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4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名单上的人都已经长生不老了,再要一个药丸也是为弟子们准备的。不过为了弟子长生不老就得罪这为号称女徐福的华山圣母,这胆子未免也有点太大了。
  最后锁定了这五个人之后,雷祖马上便吩咐下人准备,他要去找这几个人理论。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把那颗消失的长生不老药找回来。这个时侯,最应该着急的圣母却在一边劝着自己的夫君:“已经过了几百年了,不知道有那药丸不还是过来了吗?你别急……”
  这个时候。归不归突然将手里写着名单的这张纸递给了雷祖。嘿嘿一笑之后,开口说道:“先等一下,老人家我再说个可能。这个名单上面的是寿宴结束之后。到你们发现寿礼的丹药只是一般的还魂丹中间记录的人名。不过如果是当天祝寿的人当中,有人趁机给这丹药调包的呢?我老人家说的不是没有可能吧?当天弟妹你的注意力都在我这兄弟身上,那个时侯别说是偷药丸了。就连偷人你都发现不了……”

  被归不归这么一提醒,雷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马上反应过来老家伙说的有道理。不过寿宴当天整个修道门派几乎都派了人来,足足有几百号人。将这暗藏在华山当中的宫殿都住满了,现在也别说怀疑谁了,就连当天都有谁来都记不得了。
  好在那次是圣母最后一次寿宴。当天收到的礼单还没有丢弃。那位姨娘带人从库房里面拿出来几十卷竹简,上面记录着寿宴当天都有谁来过,送的什么寿礼。
  当下。那位姨娘拿起来一卷竹简,将恭送寿礼的人名喊了出来。另外一个小丫鬟听到之后,急忙用笔将人名抄写在纸上。等到姨娘将将所有贺寿之人的名字都念出来之后,小丫鬟已经抄写出来了整整三张纸,数完人名之后一共有二百二十七个人在当天给圣母贺过寿。
  听到了有二百多个人之后,雷祖便直了眼。叹了口气直接坐在了地板上。如果偷换丹药的人就在这里面,那还怎么差?这里面九成已经都去轮回了,人都死了几个来回那还怎么去查?
  就在圣母继续去安慰雷祖的时侯,归不归慢悠悠的走到了姨娘面前,将她刚刚整理好的人名单要了过来。随后笑眯眯的蹲在地上,目光在这二百多的人名上来回的打转。看完了纸上的人名单之后。老家伙又看了记录在竹简上面的礼单和在库房当中的摆放位置。
  一切都打听清楚之后,老家伙突然回头看了已经失去信心的雷祖一眼,说道:“老人家我打听个人,还记得张松吗?就是那个自称是大术士席应真弟子,后来被席应真爸爸抓住,给了一个大嘴巴在床上躺了半年的那个张松。”
  “张松?”雷祖依稀之间放佛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只不过隔得太久,他自己实在是记不起来了。随后经过归不归提醒,才想起来这个自称是大术士席应真弟子。在外面骗吃骗喝,最后被人拆穿之后被席应真堵在家里。最后被一巴掌打晕大半年的那个张松。
  雷祖想不到归不归提这个人做什么,就在他疑惑的时侯。老家伙将竹简递给了雷祖,说道:“这个张松是老人家我脚后过来的,所送的寿礼不偏不倚就我放丹药的旁边。张松可是连席应真爸爸都换糊弄的人。看着老人家送了丸丹药,就以为是什么宝贝。趁着别人都没注意的时侯,自己就把里面的丹药换了……”

  “你们二位说的是张松吗?这个人我知道一点。”没等雷祖说完,坐在马车上的左慈突然站了起来。随后向着归不归和雷祖的方向说道:“如果真是那位术士张松的话的话,那么不同去找了。他二百多年前便已经转世了,死的时侯大家还是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大术士的弟子。当下看在席应真的面子上。还是给他风光大葬的。”
  说到这里的时侯,左慈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件蹊跷的事情,当时张松转世之前曾见人就说他要变成和广仁大方士那样长生不死的样子。不过这话说出来没有多久。他转世的消息传出来,大家只当他死前在胡说八道。“
  “老家伙,你怀疑这丹药落如张松手里了?”这个时侯,雷祖也明白了过来。叹了口气之后,他又继续说道:“不过早死多年了,想找也没有办法去找了。”
  “没有办法去找?未必……”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雷祖说道:“如果你是这个张松,死前……弟妹,老人家我就是那么一说!不是指着你们家雷祖说的。我!老人家我总行了吧?你们猜猜我老人家死前会把宝贝藏在哪里?坟墓里陪葬嘛……”归不归刚刚失口用雷祖打比方。圣母的眼睛便瞪了起来。吓得归不归改口用自己来打比方。
  这个时侯,站在车上的吴勉突然睁开了眼睛,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为什么你宁可怀疑一个张松,也不会去想这丹药是被广仁他们和百里熙他们拿走的?”
  “他们几个人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就算是广孝自持身份也不会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张松的底细你不知道,他偷鸡摸狗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既然你说那丹药在张松的坟墓里面,那道简单了,去看一眼便什么都明白了。”不管怎么样,起码有了一个方向,当下雷祖便去向自己的老婆告假。本来偷坟掘墓是一件挺忌讳的事情,现在能让圣母长生不老,雷祖什么也顾不得了。
  吴勉都没有听说过张松,可见这个人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不过听他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第二个归不归。
  张松年少之时曾经到了方士一门,想要拜在徐福的门下修炼方术。不过那位大方士见了张松一面之后,便摇头婉拒。当时广仁也曾见过这个人,还对他的天赋赞不绝口。事后询问自己师尊的事后,徐福是这么回答的:“方士一门有了一个归不归还不够吗?这样的人一个足够了。再来一个不怕把天捅破吗?”
  满怀希望进了方士一门,最后却失望而归。要是别人或许直接回家种地去了,不过张松却好像没事人一样,在列国当中转了一圈,最后摆在了齐国一个小小修道门派——顺海阁门下。
  听顺海阁的名字便知道这个门派是靠海吃饭的,这个小宗门加上门派之长也只有十一个人。靠着初一十五为出海打鱼的渔民们施法祈福过活的。不过顺海阁修士术法也实在太差强人意。经常是刚刚祈福施法之后,就有打鱼的船只遇到大风浪最后船毁人亡的。于是便时不时出现这样的情况,初一、十五顺海阁的修士施完法,初二、十六便有渔船遇到风浪的,初三、十七便有死难渔夫的家属抄家伙过来暴揍这些修士的。

  直到张松进入到了顺海阁,这样的情形才有了改观。他是最早提出来心不诚便万法皆无这个说法的修士。如果有哪艘渔船出海遇难,张松能找出来一百条和他顺海阁无关的理由:心不诚了吧?祭神的时侯想女人了吧?开船前三天和女人睡觉了吧?晚上睡觉做春梦了,和仙女那啥了吧……
  日期:2017-04-25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