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要紧的事,是姚斌。”彭长宜刚想给姚斌挂个电话,忽然问江帆:“您晚上有安排吗?”
  江帆想了想,这时林岩进来了,江帆问道:“林秘书,中铁雷总定的是……”
  “明天晚上。”林岩说道。
  “樊书记开会回来了吗?”

  林岩说道:“我刚才看了一下,没回来。”
  江帆露出了笑容,自从上次发生了那件事后,秘书林岩明显有了很大进步,凡事不但能够主动积极去做,而且做到了前头,江帆感到这个秘书越来越上手了。
  江帆哪里知道,林岩的进步,很大程度上离不开彭长宜的帮助。
  自从那次锦安回来后,林岩请了彭长宜两三次,向他取经讨教。彭长宜起先还是很谦虚,不想说太多,但是耐不住林岩真心求教,另外从他和江帆关系角度出发,他也希望林岩能够尽快成熟,真正为江帆服好务,所以,也就向他传授了一些实用的东西,这些东西对林岩来讲就跟如同甘霖一样,是任何一本书里都没有的知识,所以林岩进步当然要快。

  江帆问道:“你们今天晚上都有谁?”
  “我知道的有寇京海,要不我问下他?”
  “不用了,林秘书,备车,我去换身衣服,浑身都是烟味。”江帆说着,走进了里屋。
  彭长宜趁这会功夫,还是给姚斌挂了一个电话,江帆参加的场合还是跟他们有区别的,姚斌知道江帆要来后,就说道:“原本想叫着我们党办秘书和纪检书记,就不叫了。我这里只有老寇和一个朋友,这个朋友你认识。”

  “谁?”
  “姚静。”
  彭长宜心里一动,这个姚静怎么从北城跑到东城去了?他没问那么多,既然人家已经在那里了,就不好说什么了,这时姚斌又紧问了一句:“江市长要来的话是不是通知书记和主任一下?”
  “不必了,你就说去哪儿吧?”彭长宜问道。
  “那就去环宇餐厅吧,那里清静,我们现在就出发。”
  环宇餐厅是中国地球物理勘探局一个职工家属开的。如今店名是越起越大,越来越洋气,谁都认为主人也是这样一种心理,唯恐名字起的不够大气,所以就用了环宇。“环宇”字的后面是餐厅,居然都不用饭店命名,可想而知主人的独具匠心。
  可是当你了解了主人的经历后就不认为他起这个名字有什么意外的了。这是一辈子都在全球各地找油的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国外度过的,两任妻子都先后出轨跟他离婚,理由是无法忍受常年的孤寂生活,并且都是很理直气壮的出轨,这个石油勘探行业里的找油专家,在给领导的请辞报告中戏称,我们摘掉了石油贫穷的落后帽子,我却给自己戴了两顶绿帽子,为了不戴第三顶,特请求回国工作。

  回国后他结了第三次婚,娶了一个离异的年轻女子,也就是现在餐厅的老板娘。“环宇”这个名字太大,但是和主人的工作足迹经历有关,“餐厅”很朴素,朴素到几乎淹没在亢州大大小小的店名中了。
  但是这里很有特色,各个房间都挂着石油勘探人员在国外的工作照片,还有风景照,在莽荒、苍凉的中东地区,所到之处都是沙漠的颜色,唯一有点色彩的就是勘探人员橘黄色的工作服,在干枯的沙漠地区很是醒目。
  与说是餐厅,其实是很高档的饭店,尽管受场地制约规模不大,但是饭菜品质和内部设施却很高档,最大的特色就是土耳其烧烤。
  当彭长宜和江帆走进一个大雅间的时候,姚斌、寇京海已经等在了那里。彭长宜没有看见姚静,以为有市长参加姚静不来了。没想到,只过了几分钟,姚静就打外面走了进来。
  彭长宜注视着姚静,但是姚静跟本就不看他,一双美目就停留在了江帆的脸上。江帆愣了一下,看看姚静,再看看姚斌,欲言又止。
  姚斌笑了,说道:“市长,这位漂亮的女士得让长宜给您介绍,他最有资格介绍。”
  彭长宜立时就有些窘迫。他反驳说道:“师兄,人家是找你来的,怎么是我最有资格介绍?”

  今天的姚静的确很漂亮,且不说她那时髦的大波浪,就是身上那身入时的打扮,把她高挑、有致的身材勾勒的恰到好处。这样的女士出现,想必谁都会多看上两眼。
  姚静不等他们介绍自己,而是主动伸出自己白皙修长的手,说道:“江市长好,我叫姚静,棉纺厂的,姚书记是我们的老上级,彭长宜是我原来的同事,我们同在一所中学教书,寇大哥也刚刚认识,如果等他们俩商量好了再来介绍我,恐怕我都急死了,所以自力更生,自我介绍。”
  姚静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字正腔圆的,而且落落大方,弄的彭长宜到有些不好意思了。江帆握了一下姚静的手,而是转头看着彭长宜说道:“长宜,怎么没听说你还有这么漂亮的同事?”
  彭长宜只好笑着说:“怪我,一直没跟您汇报。让师兄抢了先。”
  “哪儿呀,人家彭书记是师范毕业,国家正式干部,我当时是代课教师,是二等职工,他都没拿正眼看过我,怎么会主动介绍我呢?”姚静终于发泄出了自己的怨气。
  众人哈哈大笑。
  彭长宜没想到姚静嘴叉子居然这么厉害,而且能说会道的了,要知道那时的姚静,可是多一句话都不愿跟同事们说的呀,看来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了。
  此时的彭长宜,也就只有嘿嘿笑的份儿了,根本无还嘴之力,因为姚静说的是事实,况且,他是极不善于跟女同志辩论什么的。
  寇京海在旁边听着很过瘾,说道:“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一物降一物了。感情我说不过的人,居然有人说得过。”

  大家又笑了起来。
  姚斌把江帆请到了正坐,江帆看了看,如果自己不坐这个位置,恐怕不会有人坐,这个时候再拿捏就有些不好了,所以就不客气的坐在了正中的位置上。让姚静坐在江帆的左侧,右侧的位置留给了彭长宜。
  彭长宜是怎么也不敢坐这个位置的,他说“师兄和寇兄在,我可不敢坐在那里。”说着,就拉姚斌坐在这个位置上。
  姚斌强行把寇京海让到了这个位置,自己想坐在寇京海的旁边,被彭长宜抢先一步坐下。这样,姚斌就坐在了姚静的旁边。秘书林岩看了看就坐在了姚斌旁边。
  酒桌上的排序向来是酒文化的一部分,有着很多的讲究,谁该坐在什么位置就什么位置,但是也有例外的时候,比如有女士在的情况下,就不能一概而论了。
  姚斌看了一眼,说道:“江市长,让司机也过来吧?今天又没外人。”
  江帆说道:“我是心疼他们,本来给领导开车就累,再让他坐在酒桌上,就更累了,算了,自己单独吃点舒服,还能休息一会。”

  姚静说道:“江市长真会体恤下情,遇到这样开明的领导是伙计们的福分啊。”
  江帆笑了,说道:“怎么这话从美女嘴里说出听着就这样舒服,是不是长宜?”
  彭长宜笑笑,没接话茬,说真的,自从上次在棉纺厂见到姚静后,彭长宜就很惊讶姚静的变化。今天这开场白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不会相信是姚静说的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