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正想往出走,林岩进来了,林岩说道:“小丁,你回来了,你跟我一个办公室,来。”
  丁一就跟着林岩来到了市长旁边的办公室,两张桌子都是面向门口、一头顶墙摆着,他们面向门口坐着,这样有利于时刻观察到门口的情况。这也是秘书和别的工作人员的区别所在吧。

  “怎么样,满意吗?”林岩问道。
  “满意。”
  “是江市长让我把你东西抱过来的。”林岩说:“苏主任说暂时腾不出办公室,江市长知道后,就让你跟我一屋了,等以后腾出房子后再调整。”
  俗话说的好,领导多大秘书多大,按理说林岩的办公室就该一个人,即便腾不出办公室,她也是不能跟市长秘书一个屋的。

  听了林岩的话,丁一的心里就有了小小的温暖,尤其是今天刚上任就被高铁燕教训后,使她相信了科长跟她说的话,我走了,你还有部长,还有市长,他们都会关照你的。她这会感到,政府办不再那么陌生了。
  “怎么样,今天上午都去哪儿了?”林岩关切地问道。
  “就去了北城,看了一块麦地就回来了。”
  林岩看了看丁一脚上的高跟鞋,看见鞋跟上还沾着泥土,就说:“你穿着高跟鞋下麦地了?”
  丁一抬起脚一看,赶紧找张纸擦去鞋跟上的泥,说:“我没有任何准备,刚从楼上下来,就挨高市长批了。”
  林岩乐了:“为什么?”
  丁一挺起身子,学着高市长的口气说道:“不就是楼上楼下的事吗?干嘛这么多人来送?比市长上任还隆重?”

  “哈哈哈,小丁,你真是天才!学得太像了。”林岩乐的伏在了桌上。
  高铁燕的家是锦南地区的,出来二十多年了,还有着浓重的家乡口音,丁一学的几乎一模一样。
  丁一也乐了,其实,丁一沉静的性格里有活泼的一面,在自己同龄面前,没有科长没有市长的情况下,她感到很轻松,也很愉快,本来和林岩就比较熟悉,就没了陌生感,甚至早上被高市长训后的不愉快也消失了。
  丁一收住笑,说道:“林秘书,我是不是耽误你工作了?”
  林岩说道:“领导们都在开会,咱们就没有工作了。”林岩说道。

  “林秘书,以后你还得多多指导我,指导我怎么才能当好市长的秘书?”丁一认真的说道。
  林岩说:“你不这么说我还有点底气,你一这么说我就一点底气都没了,我也是边干边学。要说咱们都应该向彭科长学习,看他那秘书当的多硬。领导信任,跟周围的同志关系搞的还挺好,三年时间不到,出去就是副书记了。”
  丁一听林岩说到了彭长宜,就不言声了,她觉得自己琢磨不透他,今天在北城,他主动给自己解围,化解了自己的尴尬,她的心里感到了一丝暖意,但是他又明显的和自己拉开某种距离,除去解围时的那几句话,他始终都没拿正眼看自己,直到她上车走的那一瞬间,他也没看自己一眼。
  林岩见丁一不言声了,就接着说道:“我就向彭科长讨教过,他就给了我一句话,我觉得就这一句话就够我学半辈子的了。”
  “什么话?”丁一看着他问道。
  “他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着你的领导学。我觉得这句话非常实用。”
  丁一沉默了,这话对林岩说管用,可以说是有的放矢,但不是对哪个秘书都管用的。
  彭长宜可以跟部长学,林岩也可以跟江市长学,她跟谁学?跟高铁燕吗?
  今天半天的接触中,高铁燕在观察她,她也在暗中观察高铁燕。无论怎样,她也不能将部长跟她说的话和眼前这个女副市长连在一起。她性格泼辣不假,但是总给人的感觉有点虚张声势。
  比如今天,明明十点要开欢迎会,可是她非得下去,下去也行,抓紧时间啊,坐在北城区会议室侃了四五十分钟,坐着车到麦地边看了一眼就回来了,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是表现自己敬业?还是做给她这个新秘书看的?反正丁一觉得她白白折腾了好多人不说,也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难道,这就是一个副市长的工作作风?从今天一见面就训她,到回来后都没跟她这个秘书说过一句正经的话来看,丁一觉得高市长不喜欢她,或者是不满意她。不过话又说回来,真正接触后,丁一也不喜欢这个副市长。就今天的事情来看,丁一还真不知道她该跟领导学什么?
  想到这里,她说道:“改天咱俩请请他,让他给咱俩上上课?”
  “光咱俩的话恐怕有人会有意见?”
  “江市长呗。”
  两个年轻的秘书不约而同地笑了。

  此时,会议室中的江帆,正在主持着这次会议。
  会上,锦安组织部的同志宣读了**锦安市委关于孟客同志的任命决定,组织部部长刘季青讲了话,他在讲话中对孟客同志给予了高度肯定,同时,也充分肯定了亢州市委和市政府领导班子的工作,说亢州是一个团结的班子,务实的班子,开拓进取的班子,希望孟客同志向樊文良书记学习,配合江帆市长的工作。
  他特别指出,孟客同志毕业也京州大学经济学院,对当前的经济工作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希望他能够发挥所长,为亢州工作再上一个台阶贡献力量。
  接下来就是孟客讲话。他站起身,向大家深深鞠了一躬,他先是感谢了锦安市委和刘部长等领导对他的充分信任和栽培,然后表示会紧密团结在市委周围,辅助江帆市长做好政府的一切工作,接着话题一转,开始做自己的履职承诺,他充满激情和谦恭,不时博得人们热烈的掌声。
  江帆在给孟客传递话筒的过程中,曾经把目光投向同排的樊文良书记的脸上,见他一如既往的镇定、沉着,带着肃然之气。
  其实,在这之前,孟客就给江帆私下打过电话,并且向江帆说明他到亢州任职是带着翟书记特别嘱托的。翟书记私下嘱咐他:要主动配合江帆,稳定亢州的政治局面,把亢州的工作带上一个新台阶。

  亢州的工作其实就是政府的各项工作,政治局面的稳定应该是丨党丨委的工作。江帆不傻,翟书记是通过孟客的嘴,在向他传递一种信息,也是一种期盼。
  但是江帆不能显得受宠若惊,因为亢州的实际情况恐怕翟书记并不完全知道,孟客更不知道,他不能助长孟客的雄心勃勃,只是呵呵的笑了两声说道:感谢翟书记的信任和关爱,感谢孟市长的支持,亢州欢迎你,江帆欢迎你。
  江帆感到,翟炳德已经悄悄地在亢州布局了。
  最后,樊文良代表亢州市委讲话,他语气平缓,声调不高,显的大气庄重。
  樊文良的确有着一般人无法比拟的魅力。刚才孟客还在激情饱满的发表着讲话,使会场的气氛显得热烈而生动。但是樊文良慢条斯理刚说了几句话,会场立刻就变得异常的安静,他平缓的语速,不动声色的表情,似乎就像一只手,抚平了大家的情绪,这使刘季青都感到了一种肃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