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一辆给首都机场运送物资的大货车,驶到莲花村的时候,大货车的前轮意外爆胎,司机处理不及时,致使车上的货物散落一地,路两边的村民见状,纷纷涌出捡拾车上掉下来的货物,后来人越聚越多,局面失控,就出现了哄抢,一度造成交通中断。
  由于国道是穿村而过,两边全是莲花村的村民,有的村民全家出动,还有的村民推出小推车,将抢来的货物搬上小推车往家运。更有甚者,甚至跳上大货车,往下扔货物。负责押运货物的厂家销售员见状,跪在地上,请求人们不要抢了,但是没人理会他。
  等到彭长宜他们到来时,地上散落的货物基本抢没了,车上仍然有几个人往下扔包装箱。彭长宜大声对孙其说道:“把车上的人给我铐住。”
  警卫营转业的孙其,身手敏捷,他一步窜上大货车,不由分说,一下就摁住了一个还在往下扔货物的村民的手,然后把他铐在了货车的栏杆上。另外三名司法科的同志也铐住了一个人。车上其他人见状,纷纷跳下车跑了。
  车下面的村民见有人被铐,抱起东西就往家跑,刘忠上去就去夺一个胖女人怀里的箱子,怎奈东西太重,箱子掉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散落了出来。胖女人刚要弯腰捡东西,就见司法科的人跳下车冲她奔来,吓的她丢下东西也跑了,孙其带头就追,被彭长宜制止住了。
  这时,押车的业务员走了过来,看见彭长宜像个领导,冲着他就要下跪,他的双腿还没来得及着地就被眼疾手快的孙其一把薅住。

  这时,就见闪光灯亮了一下,彭长宜看见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手里拿着相机,正在拍照。彭长宜示意刘忠过去。
  这时,那个业务员掏出了介绍信、工作证和业务销售清单,哆哆嗦嗦的递到彭长宜手里。彭长宜叫过侯丽霞和两外一名女同志,让他们帮助这名业务员清点一下车上货物。刘忠手里托着一沓雪白的餐巾布走了过来。彭长宜刚才已经看明白了清单上货物的名称和收货单位,知道那是航空公司定制的是餐巾、浴巾、桌布、台布等宾馆用品。
  这时,派出所所长带着几名干警赶到,由于彭长宜分管司法口的工作,跟所长见过面,机关的几名包村干部也坐着面包车赶到了现场。彭长宜拿起对讲机,孙其立刻给他调好频道,他呼叫了朱国庆,向他报告了现场的情况。朱书记说让他全权负责这件事,把村民抢去的货物追讨回来,把厂家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
  彭长宜在现场就分了工,他、刘忠和田冲各带一组,先去找这个村的老书记,然后用大喇叭广播,动员村民交出哄抢的物品。
  就在他给各组布置任务的时候,旁边的闪光灯频繁亮起。彭长宜看了她一眼,刘忠和司法科的一名同志走过去制止她。这时就听她大声说道:“请你们走开,不能干涉我的采访自由!”
  彭长宜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女孩子,发现她也正在躲避刘忠等人的遮挡。这个女孩子也正在朝他这边看,灵巧的从他们旁边闪出,径直朝彭长宜紧步走来,冲着彭长宜就说道:“请问,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吗?”
  彭长宜很反感这个时候记者出现,就凌起两道浓眉,逼视着她,不说话。
  女记者显然就不想等他回答,掏出了自己的证件,递给了彭长宜。
  彭长宜一看,果然是记者,而且是省报的记者,名叫叶桐。他的头就有些大,真是倒霉,这下莲花村就臭名远扬了。
  “对于今天这场野蛮的哄抢行为,我要报道!”年轻的女记者额上满是汗珠。
  彭长宜沉着的说道:“欢迎媒体监督,但是在没查清事情的真相之前,请你注意措词。”嘴上说着欢迎,表情和目光还有所说的话里没有丝毫的热情,反而是冷峻和严厉。
  女记者一愣,感到了彭长宜的不友好,十分强势的说道:“那请你的人走开,不要干涉我拍照。”
  彭长宜压住火气,说道:“只能你走开,他们不能走开,因为他们要工作。”
  女记者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怒气,张张嘴居然不知该说什么好,她一跺脚说道:“我是说别影响我拍照!”
  彭长宜见女记者的嚣张气焰被他打压住了,就说道:“只要你的报道足够客观和公正,我们不会干涉。”面对女记者的愤怒,彭长宜显得异常的冷峻和沉着。
  女记者很不满意彭长宜的态度,但也挑不出什么刺,就说道“对于今天这起哄抢事件,你们准备怎么处理?”女记者三句话不离本行,这就开始了采访,而且是这种问讯式的采访。

  彭长宜就有些反感,现在火烧眉毛了,如果不及时把哄抢的东西追回来,村民们把物资转移出去的话,追缴的难度就会增大,他严肃的说道:“事发突然,我不可能立刻就想好一二三四来回答你,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继续跟踪。”
  女记者一愣,没想到他对省报记者会是这个态度,而且不卑不亢,刚要再说什么,就见人群中走出一位五十多岁气宇不凡的人,他来到彭长宜的面前,说道:“同志,你就是这里的负责人吧?”说着,主动递上了自己的证件。
  彭长宜不看这证件还好,一看这证件脑袋就更大了:《京州日报》总编叶天扬!真倒霉,难怪这个年轻的女记者底气这么足,敢情后面跟着撑腰的哪?而且是堂堂的省报总编、人送雅号的“黑脸包公。”
  《京州日报》是省委机关报,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党报。彭长宜在去年的党建工作现场会上见过《京州日报》的陈副总编。陈副总编说这个叶天扬来到报社后,改革报道方向,除去保留主旋律报道外,特别加重了媒体的监督力度,增加了曝光稿件的采用率,专门设立了监督哨这个版块。

  这个版块建立后,就摘掉了阆诸地区一个县委书记的官帽子,还把另一个地方欺男霸女的丨党丨委书记送上了法庭。听说叶天扬的一篇内参,居然让电力部门整个系统都进行了整顿,电老虎们都威风不再。许多老百姓没地方伸冤的都把叶天扬当成了包公,报社一度成为信访办,每天都能接到大量的读者来信,许多部门对报社转过来的信件比信访办转过来的还重视。
  基层对这些记者是又恨又怕,何况今天站在彭长宜面前的就是叶天扬本人。
  尽管如此,彭长宜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因为是初生,自己就没有任何不光彩的过去,再说这种事他们也正在积极处理。
  想到这里,他主动和叶天扬握手,抢在叶天扬发话前说道:“叶总您好,欢迎媒体监督我们的工作,我不会干涉你们的报道自由。但是我有个建议,尽量做到客观、公正,不添油加醋,注意导向问题,别把我们都说的那么不堪。另外我还要请求您,既然要报道,您的记者就要跟到底,直至我们把问题彻底解决清再报道,别单单报道这样一件事,照两张照片就走了,往报上一发,大标题一配,哪儿哪儿发生哄抢案,尽管合理合法但是不合情,一是显得您的报道单薄,二是将来我们不好做善后工作。您也看到了,东西是被我们的村民抢去了,但是我们也正在想办法追讨,不知我这样要求您是否合适。”

  叶天扬板着面孔,严肃的说道“那我要是不听你的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