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4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也是安排李凤翔在大门对外阻击的原因,毕竟他作为枪法仅次于李牧的一位,使用狙击步枪可以精确狙击楼内的枪手。
  米勒思要在于市府大楼相隔一条街的巷子里找到一辆内线提前停放在那里的小型中巴车。
  在突击组发出成功解救人质的信息之后,米勒思要在两分钟之内把车开到市府大楼大门,随即所有人上车,沿着市府大楼前面的街道反向朝城里深处行驶一公里,再进行左转,进入体育场。
  而在那个时候,法国人的直升机会在体育场那里降落,把人接上带回。
  事实上,只要上了直升机,基本上就能够宣告解救行动成功。新月旅有一定的防空火力,但数量很少,且主要部署在市府大楼以及兵营周边。体育场距离相对较远,周遭没有建筑物,因此没有驻扎部队,自然就没有部署防空火力。
  李牧再一次看了看时间,对米勒思说,“米勒思小姐,请通知后方,我将于十九时三十分开始行动。”
  后面所有的时间节点都会以李牧决定的这个时间为基础,顺序往后延伸,因此这方面是不会造成影响的。毕竟后方所有相关单位早已经进入了待命状态。
  米勒思马上向后方通报行动时间。

  此时是十九时十分,距离行动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注:今天干了大半天土方活,累瘫了,长时间不搞点强度体力劳动,这体能退化得很厉害啊,弟兄们平时要多运动运动啊,想歪的面壁去,加更一个小章……
  入夜之后,新月城几乎成了死城,若不是那尚有许多地方亮着灯,并且街道上不时的有喝醉酒的兵东倒西歪地大声说话,与死城无疑。
  在确定了行动时间之后,李牧单独出发了。
  他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并且要在二十分钟之内完成,而其余人将会由李凤翔带领,在米勒思的引导下沿着既定的行动路线接近市府大楼。
  这件事情只有他来做才最有把握,而这件事情,甚至可以说关乎到整个解救行动的成败!
  断电!
  切断城区供电,让整座城市陷入黑暗,这对装备了夜视器材的战术军刀突击队,绝对是战场上的单向优势!
  切断敌区供电最好的方式有以下两种,使用地对地导弹进行打击,使用战机发射防区外精确攻击弹药。

  这两种方式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在视距外解决问题,对己方来说,是最保险也是最稳妥的方式。
  当然,李牧没有办法用得上以上两种方式的任何一种,因此只能采取另一种方式——特战分队潜入破坏。
  然而他不能率领全队来做这个事情,因为一旦暴露,解救行动就无从谈起。在衡量这个问题的时候,选择也是有多种。
  比如分为两个小组,一组破坏发电厂,一组解救人质。
  但是!
  作为我军培养出来的具有全面作战指挥能力以及单兵全地形作战能力的新时期高逼格军事军官,李牧深知,我军能够战无不胜,常常能够在己方武器装备处于劣势的状态下夺取胜利,最最最根本的作战方针是八个字——集中优势兵力歼敌。
  将兵力一分为二,在李牧看来,是一种理想化的方式,但绝对是极容易失败的方式。
  要么集中力量去破坏电厂,要么集中力量突袭市府大楼。
  无疑,后者是重点,可前者却是攻陷后者的重要前提。李牧的解决办法只能通过细节入手——不一定要破坏发电厂。
  总的来说,战术军刀突击对从出发点到达市府大楼,这个过程大约需要十五分钟,加上十分钟的突袭解救时间,满打满算,半个小时足矣。

  因此,只要能够让市府大楼所在的区域陷入半个小时的黑暗,目的就达到了。区域变电站,电力中继站,甚至主要线路,都可以做文章。在这件事情上,米勒思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新月城沦陷之后,她在这里生活了两年之久,可以说对这里很熟悉。并且,法国人发展的内线,就是通过米勒思来实现的。这也是法国人让米勒思随同行动的原因。
  尽管法国人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他们也非常能够把人质救出来。那会是一场舆论战场上的大胜利。法国人不会放过这样一个长脸的机会。
  李牧带了必要的装备便独自离开了出发点。他的其他装备,会由艾福兵与刘伟两人帮助携带,在市府大楼东南角会合。
  为了便于行动,李牧只带了手枪和军刀,以及必要的破坏器械。这些东西可以随身隐蔽携带,而不会出现暴露的危险。

  变压站在市府大楼西南侧两个街区之外的路边,是老式的高压变压站,破坏这样的高压变压站实在有太多的办法。
  具体的地形需要到了目标区域之后经过观察才能真正了解。
  一路上,李牧保持着快速运动,沿着黑暗之处快速前进。入夜之后的新月城是没有什么生机了的,大多数地方是一片黑暗。当时新月旅攻打新月城的时候,对发电站以及很多供电设施进行了破坏。
  结果到现在也没有恢复正常的全城供电。

  街道两侧的路灯几乎没有完好的,甚至地面上的碎玻璃都没有清理干净。走过一段就能看见倒塌半片的建筑物,道路两侧很多瓦砾碎片,如果是白天,就会看到街道两侧建筑物墙壁上满布的弹痕。
  前面是一个破烂的电话亭,这是标志物。李牧在前面的街口转向右。这是一条比较窄的街道,堪堪能容下一辆车行驶。
  他转过右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两名挎着枪的士兵,不时的交谈着。双方距离不到三米,突然的,刚才还被云层遮挡的月光撒了下来,而李牧恰好是面朝月亮的方向。
  月光下,猛然停住脚步的两名士兵抬眼看清楚了三米外的李牧,蒙着脸。他们的瞳孔瞬间放大,下意识的去拉背着的枪。
  李牧的动作更快,猛然启动,人只留下一道残影,就闪了过去。三米的距离,两三步的事情。他的速度太快了,在那两名士兵眼里,就像是一列以每小时三百公里的速度奔驰的高铁列车一样,在眼前瞬间放大。
  以爆发力著称的李牧曾经有过这样的纪录:距离两米,面对面,在0.37秒的时间内扭断对方的脖子。
  换言之,很多人在这个时间里,遇到危险,意识差不多刚刚从脑神经中枢发送出去到肢体,快一些的就是相关的肢体刚刚开始反应。
  不知道什么时候,李牧那把军刀已经深深地扎进了右边的士兵心脏上,而差不多0.7秒之后,李牧空出来的双手,已经用力地控制住了左边士兵的下巴,两手交叉臂弯用力,“咔擦”的一声,生生的把他的脖子扭断。断裂的骨头扎破了气管,那士兵干脆利落地倒在地上一点声音也没能发出来。

  而被精准深深扎穿了心脏的那名士兵,双手下意识地握着露出在身体外的刀柄,瞳孔放大,继而扩散,慢慢的倒了下去,几秒钟就死了个清透。
  李牧一手一具,把两具尸体拖到黑暗的角落里,飞快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没有别的动静。
  日期:2017-03-25 07: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