秀峰走进房间,见廖佩娟在沙发上懒懒地斜躺着,电视里的韩剧开的声音不小。她见杨秀峰进门后,扭着腰伸长手到床头柜上去取那遥控板。杨秀峰没有说什么,将手里包装好的礼品盒放到沙发边。
  廖佩娟将声音调小,她知道杨秀峰一直都讨厌韩剧太无聊,认为就是给那些无聊的女人们去消磨时光消磨生命的。声音调小后,看着杨秀峰也看着他放在沙发上边那包。自从杨秀峰到市府办之后,偶尔会带些七七八八的东西回家,也都是些很实用,价值也不小的玩意。这些东西廖佩娟自然见多了,很多人到家里来找廖昌海,也都会带着东西。
  廖佩娟不时地帮着整理过,也时常帮老妈将那些抽不完的烟酒,提到烟酒回收小店里去处理。对这些礼品包,廖佩娟自然很熟悉。看着杨秀峰拿回家来,知道谁又找他了,想了解些内情却不好问。再说就算她问起,杨秀峰也不会跟她说的。
  本来回家见了廖佩娟不想将礼品打开的,但也知道她对这些很熟悉,既然决定拿回来了,也不怕她看了。杨秀峰用小刀将外面的透明胶划开,小心地开了看。里面有三四样东西,一包干香菇,大约有两斤样子,占领绝大空间。一个红包,不用打开看,里面抱着的钱应该在一千元或一千二百元。一对纯银手镯,不是手工制品,价值在三百元左右,另外一个精美的盒子,里面是一对纯金耳环。盒子上标有克数和标价,盒子底还有发票票据。

  杨秀峰不动声色地看着,打开的礼盒,廖佩娟从她那角度是看不清的,但不时地看杨秀峰的脸色和开着口袋礼盒。要是此时坐正身子,就能够看到里面放着的东西,只是此时坐正她怕杨秀峰嫌厌她。
  两人昨晚才“闹”一回,让廖佩娟觉得如今杨秀峰在心里对她好起来了,如今她无事之时也会想一想杨秀峰会有什么喜好。对朋友与同事,如今提到杨秀峰的次数也多了些。比较在市政府办里,又跟在副市长身边,就算到市党校,党校的领导见了杨秀峰也会客客气气的。
  看得出廖佩娟想知道包盒里有什么东西,平时廖昌海有什么礼盒,也时常抢着去拆开。杨秀峰知道她的性子,如今她有这样好的态度,完全是因为自己工作的改变,已经超越了廖家所给予的。但也知道廖佩娟心里还是有着重要的想法的:要不是有廖家,杨秀峰怎么会有今天这样的辉煌?只是,这种想法压制住没有暴露出来。
  先将那对银手镯拿出来,丢到廖佩娟身边,等她伸手去拿看,杨秀峰就借此机会将那对纯金耳环顺手收进衣里。这个动作做得很快,随即将那包香菇取出来,这种是山野的特产,用水先泡过后,在拌着肉丝炒青椒确实非常鲜美。廖佩娟见里面就剩这样一包干香菇,未免有些失望,也没有心思去拿看。干香菇应该放到厨房里去,什么时候炒来吃,自由老妈去处理。廖佩娟不想站起来,又不想让杨秀峰太失望,就看着杨秀峰的脸色再决定起不起来。毕竟他才给自己一对纯银手镯,价钱不值多少,但那个给自己就算不错了。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杨秀峰见她没有动,也就站起来连着包装盒一起往外走,走出房间后,才将里面那个红包收起来。红包就算廖佩娟见了,也不敢将杨秀峰的收走,之前廖昌海就曾说过,杨秀峰到市府办里后,在花钱上就不能够卡着。廖佩娟知道轻重,对杨秀峰的钱也就不再理会,心里虽不平衡,但也能够忍得住。
  才放好东西,杨秀峰电话就响起来。杨秀峰拿出来看,就怕是李秀梅打过来的,虽说廖佩娟对他不怎么盯得紧,但却是因为没有找到什么疑点。真要让她发现什么了,廖佩娟会将之前所有隐忍都爆发出来。她是那种自己得不到,但绝对不会让别人得到的人。要是真的杨秀峰在外面有女人,她绝对会直接闹到市府办去,也会闹到五中去,才不会考虑什么面子与影响,就怕影响太小对杨秀峰的打击不够大。

  见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杨秀峰倒是镇定下来,接听后见对方是一个男声,自己的声音也就放响亮了些。听电话里说“您好,是杨主任吧。我是柳河县的张志刚啊。”
  杨秀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记忆中好像没有这样一个人。但对方说清楚了自己是谁,杨秀峰也就不好反问,说“您好,我是杨秀峰啊,不是什么杨主任。”
  杨秀峰可不敢让人乱叫杨主任,坏了他的事真就惨了。但下面的人见他跟在严文联副市长身边,按说就该是市府办的副主任,级别为副处级。
  “您看我……”电话里的人也意识到他的说话让杨秀峰不喜,“我是柳河酒业就得张志刚啊,杨科长您领导工作忙,不知道是不是还记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