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他也要负责任的,毕竟他能找到骗子呀?”彭长宜说道。

  刘忠不以为然地说道:“负什么责任?法院找到后,你能把他怎么样了?他本来就什么都没有,怎么赔偿?找当初的联系人,说不定哪个环节上的人就蒸发了,根本就找不到。目前,北城区也出现了这个苗头,我也接待过这样投诉者,大部分打发到法厅。这些人都是外地的,知道打官司的成本有时也就认了,只能吃一堑长一智。”
  彭长宜又仔细看了看这封举报信,发现这个公司是金盾公司名下的。心里就一动,金盾商贸公司是王圆从公丨安丨局停职留薪后创办的公司。于是他就问道:“你见过这个写信的人吗?”
  “没见过。”刘忠说:“不知道这个金盾公司是不是王部长儿子的那个金盾公司?”
  彭长宜说道:“应该不会,他那个公司有实力,用不着骗这点小钱花。”

  “我看悬,现在金盾公司的业务做的很大,除去丨毒丨品和黄金,没有他们不能交易的,就连……”刘忠突然想到彭长宜和王家栋的关系,就打住了话头,不在说下去了。
  刘忠走后,彭长宜觉得有必要跟王部长通个气,如果真是王圆公司干的,那就应该尽快消除影响及早解决问题,而不应该等到对方起诉。
  于是,他给部长打电话,部长说要来就快点来,一会还有事。
  放下电话后,彭长宜骑上车,几分钟就到了市委三楼,从干部科经过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推开了门,见三个人都在,就笑着跟他们打过招呼,随后关上门就去找部长去了。
  王家栋听了彭长宜是话后,脸色十分难看,他要通了儿子的电话后,劈头盖脸地说道:“你那个公司还能开下去吗?开不下去关了回单位上班去,别做坑蒙拐骗的勾当!”
  王圆被老子的话问蒙了,刚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就听王家栋又说道:“那笔生意是怎么回事?”
  王圆说:“什么生意?”
  王家栋这才告诉了他事情的原委。
  王圆想了半天才说:“我不记得有这么一笔生意。”
  “你现在就去查,一会告诉我结果!”说完,“啪”地撂下了电话。
  王部长紧锁眉头,说道:“长宜,小圆的公司在你们地盘上,以后多替我留意一下,这小子现在做什么事都不跟我说。当初他从公丨安丨局办了停薪留职创办这家公司我就不同意,跟吃了蜜蜂屎一样,都是他妈纵容的结果。”
  彭长宜笑笑说道:“现在办公司时兴,国家也大力号召开放搞活,他不甘于上八个小时的班,想自己创业没什么不好。而且他也长大了,您也不会护着他一辈子的。”
  “要说也是,我在他这个年纪都结婚了,他都出生了。我是担心他心野了,我把握不住。”王家栋并不忌讳在彭长宜面前流露自己的担心。

  彭长宜笑了,说道:“他总会要有自己的事业,我看小圆是个准谱的人,不会胡来的。”
  “但愿他别给我惹事。”王家栋不再说儿子王圆了,而是问起了莲花村的情况。
  彭长宜就简单的跟王家栋介绍了莲花村村民告状的事和目前自己的调查结果。
  对高尔夫旁边小别墅的事,彭长宜只是无意带过,他也想看看王家栋的反应。没想到王家栋立刻警觉起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是不是俱乐部高管自己盖的住宅区?”
  彭长宜摇摇头:“据村民讲,好像跟俱乐部没关系。”
  王家栋沉思了一会说道:“小楼的事你多留意一下,暗暗调查一下,先不要声张,有情况及时跟我沟通。告状的事你要多和朱国庆沟通,什么事别擅自做主,千万不能说过头话。把工作做细。”
  果然,王家栋也觉得这小楼有问题,这就验证了彭长宜之前的疑惑。

  这时,王圆打回了电话,声称金盾公司从来都没有做过这一项业务,有可能被冒牌了。
  王家栋反问道:“你确认?”
  “确认。我查遍了公司自成立以后做过的大大小小的业务,没有跟这一笔相符合的生意。应该是有人冒充金盾公司。”王圆肯定的说道。
  “公章是你们的,合同文本是你们,别人怎么能冒充?”王家栋继续质问道。
  王圆在电话里说道:“爸爸,您老土了,现在刻公章的满大街都是,要想刻我们公司的公章太容易了。至于你说的合同文本,不存在任何的技术问题。”
  王家栋长长出了一口气,说道:“那你小子也给我多加注意,不许胡来,管好你们的公章。”
  放下电话王家栋说道:“假公章能鉴别出来吧?”
  彭长宜笑了,没想到部长居然问了这么一个小儿科的问题,看来他的确担心这事和儿子有关,就说道:“这事不难,交给公丨安丨局技术科指纹鉴定专家们,即刻就会有结果。”
  王家栋也不由地笑了,跟彭长宜说道:“过两天要来个副市长,听说了吧?”
  “岁数不大,也很年轻,比江帆大个三四岁,也是正经的大学生,不像我们,是工农兵大学生,跟冒牌的差不多。看来我们这一代以后就被淘汰了。”王家栋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哪就到了淘汰您的时候了,无论是您的生理年龄还是您的从政年龄,目前都刚到了黄金时期,正好是大放光彩的时候。”
  王家栋咧嘴乐了,说道:“你走后好长时间听不到这么舒服的马屁声了。对了,寇京海的事我跟樊书记私下议了议,差不多了。”
  如果部长不这样说,彭长宜还真想不起来这档子事了,他惊喜的问道:“怎么安排的?”

  “初步定的是交通局副局长,一把的意思想把他放到教育局,我说他那个狗怂脾气,恐怕跟教育工作者打不了交道,一把基本就默许了。”王家栋说道。
  “这是个肥缺啊,听说以后有希望垂直管理。”彭长宜表示出浓厚的兴趣。
  部长说道:“目前只是我和一把私下说的,还没上会研究,注意保密,跟他本人也不要说,范胖子知道了肯定会吃醋的,到时难免会被动。”
  “明白。”彭长宜点点头。

  人事,向来是官场上最敏感的话题,今天拟定的是你,说不定第二天上任的就是别人,一切都在变化之中。
  “另外,丁一的事也定了,可能过两天就要去政府那边报道了。”王家栋又说道。
  彭长宜说道:“跟着高市长吗?”
  “嗯,没办法,死活看上她了,你说政府办那么多秘书,非要跑到组织部要人,真是岂有此理。丁一现在负责编纂组织信息工作,她要是走了,还真没有合适的人选。上次樊书记跟我说了以后,我故意把这事忘了,昨天又说起,就不能装傻了。”王家栋无奈地说道。

  尽管上级明确规定,县市级副职不配备秘书,但是副职身边都有这样一个人做着秘书的工作。彭长宜很想说,您是常委,你硬不给她也没撤,但是这话明显的有挑事的意思。
  他就试探着说:“兴许过段时间高市长不满意丁一,又给您退回来了。”彭长宜故意说“给您”而不是说“给组织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