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4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位老爷,算着日子您也该到了。不过今年早了几天啊,老头子我算着日子。差不多还有七天您才回到。什么东西都没准备,这可怎么好?”
  “是我来早了,与你们无关。今天不用你们准备,我带了酒菜的。这次来过,下次便不知道是何时才能再来了……”这人的声音听着太过耳熟,竟然好像是刚刚在邺城见到问天楼主的声音。这个声音响起来的同时,本来还装睡的归不归突然睁开……
  “老人家我就听着这声音耳熟,原来还真是楼主您老人家到了。”归不归打开了窗户,嘿嘿一笑之后,依在窗台上看着有些愕然的姬牢说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楼主你是亲自来迎接老人家我的,怎么,在袁绍的座下待够了?打算自立为王,在这乱世当中分一杯羹了?”
  “归先生你玩笑了,我早已没有那个心思了。”刚刚看到归不归这几个人的时侯,姬牢瞬间的惊愕了一下。不过转瞬又恢复了正常。顿了一下之后,楼主继续说道:“七天之后是我弟子的祭日,这么多年只要有时间。我都是要来拜祭一下这名弟子的。不过袁绍的大军已经开始集结,恐怕不日他就要带着大军开拔。我这才提前了几天来拜祭一下这位弟子……”
  “这位方士老爷来过几十年了,老头子我可以作证。”这时候。老庄主陪着笑脸对趴在窗台上的几个人继续说道:“方士老爷是带着仙法的,老头子我小的时侯,这位方士老爷就是现在这个模样。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他的样子一点都没变。每年都是在这庄子里定点酒菜,然后他老人家自己到庄后的山上去祭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还是因为看见了这个一年一见的楼主。老庄主显得有些兴奋。说起话来唠唠叨叨的

  “来了几十年……”归不归眯缝着眼睛看了一眼站在窗外的楼主,笑了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猜猜。楼主你的弟子是不是姓张名松?也就是当年山海阁那位有名的张松?”
  “我那弟子正是山海阁的张松,也是姬牢最为倚重的人”姬牢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世上除了另外一个我之外,只有几位知道底细了。到现在死的死了,我和死了也没有什么区别,也不用瞒了。当初张松就是被我送到方士一门的。本来向着凭他的资质,徐福一定会受他为徒。到时候大方师的位置落到他身上也不错。可惜徐福的眼睛太毒,竟然没收留张松。后来我都放弃了的时侯。他自己竟然去了顺海阁,闯出了这样一个天地。张松后来的成就,连我都没有想到…….”

  这时候,本来已经没有了希望的雷祖听到这个,瞬间化作一道雷光出现在了屋外楼主的面前。他们两个人之前并没有什么交集,现在这样的情形,雷祖也顾不上客气了,直接伸手抓住了姬牢的胳膊,说道:“既然是来拜祭张松的,那么他一定是已经葬在坟墓当中的,是不是……”
  “他又不是孤魂野鬼,自然要葬在坟墓当中的。”楼主看到一个俊美的中年男人突然冲出来,心中惊诧之意缓过来之后,也认出来这人是谁。虽然他们俩没有见过面,不过能有如此俊美的相貌。大概也能猜到这人是谁:“阁下是华山圣父——雷祖?”
  放在往常。听到华山圣父四个字已经够雷祖和人拼命的了。不过现在的雷祖完全没有心思管这个归不归给他起的外号了,当下听到了张松有了葬身之所,本来已经消失的希望瞬间又找了回来。当下他颤抖着声音说道:“是……是张松吗?不是衣冠冢?”
  “是我那弟子的肉身墓。他在山海阁中的同门旧人建造的。张松感觉到大限将至之后,先是给我修书一封,随后自己进了墓道。”楼主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可惜当时我还在野心当中无法自拔,看到书信之后也没有能来送他最后一程。现在后悔……却已经太晚了。”
  说到这里,楼主的眼圈一红。吸了口气才没有将眼泪留下来。这样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竟然为了一个弟子差点流泪,可怜那个叫张松的在他心里是什么分量。
  这时候,楼主看了一眼雷祖。有些不解的说道:“看样子雷先生也是奔着张松来的,不知道你们当中又有什么渊源?”
  “你那弟子和老人家我这弟子几百年前是朋友,刚刚听说张松已经不在了。这就哭着喊着非要来看看……”没等雷祖说话,归不归已经抢先说道:“这不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墓地吗?你看看给他急的。如果你再不出现,他还不知掉要急成什么样子。”
  这个时侯。雷祖也反应过来。压制着激动的心情对着楼主说道:“是,张松于我有再造之恩。雷祖无以为报,只能过来拜祭一下以示思念故友的心情。”
  这时候,归不归、吴勉众人已经从各自的房间走了出来。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楼主说道:“既然赶上了那就一起吧,楼主。请你带路吧。”
  当时姬牢也没有多想,便捧着酒食向着山庄身后的山林当中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归先生,说句实话。如果不是张松这孩子的身体耐受不住长生不老药的药力。我都想给他一颗药丸,变成你我这样的体制。有他帮我,今日或许是另外的一番景象了。”
  听了楼主的话,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老家伙嘿嘿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楼主,你的弟子好像极少有进问天楼成为主事之人的。别的弟子没有这个福分,张松不会有什么特例吧?”

  “就知道归先生你早晚要问到这个,不过这次你猜错了。”楼主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傲然,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和另外一个姬牢的弟子都不进问天楼,不过张松是个例外。张松是那时问天楼二楼的主事之人,本来我打算让他坐镇一楼的。不过这孩子不愿出头,最后还是勉强主事二楼的。我这几个弟子当中,张松是唯一一个进过问天楼的人。”
  众人一边说话一边向前走去,一直走到回头看不到山庄的时侯。楼主突然停下了脚步,指着一片荒地说道:“看到了吗?张松那个娃娃就埋在这下面。”
  楼主的话刚刚说完,一只小小的黑猫猫头从百无求的衣服前襟当中露了出来,满脸惊恐的盯着姬牢手指的位置,低吟着吼了一句:“孽……”
  叫了一声之后,小黑猫马上从百无求的身上跳了下来。黑猫站在二愣子的脚边,用它黑珍珠一样的牙齿咬着百无求的裤脚,拉着它向后退。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喊着:“孽……”
  “你这是怎么了?”百无求皱着眉头将小黑猫再次抱了起来,看了一眼那片据说是张松葬身之处的荒地之后,转头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这看着可不对劲。我们家黑猫什么时侯这样过?它是被下面的东西吓到了。你们实话实说,这下面埋着什么?”

  日期:2017-04-26 06: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