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2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个人看着杨秀峰将杯里的酒喝下,将那杯底亮出来给大家看,也没有那种愧疚的感觉。唐佳佳说“就你小心,怕什么,大家还会害你?好了好了,今后就叫你杨秘得了。”
  “我叫师傅。”田娜不甘落后。
  “停停停,说过了大家一起讨论,你当我不记得?”杨秀峰看着田娜说得有些醉意,“得罚酒,罚酒。”也不是真醉了,但他要找个话题将彼此之间那点隔膜要消除。
  手指着酒杯,要田思政和唐佳佳帮田娜倒酒,两人也弄不清楚杨秀峰的酒量,按说才喝不多,应该不会醉,看他之前喝酒那架势也不是这点量大人,但此时说话却听出酒意来。田娜见这样,也豪迈地说“好好好,罚酒罚酒。”
  之后也没有真去罚酒,给几个人的杯子里都斟满后,话题就拉扯到其他的事。田思政说,“今天我们都是兄弟姐妹,说话喝酒都不记对错,行不行?”
  “应该应该,一个如此。”其他的人也都说。
  “好,今天我们不说一醉方休,但都要喝好。喝好了就是大家都好了,秀峰兄弟人好,我是知道的,田娜,我得叫你做妹妹,正宗的妹妹不是?你说要写东西,要写好,相信秀峰兄弟不会把你的事不当回事,肯定会帮你的,放心了不?放心了就安心喝酒。是不是、是不是?”田思政说话也带着些酒意,或许不是真醉了,只是遇上这样的情景,心里有着感概,才会这般话多起来。
  “说得是。”杨秀峰应到。
  “那就对了,我说个笑话给大家听。怎么样?”田思政说,在这种场合里,大多都是说些荤素参半的段子来闹气氛,在行政系统里这样的事极为平常,也不会有谁会在意。便都说好,是田思政提议,自然要他先说。
  “说是柳市下面有一个村叫**村,一天市里的一个老头坐大巴车到村里去走亲戚,时隔日久,村子早就不是原来那样子了。车上售票的是一个女人,老头出市里不远,就开始问:**到来没有?女售票员说:还没呢。又走了半个小时,老头怕女售票员忘记,又问:**到来没有?女服务员给问得烦了,大声说:老头急什么急,**到了我会叫的。”

  说着自己先喝一杯,唐佳佳说,“不够精彩,我们还是看我们的才子来一个吧。”说着看向杨秀峰。杨秀峰虽说和唐佳佳等人有工作上的交往,但见面不多,而田娜都还是第一次相处,说出些段子来,还是不像田思政这样顺口。推说到,“我认罚酒,罚酒。”
  “不行,我们还就是要听一听才子的精彩段子,是不是?”唐佳佳这样一说,另两人自然叫好,“要罚酒也行,每个人两杯,八杯。”
  八杯酒杨秀峰自然无法接受,在酒桌上大家都不能做扫兴的事,罚酒不是目的,只是要促进每一个人都按规则来玩游戏。见推不过,杨秀峰稍犹豫下,说“那我也说一个,都是在网上见到的,大家见过可不能怨我说不好。”
  唐佳佳就带头鼓掌,田思政和田娜两人也跟着闹。杨秀峰说“有一个单男久旷,见一寡妇稍有姿色,就想法子去勾引。寡妇也是情愿,两人便一拍即合。单男随寡妇到家里,两人进房后就上床办事。才一会,寡妇将被子掀开,到另一屋里抓了把米,洒在单男身上。单男不知缘由,还以为寡妇要玩什么花样,问:你想做什么?寡妇说:用米喂你**,长大些才好用。”
  另三个人听到这里都笑起来,说精彩。杨秀峰却还没有说完,等几个笑了后继续说“单男心灵受伤,灰溜溜地从寡妇家里溜走,回到家里不免唉声叹气。百无聊赖中,见到电视里有一则广告:不开刀、不住院,轻轻松松让你的**变大变粗!单男见了,那正是千思万想的事,当即汇款邮购。不几天,邮包就到了。单男拿到邮包后,急急忙忙回家将门关好,才打开邮包一看。单男见了那物,不由地破口大骂起来,但却又不能说对方是虚假广告。”

  杨秀峰说到这里却是停下来,拿着筷子往菜盘里夹着菜吃起来。其他几个人都看着他,等他下文,见他再夹菜时才知道他故意调侃,田娜就说“杨哥你说不说?不说今后一见你就叫师傅。”
  “对。”唐佳佳也鼓噪说。
  杨秀峰说,“你们不会猜猜?”
  “谁知道你想到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说着脸就有些羞,说荤段子无所谓,但真到具体情境时,心里还是有些那个的。几个人都逼着要他说出谜底来,免得让大家心痒痒地难受。
  杨秀峰见差不多了才说“那邮包里寄来的是一个放大镜。”
  唐佳佳当即噗地一声喷出,也不知道嘴里是不是有酒菜,扬起手要往杨秀峰身上打他,田娜和田思政也笑得很夸张。杨秀峰也没有防备唐佳佳会忘情地打过来,手就打在肩上,顺势而下从胸脯滑下拖过。杨秀峰顺势抓过来,却是将她的手给抓住了。两人在那一瞬间,却有种烫一下的感觉忙将手分开,唐佳佳看过来见杨秀峰没有什么反应似的,心里更是一动。也就和其他人一起笑着,就像浑没那回事一般。

  日期:2018-03-1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