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猜测的完全正确,哄抢发生的第一时间陈有囤就知道了,他也听说高强在旁边看热闹,尽管高强跟朱国庆吵起来,一气之下口头辞职了,但是丨党丨委还没有明确接受他辞职。既然丨党丨委没有明确,你高强就还是村干部,作为村干部不去制止,却在旁边看热闹,丢的不光是莲花村的脸,还有丨党丨委的脸。
  他很佩服彭长宜到来后采取的处理措施,也知道他一会就会来家里找他,他就想要这个态度,说白了是丨党丨委的态度,他明白这事他是推辞不掉的,他也不能推辞,也就做好了准备。这会听彭长宜说起当年的事,眼里就流露出自豪之色,深有感触说道:
  “哎,现在人心不古了,当年开拖拉机的不是别人,就是我……”
  老书记还要追寻往事,这时,那个厂家业务员不知怎么也赶过来了,扑通一声跪在了老书记面前,他满脸愁容的说道:“请您老帮帮忙吧,如果东西追不回来,我被开除不说,还要承担全部损失,我们好不容易联系的这单业务,还指望着货到后我就能拿回支票给全厂开工资呢,说知道出了这档子事。”说到最后,居然声泪俱下。
  这个时候,叶桐的相机也抓拍到了这一情景。
  老书记赶紧起身,搀起他,说道:“别说求,是我们对不起你。走,我们去大队部。”
  彭长宜对老书记说道:“我的意见是先用大老板广播几遍,看看效果,如果效果不明显的话,就规定出一个交还货物的时间,如果不交出来将来被人检举就以抢劫罪论处,怎么表达这个意思您说了算。还有,我们分三个组,挨家挨户做工作,您看这样行不?”
  “行,当然行,我就愿意和彭书记共事,痛快,不拖泥带水,走,去大队部。”陈有囤说道。
  彭长宜笑笑,众人就跟着陈有囤往村部走去。
  大队部,也就是村两委会班子办公的地方,直到现在北方的农村也习惯将这个地方叫大队部,沿袭的是原来建制的称呼。
  彭长宜看到江帆的信息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离他规定四点全部交出东西来还有一个多小时,午饭还没吃。
  半个小时,成败就在这半个小时。所有出去做工作的人都已经回来了,只差田冲带的那组还没回来。已经有人在陆续交来抢走的东西,侯丽霞和另外一个女同志在帮着那个厂的业务员统计登记。
  望着疲惫不堪的包村干部和几名派出所人员,还有跟他们一块儿饿着肚子的叶天扬和叶桐,彭长宜走进广播室,老书记还在不厌其烦的广播着,家里人给他送来的午饭就放在旁边,但是他没有食欲。

  见他广播告一段落后,彭长宜示意他关了麦克风,说道:“先吃饭吧,不吃饭的话,估计人们就干不动了。”
  老书记点点头,说道:“我让家里做饭。”
  “不麻烦您了,我派人去买。”说着,到院里叫过来了侯丽霞,掏出钱来,递给了她说道:“大姐,麻烦您跑一趟,去弄点吃的来,钱不够您垫上,开票就是了。”
  侯丽霞把手里的本和笔交给了另外一名女同志,说道:“谁跟我去。”
  正在外面抽烟的孙其说道:“我去。”说着掐灭了烟,几步来到摩托车前,就要发动车。
  彭长宜说道:“还是坐派出所的车吧,拉东西方便。”

  等他进了大队部,就见叶桐正在看墙上镜框里的毛主席画像和毛主席语录,可能她这个年纪无法理解农村人对领袖的敬爱,她感兴趣的应该是歌星是四大天王而不是眼前的镜框,叶天扬则靠在长椅上闭目养神。
  彭长宜说道:“对不起了,饿坏了吧。”
  叶桐说道:“没什么,大家都饿着呢。”叶桐居然冲他笑了一笑。
  叶桐对彭长宜的态度的确是好多了,甚至有些崇拜。
  她看见彭长宜坐着挎斗摩托车疾驰而至的时候,果断的让人铐住了车上的村民,以凌烈之势迅速控制了局面,并且快速做出追缴决定,深入到村民家去做工作。这么年轻,居然对基层生活这么熟悉,对突发事件掌控的非常有分寸,跟老百姓说的话入情入理,几句话就能把抢东西的人说的脸红,而且心甘情愿的把东西送回。

  尽管他的官职不高,但是在这个农村干部身上,叶桐发现了以往不曾看到过的东西,实在、真诚,果断、硬气,指挥有力。可能后者在哪级干部身上都不难看到,但是说话办事那股子实在、真诚的品质是叶桐不曾看到过的。她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基层干部。
  进入报社后,几乎都是在省级单位采访,有的时候到地级,那些头头脑脑们面对记者非常会说话,官话、套话、谎话一堆一堆的,有的时候他们说了上句叶桐就能替他们说出下好几句来。面对负面报道,他们更是练就了一副真本事,推诿、搪塞、拒绝、不开口。
  但是彭长宜不是这样,尽管有那么一点点的“匪”气,这一点从他跟爸爸的对话就能看出来,也可以说是“霸”气,对,是霸气,是山大王的霸气,但是他很坦诚,不护短,知道逃不掉被报道的厄运,索性把记者套住,让你跟他一起见证货物的追缴全过程,而不是生硬的拒绝采访激化跟记者的矛盾,要知道,这个过程往往是记者被“**”的过程,难怪刚才爸爸也说“这个家伙比较狡猾”。
  的确如此,叶桐现在在看彭长宜,就有了几分好感甚至是崇拜了。她打量着进来的彭长宜,只见这个人五官端正,容貌英俊,目光深邃,透出坚毅,尤其面对哄抢物资的村民时,他的眼睛里更多流露出来的是冷峻和不容更改的坚定。就这目光跟你对视一会后,你也不得不低头认输。所以,他带的这一组,很快就见到了成绩。

  难能可贵的是,他居然不给这些村民太多的难堪。这也是他这个组进展顺利的原因所在。彭长宜身上体现出的硬气,是叶桐周围的那些男性所缺乏的东西,所以,彭长宜在她的心目中就有了英雄的色彩。一个年轻的女性,一旦在心目中将这个男人定位在这个层面上,内心的活动是可想而知的了。
  彭长宜从进来的时候就发现叶桐在打量他,就有些不知所措,几次和她的目光对视在一起,都不好意思笑着躲开了,还是叶桐大方,她说道:“四点真的能全交回来吗?”
  “问题不大,现在就剩田部长这一组了。”
  “基层工作真的不好干吗?”
  “呵呵,要不你来基层体验体验来。”彭长宜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彭书记,今天……对不起了,我态度不好,请……多包涵。”说着,目光变得温柔起来,冲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彭长宜忽然发现,这个叶桐笑起来还是蛮温柔的,没有了刚才的强势和咄咄逼人,多了几分女人的妩媚,他不由的想起了丁一,想起丁一叫科长时甜甜的糯糯的声音。
  其实,女人还是应该像丁一那样,温柔一些,善解人意一些,干嘛把自己搞的那么强势那么盛气凌人,像个母老虎似的,女人就该更像女人,更该有女人的魅力,干嘛非要去抢男人应该有的那些东西,除非那些小白脸吃软饭的人会喜欢强势的女人。如果叶桐这么强势的话,将来兴许就会嫁不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