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3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事局局长将汇总名单拿在手里,请领导们先议一议,将受奖的总人数定下来,之后才好依据一定的比例,将这些名单进行缩水,最后将名单框定下来。本来这样的事都是人事局来做的,按文件将受奖人员定下来后,才交给主要领导审核,最多就是请相关主要领导过目,看领导们是不是增加名单,最后有人事局再综合调整,定出最后的人员来。这才符合正规程序,也才更具有可操作性的。

  然而,这次特殊的评优却让领导们都看得极重,主要是柳市目前所出的形势较为微妙。省里到柳市来后柳市所受到的冲击,一些人或许会传出什么不利于建设工作的话来,再者,柳市本身也处于一个建设的关口。市长徐燕萍在开发区就进行了奖优罚劣的举措来,对于毛达和等提出要对之前工作突出者进行奖励,市长自然也就很赞成。可以利用市里对一部分人的奖励,推动出开发区的奖罚制度的统一认识。

  但对于这次奖评工作,本来应该由市政府来主导,但市委哪肯完全放手?就弄成了目前这种局面,领导们突然对这次奖励格外关注起来。
  人事局局长将受奖名册读出来,大家都像浑没有那回事一般,显得很悠闲,却又在养神之中留意着每一个名单上的人。足足半个小时,人事局局长才将名单读完。这时,领导们心里也都有数量,要将哪些人删去也会有对象了的。
  静等一会,毛达和说“这次奖评,会挤占年终的优秀指标,所以我们要将进来地控制好,我们下半年的工作开展才更有主动性。当然,这次也不能蜻蜓点水一般,弄得不痛不痒。总之一句话,要将这评优的作用发挥出来,要让大家感受到我们市里的精神……”
  毛达和说了之后,就点了徐燕萍、周贤民和石湘杰等人,要几个人也说一说。之后就对之前报请的名单进行通过。这些名单,领导们在之前心里也是有所甄别了的,这时要通过也不难。

  没有到半个小时,受奖成员基本就确定下来。毛达和见会议顺利,也就舒了一口气。成员里就有他的几个人,顺利通过后相对而言也就占了优势。看了参会的人,说,“这一议题还有没有意见?”这也是一种程序似的环节,本来应该没有什么的。
  “宣传部的一个名额怎么都没有?这次省领导来,对市里的宣传工作就表示了认可的,难道市里还不能认可?”宣传部长冯刚这时说话了,要为宣传部争一个名额。还没有完全定局,这好事挣一挣,从哪里挪一个过来,也不是太难的事。
  其他人也都不言语,就怕将这一个名额从自己名下的指标里挪走就亏了。
  “我有个想法。”钱维扬等大家都静默一会后说,“湘杰部长说得有理,省领导挡着我们的面提出对这次迎检的宣传版面做了高度赞扬,而我们也认可宣传组的工作成绩。既然如此,我们就该奖励。”说着对石湘杰点了点头,又说,“我回忆了下对宣传组的奖励是有,一个是杨秀峰,宣传组的具体负责的干部,另一个受奖的是姚军秘书长。宣传工作是姚军主抓的,他有没有参加具体工作?这一点我们有待核实,如果没有具体参与,我觉得以这样的理由评优就牵强了,书记和市长抓全盘工作,是不是他们也该列入名单?”

  市里奖励的事也不是一天就能够有结果。
  杨秀峰在与田思政等人聚餐的第二天,就跟着严文联往县里跑。九月初开学之后,严文联每一学期都要在开学半个月之后,总要到县里转一转,表示对各县入学情况的关注。偶尔也会到县里或学校发一点脾气,教育系统的人对副市长巡察教育教学也就格外重视。杨秀峰之前曾是柳市五中的校长,对上级进学校巡察的事理解得比较深。但他和严文联没有直接的关联,严文联上任之后,他已经进入市局,在市局里的师训科当然和抓教育的副市长之间就没有什么交集。

  要怎么样督查学校的入学工作,杨秀峰却是比较熟悉的,主要就是要抓控辍保生。对于这一工作,越是发达地区工作的难度就越小,但落后地区的入学情况,就是大家都不可想象地糟糕。杨秀峰是从小镇的农村出身的,对这一点知道得清楚。不少村里,学龄儿童的入学状况在百分之五十左右,哪一个村能够到百分之七十,就算很好了。
  对山村说来,入学控辍问题还真是一个难以解决的大问题。小学毕业之后,升入七年级,这时就会流失一部分学生,进入七年级之后的第一学期,也是柳市比较大的一个时段。其主要原因就是升到七年级之后,每天所学的课程就多了,而不少的学生就得离开村子到镇里去寄宿,这些生活不便、学习困难、环境因素等等,都会造成一些学生的流失。
  而在山村一带及小镇小城里,造成学生流失更主要的因素有两个方面:一是家里贫穷,无力供养子女读书。虽说读书的费用国家承担不少,还有寄宿费、生活费等补给,但实际中学生的费用还是不少,山村不少村户收入之少,难以想象。一年全家的收入,大多在三千元以下。另一个原因就是读书无用论,在现实里,很明显的事实告诉人们读书确实无用。如今普通大专、二本、三本毕业出来的大学生也就一个打工的命运,与初中毕业打工相比较,没有明显的优势,对自身及家里也都没有明显的回报。更有诸多事实表明,选择高中三年再到大学里混三四年,这七年培养一个大学生付出的代价,就是将一个本来没有什么底子的家给折腾得债务累累。七年至少要花费十万啊。

  乡村里有几家能够承受得起?而从另一个角度看,不上高中,直接去打工,这七年时间里,家里不必再费钱去往那个无底洞里丢,打工还能够养活自身外,多少有些余存。另一方面,有这七年的经历,也就将自己变成一个熟练工,今后所得到的回报也会比才毕业的大学生要好。
  两者之间的差距是实实在在的,也就造成更多的失学学生。无心读书,或者说读书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出路,要他们在没有目标的情况下依旧努力,显然是一个笑话。这一关群体的学生,失学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也就因为这样,控辍保生就显得非常重要,也是山区学校的一项艰难但又极为苍白的工作,每一年都重重复复地做,但每一年的学生流失依旧严重。
  和严文联到县里去没有太多的繁琐事,杨秀峰就是将县里所汇报的情况进行记录,或将县里交来的材料收集起来,之后写一篇东西出来,可算是总结也可算是报道。
  从长兴县回到市里。在长兴县里杨秀峰没有什么熟人朋友,而第一天严文联选长兴县,也是因为之前没有给下面通知,先选一个情况比较好的县下去看看,接着其他县市自然会警觉起来。
  回来后,杨秀峰将县里所给的礼品从车后备箱里取出来,送到严文联家里。严文联也不多说话,礼品是打包了的,杨秀峰也分不清里面是什么物品。对严文联说来,给他钱物未必就会高兴,但要是给他找到一些古籍或古董,心里会更为喜爱。送钱送物,要是多了,严文联还有可能私下退回的,当然,数额不大也就笑纳了,权当着是电话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