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2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了,不要多想,准备准备吧。职务能不能解决也只能尽力而为,材料先准备着不会错。”钱维扬说后就挂了电话。对下面的人不用多说,这也是他一贯的风格。对下面的人在能够争取到好处时争一争,下面的人才会死心塌地地跟着走并跟紧。虽说争取到的利益不一定都归自己所得,也不一定都能够得到回报,但市里的资源也就这么一些,自己这边多争取到一些,就尽可能地占有而将对方削弱一点。每一次都此涨彼消,日积月累就见有优势的了。

  这不单单是笼络人心,更是经营权力的一种策略。每个人走进体制里,都是些要有进步的,你给他更好的机会,他自然会记在心里,之后才会为你所用。只要马儿跑的好,又要马儿不吃草,这分明的不科学,也是不现实的。没有足够的利益为驱动之力,谁会往死里卖命?
  钱维扬觉得自己对这一点理解很深透,运用得也很好,对不同的人,或以利或以位子来做引诱总是最为见效的。杨秀峰心里想什么,钱维扬自认为能够看的穿。也因为这样,才会让他知道自己一些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事,让他对自己更觉得放心。再说自己身边也要这样一个人,有他在,自己可少费一些精神。此时有机会,让他看到自己对他的关怀,就算没有争取到什么,杨秀峰心里也是能够体会到的。

  这些心思钱维扬也不用去想,只是一转念之间就能够权衡到,最关键的是,如果能够打击到徐燕萍,才是心中最期望的事。
  杨秀峰在办公室,对自己所负责的宣传工作一改原来老模式,心里也是有些担忧的。就怕领导对此有什么言语。当然,主要领导不会为一次宣传工作多说什么,但却能够让李春雷等这类人利用这样的机会在领导面前说些话。好在亲耳听到市长对版面宣传的肯定了,就算后来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心里也算是放下那份担心了。
  省领导没有走,一般干部在办公室里静等着。他也就很无聊地用手机与李秀梅传送着信息。如今李秀梅已经是柳市五中的副校长,有很多自由的时间,就算聊天之类的也不会有人干预她。两人信息**正蜜时,收到钱维扬的电话,让杨秀峰不知道要怎么来想这问题。
  要自己先准备一份材料,那就是表示市里对这次迎接省领导到来的准备工作要进行表扬,宣传版面做的好,让省里领导关注到了,市里自然要将这作为亮点。想了之后,杨秀峰没有觉得这样的工作会让他有什么争取到职位的可能性,就算出彩,那也不过是局部的一点小事而已。当然,钱维扬说会帮自己争取,也没有必要用这样的事来哄骗自己的。
  只是,女市长要知道是自己负责这样的工作,她会怎么想?会不会因此再撞破她的心头之伤,让她再注意到自己?要真是这样,自己宁可冷清清地呆在她不注意到的视线之外,反而更安全些。这样的事也不能跟钱维扬说,要是女市长知道自己乱说后,就算是钱维扬肯保自己,只怕都无法保得住的。不过,钱维扬已经交待自己准备优秀事迹的材料,要是倒是真用上而拿不出来,他会不会在心里有什么想法?想法肯定有,而且今后不会再给自己机会的。

  心里很矛盾,杨秀峰只好做两手准备。材料准备好,有点像样,拿出来就是了,要是其他人说什么,都要将这功劳推给姚军。当然,也可借此机会看看姚军是什么态度。
  市里领导们回到市里,钱维扬没有先离开,站在市政大楼前厅里看着还摆放在那里的宣传版面。之前也是看过的,只是没有往深处想,此时见到柳河县县里与乡镇的宣传版面情况后,也就对这次宣传工作有了总体的印象,却是这个杨秀峰想法不错,也真是有些才气。当然,要是他来做这事,就能够做得更大气更完美一些。
  毛达和的车一路都走在最前,进市里后却停了下,反而落在后面进市政大楼。徐燕萍也在后面,两人一起走上台阶进入前厅处。毛达和见钱维扬在,说,“老钱,我和市长商量了下,我们就用今天聚一聚,把这两天的事先扯一扯,你看怎么样?”
  虽说是商量的口吻,但实际就是通知,钱维扬自然知道这点,也知道毛达和的性子。这次丁翔远到市里来,让市里接二连三弄得灰头土脸的,市里也要统一下思想才行,思想统一了,才更有利于市里的工作。

  毛达和对省里的看法很重视,对市里的舆论也看得很重。不过,在位子上又有谁不看重这一点?各位领导都会在工作中确立出自己的性格风貌,除了与性格本性相关之外,也可理解成是对宣传舆论的一种营造。毛达和的淡然、徐燕萍的笑脸和自己一板正经的严肃,哪一张面孔才是自己的本来面目?时间长了也分不清,但实实在在是在经营的。
  “书记,你是班长,我们自然都听班长的。”钱维扬在毛达和面前话虽不多,但也不会像与下属面那般惜字如金,但那口气依旧冷冷地,大家也都习惯了,不会认为他是对一把手的不敬。钱维扬说着,却故意去看摆放着的宣传版面,像是那版面很有吸引力似的。他不会说什么,说出来反而让人警觉。
  几个人往市委那边走,在市政大楼的右侧楼群。领导们往市委走,其他的人也都会跟在后面。电梯虽可将大部分人都容得下,但随从们却知道不能够去和领导们挤,忙从另一边电梯跟上。
  领导要开会,他们或许没有什么事,但领导没有发话,而且,也要为领导开会做一些必要的准备,都是这些秘书长和秘书们的事。
  领导们自然不会去理会那些细碎的事,走进书记办公室里,毛达和、徐燕萍和钱维扬三人各自坐了,秘书给领导泡了茶也就出去。毛达和心里自然是不怎么愉快,从昨天在边界处接到省里一行之后,就接连碰壁。这个副省长丁翔远要不是要进省委常委里,毛达和也不会出头去接。这一次的工作主要是市政府那边的事,但作为未来的省委常委之一到辖地来,要是不去接让他给惦记了,两年后自己肯定要挪窝的,到时从中给自己说一点什么,那就够受的了。谁想会遇上这样的事来?见到之后不愉快,反而更不好就丢下走了,让领导以为自己不能受批评,传到省里去那就更不好。这点毛达和心里清楚,所以一直捏着鼻子忍着这口气。

  这时候送走瘟神回到办公室里,心气也不会就此平静。但细想起来,丁翔远未必就有多少恶意,只是他那种做法让人无法下台。这时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但不说肯定也不行的,至少在市里要形成统一的思想,在市里对这次副省长到市县视察,也不可能没有任何宣传。要是市里一言不发,反而会让人误以为省领导到市里后对市里的工作很不满意,对今后市里工作开展是很不利的。
  在车上毛达和就想好这事,才会一回市里就将徐燕萍和钱维扬两人找来通气。但真正坐下来还真不好说,徐燕萍在整个过程中,算是比较配合的,但却也是最受丁翔远待见的人。其中有没有什么奥妙,谁也不知道。很明显,丁翔远这回到柳市来的意图就是要给柳市这边撑场面的,但真到这里后,对市里的打击却不小,是不是有意这样做?看着又不是,更像是他在张扬着未来常务副省长的个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