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9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村长把烟掐灭,抬头不可思议地问道:“张书记,按您的意思,这个农业改革是不是和过去的大锅饭一样,就是让我们把土地上交,然后继续下地干活挣公分?”
  张清扬笑着摆摆手,解释道:“不是大锅饭,土地还是你的土地,只不过是交给公司统一经营管理,你可以继续干你的活,每月安时领工资,出来的农产品由公司负责销售,无论年头如何,你们都有年终红包。等到了退休年纪,还有可能得到退休金!”
  “有这好事?”材长陈旺财撇撇嘴,感觉张清扬又在忽悠人,抽出一支烟又点燃了。
  张清扬知道想让老一辈人接受这种模式,是需要过程的,必竟他们经历过大锅饭的时代,对那时的苦日子记忆犹新。虽然现在穷,但是和那时相比要好很多。土地就是农民的命根子,让他们统一上交集体经营管理,他们当然想不通。
  不过张清扬敏锐地发现,一些中年人和年轻人的眼光却是亮了亮,看来他们接收新鲜事物的能力要强一些。

  第1025章调查的结果
  “小米,张书记留走前特意让我带句话给你,他让你好好干,他说你能行!”
  江小米眼眶一热,不争气地哭了起来。从今以后,不为别的,就为了领导的这句话,她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江小米默默地跑到院外,望着张书记离去的方向,呆呆地想以后还会有机会见他的,下次一定要从这个男人的身上多学习一些知识。
  张清扬回到江洲市以后,连夜写出了一篇文章,在文章中详细地介绍了在炮台乡的调研体会,同时也展望了农业改革的未来……
  写完文章以后,他联系了《为民日报》的艾言,希望这篇文章能在她的报纸上发表。如果成功,将会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随后,张清扬又联系了农业部高部长,向他汇报了在炮台乡深入调查的结果。

  就在张清扬想大干一场的时候,没想到后院的问题突然变大。郝楠楠打来电话,汇报说李小林已经被暂停了工作,被工作人员软禁起来。她无法与李小林联系,也不知道专案组都查到了什么,现在的她不知道怎么办。
  张清扬握着电话想了想,安慰地说:“楠姐,我们要相信小林。你准备好迎接我吧,四天之内就会到辽河!”
  “你来辽河干什么?”郝楠楠十分惊讶。
  “我带着考察团过去实地考察辽河新农业示范区的建设情况,我的农业改革建议书,需要一些实例。正好顺便了解一下李小林的情况。”
  “清扬,你能来真好,我……我快支撑不住了!”
  “放心吧,辽河还是我们的!”
  张清扬放下电话,他已经决定动手了。那个人步步紧逼,无非是想把自己逼怒而已!
  江洲市冬天的上午,阳光是白色的,空气湿润,温度不冷不热。兰马县县委书记柴军坐在市长方少刚的办公室里,受到了热情接待。
  原本投靠米丰收的柴军,在米丰收被调回省里以后,他就像无头的苍蝇,在兰马县再也不像过去那么耀武扬威了,事事小心。在他的心里,张清扬一定把自己当成了敌人,一定想除之而很快。必竟他过去投靠了米丰收,现在领导已经走了,如果换作是自己,一定会把米丰收的残余力量一扫而光。
  然而他想错了,在张清扬的心中,以柴军的级别,是不配成为他对手的。现在的张清扬是高层委员会候补委员,他的目光要放眼全国,去寻找将来可能碰到的真正对手。

  其实柴军一直在犹豫是不是投靠张清扬,他想去找领导,但又不敢。必竟他与张清扬的执政思路不同,他很保守,不明白好好的为什么又要搞农业改革,唯恐天下不乱似的。
  这次张清扬在炮台乡的种种清正作法更让柴军感觉紧张,他担心张清扬再这么搞下去,不说没有机会享福吧,就是头顶的帽子都危险。他与张清扬不是一路人,很难执行他交给的任务。在苦求无路的情况下,柴军只好去拜访了老领导米丰收。
  柴军委婉地表达了自己前途渺茫,然后米丰收也委婉地告诉他,不能去投靠张清扬,同时暗示他可以去找方少刚,他还可以帮忙说几句好话。米丰收的心态很好理解,他是江洲的失败者,是被张清扬挤走江洲的,自然不希望江洲市的干部都团结在张清扬的周围。
  方少刚是张清扬的对手,米丰收这段时间已经与方少刚保持了不错的同盟关系。他要把方少刚的势力增大,这样就有可能把张清扬挤走。虽然这是损人不利己的办法,但对米丰收而言,只要能把张清扬挤走,他就不惜一切代价!
  从米丰收这里得到指视,柴军心里也明白,眼下,投靠方市长是最好的办法。必竟方市长是非常爱护本地干部的,执政思路也很保守,既使自己有些小问题,比如说钱财方面不是很干净,那么方少刚也是不会太在意的。方少刚属于老派干部,在他们这些人的思想里,官场做官,如果本身生活得不好,又如何为人民服务?

  正是在这几种思想的指引下,柴军拜会了方少刚。方少刚之前也接到了米丰收的电话,所以对柴军十分客气。双方都表达出了友好的合作目的,共诉了战斗友谊等等。柴军对于方少刚的接纳很激动,俯首听命,把他当成了未来的领导。
  客气完必以后,柴军也说出了此行的主要目的。过去想投靠土匪入伙都要交投名状,所以柴军也有柴军的投名状。借着张清扬前几天在兰马县炮台乡蹲点调研的事情讲起,柴军提到了炮台乡原副乡长江小米被升为乡长的事,看似只是正常的工作汇报,但是其中暗藏玄机。
  柴军详细地介绍了江小米这个女人,比如说是乡里的一枝花啊,三十几岁正值妙龄,曾经在乡里有过一些绯闻啊之类的。明眼人一听就知道,他在暗指江小米的升迁似乎不是很正常。最关键的一点是,他提到了张书记在炮台乡期间,一直住在江小米的父母家中。而江小米也以方便工作为由,同时住在了父母家中。
  详细汇报完以后,柴军抬眼望向方少刚,淡淡地喝了一口苦茶,等待着领导的批视。方少刚为人苦闷,喝得茶也苦,柴军撇撇嘴,有些难以忍受。

  方少刚听懂了柴军的意思,却没有马上表态,默默地喝着茶,脑子里转动着。他不怀疑柴军所说事情的真假,但是他猜不出张清扬到底和江小米有没有发生那种事情。另外,这种事情可大也可小,关键要看如何运作。他不能轻易表态。
  柴军等了半天,也不见方少刚回话,便讪讪地握着茶杯说:“方市长,您喝的茶好浓啊,呵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