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2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燕萍与毛达和都坐在丁翔远身边的位子上,见毛达和示意,徐燕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这时候不用问都要将这事先定下来才能开会。也就往丁翔远那边少偏一些,是两人的说话声小一些,“丁省长,有个事得先请示下啊。”
  徐燕萍的声音不错,让人听着有种吸引力。丁翔远正注意着会议室里其他人的动态,听到徐燕萍说话,应到,“请说,徐市长不用客气。”
  “丁省长,我们准备把午餐就放到县里吃,您看这样安排是不是好?”徐燕萍心里想,市里也不知道是怎么就得罪了他,才给这次下来视察的行程弄的大家都手忙脚乱的,有必要这样彰显自己的个性吗。要是再不客气,还不知道会糟糕到什么程度。
  “好吧,简单些好。”丁翔远说,徐燕萍将领导的意思传出去,让县里的人即刻准备。此时才过来,也不可能准备什么大菜了,柳河县这边想来也是会做好这个菜的。再说有姚军协助县里,对中餐怎么样处理,市里主要领导也不会去直接参与。
  会议室里,随行的市里主要领导、省里随行的领导和工作人员、柳河县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还有乡镇个别领导也都在,虽不挤但也坐满了。到会议室里将近十来分钟,才定下来。市里和县里对突然的变化虽也见惯不怪了,心里哪会就舒服?脸上都没有表露出来,可敏锐的人却是那个体会得到的。
  随行的省电视台、市县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就忙碌开了,对于副省长的工作方法,是不是要大力报道,回到省里自然会有结果。此时却必须将全过程录制拍摄,之后才不会被动,倒是这些工作人员最为忙碌。

  领导们都不会在意这些工作人员的忙碌,对不断扫来扫去的镜头,都已经适应了,反而是那些极少在镜头前露面的,偶尔见镜头扫过,会有些不自然的表情。
  丁翔远一直都极有信心地端坐在核心位上,像有定海神针一般,面部没有什么表情,也看不出他的喜怒来。只是在他身边的毛达和那种淡然的脸似乎比平时显得重一些也暗一分,而徐燕萍依旧是一贯以来的笑脸,仿佛在她心里只有这唯一的表情似的。
  毛达和见全场的人注意力都集中过来了,偏着身子和丁翔远请示,说“丁省长,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好。”丁翔远像是早就在等这一句话,对毛达和点了点头,很平静。

  毛达和听到后,与徐燕萍也点了下头,钱维扬自然也暗地会意一下。才说“今天,丁翔省长一行对我市的山野水果开发工作进行了检查……我们以最热忱的心情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丁省长给我们指示工作。”之前的客气话,毛达和说的很死板,也没有心情去发挥,就怕自己说着给丁翔远将话题给拿走,面子真就丢干净了。急忙将丁翔远推出来,等他讲话之后,在让徐燕萍来应付。有这样一个美女市长在,关键时候让她顶一顶,丁翔远虽是领导,作为一个男人也不会太过分吧。

  丁翔远将麦克风放到自己身前的桌上,却没有将话筒对着自己,麦克风只是表示他要讲话而已。先喝了口水,丁翔远肃整了脸色,说“我知道,从跨进柳市的边界起,大家对我就会有一些看法,我在这里表示理解。市里县里的工作有难,我也是从县里市里走过来的。当初我就对在下面要为迎接领导的到来而准备几天,准备好几套预案,费时费神也费财力却没有什么实质利于工作都套套很厌烦,所以,我到省里后,不论到哪里去,都不喜欢别人对我用同样的形式来对待。

  下面的领导对我这样做法是不是理解,我想,要是都形成这样一种习惯,领导来了就来了,我们该怎么工作还是怎么工作,安排一两个干部和工作人员介绍情况,领导想看哪里想了解什么也都有他们去如实地介绍。那不是对大家都更方便,对工作也更有促进作用吗?真形成这样的风气,我到柳市这两天也就不会让大家手忙脚乱了的。
  本来,我到柳市后,只是想请两到三位同志陪我走一走看一看就行了。后来我也没有说,我想,总要时间来改变这一些旧的习惯。至少下次再来柳市,我想大家也就不会这样辛苦陪着我四处走了。现在,省里对各地迎来送往也有了明确的规定,但实际中,下面的同志宁愿被领导批评,也不想让领导产生一个对领导不尊敬的印象。从内心说来,我对这种想法表示理解也表示同情,但我是反对的,反对这种做法的。”

  说到这里,丁翔远停留下来,往会议室里各人面上扫去。大家都很认真地听着,只是心里是不是认可谁也不知道。
  “我还有另一个想法,那就是希望今后在柳市,不要再为领导下来而多费时间去准备什么,今后市里的领导到县里、乡镇去看看工作情况,也不要再有边界迎送的事出现。大家将这些事件和精力放到工作上,我个人认为更符合我们的利益需求。这个问题,今天就讨论到这里,也是今天与柳市的领导干部交流前的一个题外话吧,哪一位在这方面有感想,我们在会后可以再讨论。”
  丁翔远说着,脸带微笑,也就将他在两天里的诡异行为做了解说,其他人也都只能在心里念叨两句,还能怎么样?官大一级压死人,要不是丁翔远就要提升为常务副省长了,要进入省委常委了,都怕在今后省委常委讨论谁的工作去向问题给他说出那么一句来,就有可能给断送掉的。
  都没有人说话,大家都是一副受教的样子。毛达和见丁翔远看向他,感觉到没有回应总是不对头的,大家都不作声是不是表示对领导的做法不满?当即先鼓起掌来,其他的人见了也都鼓掌起来。

  丁翔远只是微笑着,对柳市领导们的反应像是没有引起他的情绪一般。等掌声停歇下来后,继续说,“下面谈谈这两天在柳市所见所闻,说句实在话,我只是把我心里感受到的说出来,至于是不是说得对,大家都可以来讨论,当然,也欢迎和我一起辩论、争论。”再次稍停下,丁翔远是要让大家对他所说的话理解好,“柳市对这次工作的准备,做得相当到位。这是我的第一个印象,这个印象我不说好与不好,开始说的那段话里已经表示对此表示理解了。第二个印象,是柳市的开发区还停留在基础工作的层面上,开发区的一些员工和工作人员也说过,开发区是才开始启动的,这倒也是让人理解,只是,我希望下一次什么时候再到柳市来看,开发区要能够真正形成经济建设的核心区才好。这一个印象,先保留着期待今后在印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